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现世狩猎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现世狩猎者

狐与独

  • 都市

    类型
  • 2020.06.20上架
  • 4.20

    连载(字)

49位书友共同开启《现世狩猎者》的都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奇怪的酒吧

现世狩猎者 狐与独 2000 2020.06.19 14:05

  “没钱来喝什么酒,穷鬼!”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李享从嘈杂的夜店门口爬起,脚步虚浮,走路颠三倒四的,让人觉得他随时可能倒下。

  李享原本是第16届世界职业散打比赛冠军,可是因为一件意外的发生葬送了他大好前程。

  就在两年前的一个夜晚,父母正好结束了旅游的行程,回家途中,不幸发生车祸,二老当场不治身亡。

  当时的李享正在一场友谊赛中击败对手,得知父母出事的消息,李享直接离开赛场,见二老已经抢救无效,内心愧疚无比。

  他这些年愧对父母太多太多,从小到大,父母为了自己操了太多心,眼看好日子就要到了,可二老却已不在人世。

  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感觉,正是李享此刻的体会。

  办完丧事后,李享开始一蹶不振,并患有轻度抑郁症。

  回忆父母生前的时光,整日以烟酒消愁,两年的时间不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连身材也逐渐走样,能力不在,失去了再次上场的机会。

  而女友坚持照顾了李享一段时间之后,对李享的表现十分的失望,有了离开他的迹象。

  就在三天前,因为一点小事,两人大吵了一架,最后不了了之。

  晃晃悠悠的走在大街上,天空一道金光划过,醉醺醺的李享虽然注意到了这一幕,但也没有在意,继续朝着家走。

  醉醺醺的李享脑子深沉,此刻只想安静的躺在家中,忘却一切。

  ……

  第二天中午,李享醒了,看着一边被自己吐得稀里糊涂的地板,奋力从沙发上爬起。

  习惯性的拿出手机,刷起短视频。

  近几年短视频在国内非常的火爆,因为其存在着一定的联想和趣味性。

  李享也不例外,一直看着这些毫无营养却消遣十足的内容。

  随后,李享刷到了一个这样的视频。

  漆黑一片的夜晚,天空有一道金光闪过,正是自己昨晚见过的场景。

  视频下面的评论基本以为是ps的内容,毕竟流星划过也都是闪着白光或者淡蓝色的光芒,并且速度奇快,一闪而逝。

  而视频中的金光非常耀眼,速度不快不慢,跟飞机差不多的样子。

  可就算是飞机也没有发金光的呀?

  李享也就看一乐呵,没去在意。

  就这样,李享一看就是一下午,直到太阳从天边落下,才回过神来。

  把地板收拾好,吃了点便饭后,出门了。

  今晚,李享又打算去买醉,也不知是何因,李享很享受醉酒后的感觉,那时的自己可以忘记一切烦恼。

  虽然时间不长,并且会有后遗症,可就是无理由的喜欢。

  乘车来到就近的酒吧,点了一杯威士忌,坐在了吧台上。

  这酒吧李享没来过,位置不仅偏僻,而且里面非常的安静。

  稀稀疏疏的坐着一些人,每个人的年纪都不低,甚至有五六十岁的人,可能是因为受众不同,没有年轻人进来。

  第二杯下肚,李享发现,在那些嘈杂的酒吧夜店里喝,还不如像现在这样无人打扰安静的喝更令人觉得惬意。

  四周的人都是不认识的,酒保的手艺也是不错,他那眼花缭乱的技艺是其他人比不上的。

  至少在李享的认知中找不出来第二个。

  第三杯、第四杯……

  李享发现,这酒意外的不错,不过就是后劲有些大,但没有关系,毕竟李享之前的身体不错,酒量也不小,还不至于人事不省。

  当喝到第五杯最后一口的时候,李享觉得今天应该够了。

  因为李享感受身体现在摄入的酒精量是最合适的,多一分少一分都会觉得那么的怪。

  觉得自己是时候走了,这也是自李享沉溺喝酒之后第一次这么早想离开。

  不过李享身后一直没有说话的酒保开口了:

  “先生,您确定现在就要走吗?”

  李享觉得很奇怪,因为听酒保的语气,好像自己现在走就会错过什么似得。

  不过也没太在意,朝着门口走去。

  刚走出酒吧大门,四周安静异常,天空一如既往的黑暗,没有星星,不过天上却有一道金光正朝着这边飞来。

  此刻,李享是清醒的,看着天上的金光越来越近,第一感觉就是担心砸到自己,不过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那金光已飞到身边。

  这道金光的本体是一只全身金黄的大雕,足有一层半楼的高度,比酒吧的大门还高了不少。

  金雕下降时扇动的风,差点就把李享给掀飞,还好李享练过,要不然此刻早已在地上打滚。

  看着这只金色的大雕,背上竟还坐着一个人,李享满眼的不可置信,刚想拿出手机拍摄,可手机竟然不好使了。

  不会吧,关键时刻掉链子?

  这时,酒保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李享身边,开口道:“先生,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吧。”

  “嗯,这是什么意思?”李享刚提出问题,可酒保却又不说话了,自顾的走了回去。

  李享想继续问酒保刚刚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可身后却来了一个人,就是刚刚坐在金雕上的人。

  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连帽风衣,走路气势汹汹,酒吧所有人都被其吸引。

  他坐在了吧台的正中间,说了一句:“老规矩。”

  酒保立马将刚刚调好的酒摆上桌子。

  要是一般正常人都会上前去询问刚刚的事情,不过李享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心里素质还是有的,自顾镇静的坐回刚刚的位置。

  风衣男手中的那一杯酒刚喝完,外面就传了一声喝唳,应该是那只金雕的叫声。

  随后,风衣男淡淡的说了一句:“来了吗!”

  这时,酒保的表情有些严肃,并从身后拿出一个布袋子,“啪”的一声放在桌上,道:“这是酬金。”

  风衣男见状摆了摆手,道:“放那儿就好,待会儿会有人来取。”

  随后站了起来,转身走出酒吧。

  李享是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不过看其他人都随着风衣男走出酒吧,也都一起跟了上去,酒保也不例外。

  这倒是引起李享的好奇,也跟了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