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国婿无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道观

国婿无双 仙舞红尘 2347 2019.08.18 08:52

  李长歌斜靠在巷子外侧的墙壁上,双手垂在两侧,左脚膝盖弯曲,脚底踩在墙上,小腿与地面成平行状,右手食指有节奏地在墙上敲着节拍。

  他虽然心里有准备,但是却不曾料想这么快就有人沉不住气,这么快就对自己动手。

  是三皇子?还是陈家人?还是这云城的其他几个世家?李长歌有些不确定,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一下。

  这边薛红烛和顾道虽然是抓到了那个杀道行者,但是按照江湖规矩和组织的规矩,杀手或者刺客一旦失手被擒,是绝对不会透露讯息的。

  但也会有例外。

  薛红烛已经从莫愁巷离开,前去王府报道了。

  留在这里审讯杀道行者的是顾道,闻人婉澜派出来的五人之一,另外的四人已经安排他们回去了,就留下了顾道!

  此时,顾道脸色阴沉,从巷子里走了出来,看样子是一无所获。

  看到李长歌靠在边上,连忙整理了一下衣衫和心情,小跑着到跟前,“姑爷!属下......”

  李长歌摆摆手,轻声道:“不必自责!”

  简单停顿了一下,李长歌问道:“人还活着么?”

  “活着,他本来是想自杀的,但是被我阻止了!”顾道拱手道。

  “嗯,你在这边等着吧,我进去看看!”李长歌站直身子,道。

  “姑爷,这......”顾道一惊。

  “怎么?”李长歌眉头皱了一下。

  顾道看在眼里,忙硬着头皮解释:“属下刚才的手段,恐怕姑爷会不适应!”

  “无妨!”李长歌淡淡道,不再与顾道多言,径直走进了巷子。

  顾道站在原地,看着李长歌的身影,嘴巴紧抿,眉头锁在了一起,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

  李长歌进去之后,一个背着长方形盒子的老者出来了,没有招呼顾道,自个儿地走到李长歌原先站的地方,蹲了下来,手里还拿着两个香瓜,自己啃了一个,另外一个捏在手里。

  顾道转头看过去,老者注意到顾道的目光,咧开嘴,朝着他笑了笑。

  顾道面无表情,他知道这个老者,乃是姑爷从江南道李家带来的老仆,据说是三品高手,在护送姑爷来王府的路上受了些伤,一直在王府之内静养,现在看来,伤势已经痊愈了,并且,看他的气息,似乎已经是四品高手了。

  巷子幽深,李长歌刚刚靠近了些,空气当中就嗅到了一丝的血腥味儿,越是往里面走,这血腥味儿就越发的浓重,扑面的味道,让人直欲呕吐。

  再走几步,借着这投射进来的点点阳光,李长歌终于看到了顾道所言的让人极度不适应的画面。

  地上是涔涔的血液,双脚踩在上面,会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轻微声响。

  李长歌眼神看处,稍微愣了一下,他不曾想到这杀道行者会这么的年轻,看上去也不过才十几岁,稚嫩的脸上还带着孩童的青涩。

  此时的他全身躺在了血泊当中,鲜血还在不断地从他的身下流了出来,并且双手和双腿也被扭成了怪异的角度,肩胛骨上钉着他自己的黑伞,洞穿了琵琶骨,将他整个人钉在了地上。

  琵琶骨被锁,一身修为发挥不出来,少年的眉头拧成了川字型,脸容扭曲,牙齿死命的咬着嘴唇,血液也不断地自口中滴出来,拼了命地忍着这全身深入骨髓的疼痛,不让自己痛吟出声。

  如此年少,竟然有此韧性!李长歌的眼中流露出一丝赞赏。

  听到脚步声,少年勉强动了动脖子,眼珠子转动,由于头抬不起来,所以只能看到停在脚边的沾着自己血液的靴子。

  “杀......杀了我!”少年吃力地道,这三个字仿佛是耗尽了他仅剩的所有力气。

  李长歌叹了一口气,蹲下身子,“嗤”地一声,帮助他将两边肩胛骨上的黑伞给拔了出来。

  “呃!”少年的喉咙口发出痛吟,如同那垂死挣扎的野兽一般,想要吼叫,发泄自己的不甘和痛楚。

  李长歌皱了一下眉头,扶住少年的胳膊,指尖搭在脉搏上,简单把脉之后,又在少年的胳膊断裂处摸了摸,放下这条胳膊,另外的一条胳膊和双腿都检查了一下,心道,这顾道下手竟然还留了分寸。

  少年的四肢看似全部扭断,但断的也只是关节而已,李长歌抓起他的胳膊,猛地往扭曲的反方向一拧。

  “啊!”巨大的痛楚,如同针扎一般无孔不入,就仿佛是刺在灵魂上的痛苦,让少年再也忍不住,一直憋着的那口气再也憋不住,痛呼出声。

  巷子外的顾道,听到这痛呼声,不禁打了一个哆嗦,那个少年的嘴巴有多严,骨头有多严,他是知道的,自己那般的审讯,少年硬是没有吭一声,现在姑爷才进去不到半盏茶的功夫,这惨叫声......姑爷也太......

  顾道下意识地偷偷朝着老沈的方向瞄了一眼,却不想老沈也在看着他,脸上还带着那人畜无害的笑容,但是这笑容在顾道看来,却像是魔鬼的笑容,恐怖的很。

  四声惨叫,一句比一句令人心寒,毛骨悚然,这大白天的,他也曾听到过各式各样的惨叫声,但却没有现在听到的来的深刻,顾道竟然发现自己有些冷,骨头发冷。

  四肢的关节是回到原位了,少年已经痛得昏迷了过去,李长歌摸出几根银针,扎在了少年的几处大穴上,稳住他的伤势,也不让他继续流血。

  做完这一切,李长歌才站起身,走出了巷子。

  顾道立刻迎了上去,“姑爷!”

  “把他带回去!”李长歌吩咐道。

  “是!”要是放在一盏茶的功夫前,顾道或许会质疑一下,但是现在,他的心思就只有听从。

  老沈也从地上站起身,待走到李长歌的跟前,将手中没吃的香瓜放在腰间的衣服上擦了擦,然后递给李长歌。

  李长歌笑着接过香瓜,放在嘴里咬了一口,清脆鲜香,口舌生津。

  云城城北出城门走个三里的地方有一片竹林,竹林的深处有一处道观。

  道观不大,只有三丈之地,但是却很干净,道观当中只有两个道人,其中老道士在道观之中摆了一个卦桌,替人算卦。

  但是道观异常的冷清,几乎无人出入,不过这两个道士毫不在意,就在这时,进来了一个香客!

  这个香客,身材矮胖,肥头大耳,一看就是富甲商贾之流。

  他进入道观,左顾右盼之后,一步步来到卦桌之前,犹豫了半天,才坐下来,递过去一张纸条,同时拿出一个钱袋放在桌子上。

  然后,他伸手在那卦签之中,拿起一根签子,念着卦签上的字!

  “杀,杀,杀!”

  第一个字,声音颇小,带着胆怯,随着后面的第二个字,好像有着一种魔力,在引诱他,使他整个人发生巨变,第三个字,他的声音已经达到了顶峰,一股恨意和杀机,喷薄而出。

  老道士看了一眼纸条,捏了一下钱袋,缓缓说道:“这是试探的价钱,三日后评估,价格再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