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出逃漫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理想型

出逃漫画 竹蜻蜓艾文 2279 2019.03.20 15:27

  又是脑袋炸裂的一天,我吃了双倍剂量的止疼药才勉强能出门----今天要开例行董事会。阿宽已经帮我整理好了公司秘书处发来的会议文件。我虽然状态不好,文件却看得异常顺畅。

  老爸又换秘书了。

  “阿宽,我们来打个赌,这个新来的秘书能坚持多久?”

  “你说给我传文件这个?她不是新来的秘书。”

  “哦?很低调?”

  “她叫陈思沐,在秘书处两年了,刚刚从总经理秘书升到董事长秘书。”

  “原来跟赵龙的?”

  “是的。”

  我顿时起了几分戒心。这个赵龙利用公司内部消息,借用朋友名义在二级市场进行内幕交易。被揭露后离开了董事会,解除了他的总经理职位。

  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但是这个陈思沐不但没有被辞退,反而升了职位做了老爸的秘书。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我在心里把故事串连起来,得到了这个结论。

  “你是不是又在给别人编故事了?”阿宽一眼看穿了我。

  “那你说她有什么神通,竟然不降反升了?”

  “你这么聪明,竟然想不到吗?看来今天脑袋确实不灵光,一会儿开会还是少说话为好,不要出洋相。”

  一向坚定站在我这边的阿宽,竟然胳膊肘往外拐了。

  “哈哈,我明白了!老赵的事是这个陈思沐发现后报告给董事会的。我还知道......你对你这个赵思沐......有意思!”千年老树根一样不知开化的唐佳宽,竟然思春了。我在车里笑得直不起腰来。

  “我倒要看看,能吸引我们阿宽的,是个什么样的人间尤物。”

  阿宽不再理我,羞得像开了二档的路飞。我笑得更欢,脑袋都顿时轻松了。

  到了会议室楼层,果然有个秘书在电梯口等着。我看她年纪不大,却是一副稳重的样子,让人有一种不自觉就会对她产生认同感的亲近,难怪阿宽会喜欢她。

  我像面试嫂子一样打量了一番陈思沐。她并没有因为我的打量而显得局促不安,反而利落地看着我说:“副董,您先里面坐一下吧,还有几位董事没有到。听说您今天头不太舒服,给您准备了小米海参粥。”

  我像个被哄着孩子跟着她进了休息室。这样的女生,简直是贤妻的标配。我朝阿宽使了个眼色,阿宽刚刚下去的血气“腾”地一下又窜了上来。

  会议开得很顺畅。这个公司就像一个永动机,给它一个运转的动能,它就自己平稳地运转起来,如今已经稳定增长了二十几年。

  公司内部没有勾心斗角,企业经营也没有大的阻力,偶尔发生像赵龙做内幕交易那样的插曲,也没有对公司本身造成负面影响。

  我一直觉得这一切很大程度上应该归功于老爸,他的一丝不苟就是这个公司的永动机。

  忙完公司的事情,我发现自己一闲下来就会忍不住地想秦牧瑶。下午我约阿宽一起去打壁球,一到体育馆我便把憋了一天,关于昨天晚上的那个梦一股脑儿全倒了出来,希望我这个半个哥哥帮我开解一番。

  阿宽认真地热着身,没头没尾地回了一句:“你确定是做梦,不是打破了次元壁穿越了?”

  看来脑洞大的不是作为漫画家的我。阿宽的想象力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我对他竖起了大拇指。

  “那你说说我是怎么穿越的。”

  “一般来说,梦境都是无序的。即便在梦中你以为自己梦到的完整的故事,细想起来也有很多bug。”阿宽开始对着墙挥拍,一边继续说道:“你画第76话是什么时候?”

  “现在已经出到83话了,那就是......一个多月前。你的意思如果做梦的话我不应该每一个细节都记得那么清楚?”

  “Bingo.但是说穿越的话,也有一个问题。”

  阿宽发的球我连续几个都没有接到,发出去的球甚至打不到墙上。因为我被阿宽的脑洞吸引了。

  “什么问题?”

  “你打破了次元壁,但是没有真正进入他们的世界,那你是到了哪里?”

  “我在床上睡觉啊,还能在哪里?”我开始紧张了。

  “你的灵魂。”阿宽仿佛在说一件和打球一样普通的事,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我调侃他的陈思沐而故意吓我。我后背直冒冷汗,没打几分钟就像全身虚脱了一般,球拍都拿不起来了。

  “我错了,以后不调侃你跟你的慕斯小姐了。你也别吓我了好吧。”

  我们不再继续这个话题。我逼着自己转移注意力,专心打球。打到酣畅淋漓的时候,我终于想明白了:我需要谈一场恋爱。

  从《秦》连载以来,我花了巨大的心血在这本漫画上。秦牧瑶是我一笔一画地打造出来,从此天天在笔下陪着我的人----一个女人。我越是把她画得好,越是感叹这世上没有像她一样美好的女人。

  这只是我的一种情感依赖。我终于懂了。我决定振作精神,在真实存在的、能够触碰的世界里好好生活,不要过度美化秦牧瑶,也不要看低现实世界的女孩子们。

  “阿宽,帮我个忙。”

  “你的要求都是我的分内事。”

  “帮我准备一个舞会,把我认识的公子千金都叫上。我要谈恋爱了。”

  “好的BOSS,一定办好。”

  我冲他坏笑:“你一个大男人品味肯定不行,特准你去请慕斯小姐帮忙。”

  阿宽用沉默回应我的调侃。

  三天后,一切就绪。这么短的时间,阿宽邀请到的人比我预计的还要多一些,也有一些不请自来的。

  本少爷作为分量最高的东家,理所当然地最后一个出场了。我摆出谦和好客的微笑,走过人群,示意大家开心吃喝。

  阿宽已经早早地来招待客人了,我看到他的时候,他的身边站着一位美女,正是陈思沐。

  和在公司正装持重的感觉不同,今天的她穿一身水蓝薄纱长裙,细腰长腿,温柔的笑容让人如沐春风。我心里暗暗庆幸自己喜欢的不是温柔端庄型的女生,不然跟阿宽看上同一个女人,还真是尴尬。

  我又想起了秦牧瑶,我的理想型,带着几分英气和干练,还有略带冲击性的魅惑。一般人都不能理解我的审美,但我不在意。

  “果然夫妻同心,其利断金......不不不,是男女搭配,干活不累。两位辛苦了,做得好。”

  “谢BOSS,这是我们分内的事。”陈思沐答到。

  我看着旁边站得笔直、护花使者一样的阿宽,想着这两人以后的家庭地位真是一目了然。

  “先去给我们的客人们敬两杯酒吧。”

  其实不需要我主动,已经有人热情地围了上来,这是作为一个才华横溢又帅气多金的本少愉悦的负担。

  “这里有个女生跟你的秦牧瑶有几分相似。”

  阿宽突然轻声对我耳语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