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再入游戏空间

再入游戏空间

酒干字了

  • 游戏

    类型
  • 2019.04.29上架
  • 1.06

    连载(字)

7位书友共同开启《再入游戏空间》的游戏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我是谁?

再入游戏空间 酒干字了 2081 2019.04.28 11:38

  嘎···噔噔噔··

  金属的撞击声将铁笼中原本昏迷的人吵醒。

  嘎噔··

  又是一阵金属的撞击声看,铁笼外面的墙壁,开始向下移动。

  “我叫湛江?”湛江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的时候,大脑突然传来的强烈疼痛让自己暂时放弃了思考。

  “这是电梯?我是谁?我在哪?”头疼刚刚缓解一些,更多的疑惑开始充斥着湛江的大脑。

  呜··呜··

  警报声、闪烁的红色灯光将湛江从不知名的状态中拉了回来。

  “来新人了!让我看看这是谁啊?”

  头上,一个底气十足的声音透过墙壁传入湛江的耳朵。

  “呵··就这身板?看来有人可以替我做饭了。”

  嘲弄的声音、强烈的阳光,让原本就有些失神的湛江更加疑惑。

  “上来吧!”一名黑人蹲了下来,将手递到湛江面前。

  “你好。”湛江说到。

  “你和其他人有些不同。”黑人有些意外的看向湛江——他太冷静了!

  “是吗?”湛江被黑人拉了上来,头部的麻木,还有身体那强烈的僵硬感,都制约着自己的动作。

  “似乎你的身体情况更不好,不过不用担心,过一段就会好起来的。我叫埃尔比,你呢?”黑人没有跟着去拖拽与湛江一起运上来的物资,而是站在一旁问到。

  “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瞬间湛江竟然不想说出来自己的名字。

  “没关系,过几天你就能想起来了。不过,似乎也只能想起自己叫什么。”埃尔比摇晃着脑袋。

  湛江没有说话,只是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

  “为什么我刚才没有第一时间观察情况,反而被这个黑人的话吸引了所有注意力?”湛江的心中充满疑惑,似乎第一时间观察情况才是自己最应该做的。

  呃···

  湛江的口中突然发出十分痛苦的呻吟声,然后,双手死死的抓着头部,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一名白人走过来。

  “不知道,看了一眼四周就这样了。你有什么想法没,纽特。”埃尔比问到。

  “把他拖到树荫底下吧,看来咱们还是要等了。这么瘦弱的身板,无法加入行者。”纽特有些失望。

  “是啊,看来咱们还要等一周,真的不知道何时才能走出这座迷宫。”埃尔比也叹了口气,现在这里已经有三十多人了。可是能够进入迷宫的,只有五个。这个数字,远远不够他们对抗墙壁后面的那些···

  不知过了多久,湛江头部的疼痛才缓缓褪去。剧烈的痛疼之后,是一种难以言语的感觉。

  “似乎,我的思维没有那么僵化了。”湛江回想了一下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后,原本有些迷茫的双眼,终于有了一丝光芒!

  “我是湛江,虽然我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我知道我要活下去。”

  一个信念,出现在湛江的脑海中。

  嚓嚓嚓···

  一排字体突然出现在湛江的视野中!

  系统消息:欢迎回到游戏空间!

  系统提示:进入剧情副本!

  主线任务:活下去。

  这??

  湛江一愣,眼前的变化,似乎有些熟悉。

  回到游戏空间?看来,我之间应该对这里很熟悉?

  一阵刺痛再次刺激着神经。

  “嘿,你是哪人?”一直关注着湛江情况的女孩走过来问到。

  “我··我不知道。”湛江想了半天,没有想到。

  “我感觉咱们离得不远,我叫南佳。”女孩坐在的身边说到。

  “你好,我还没想起了我的名字。”湛江把自己的情绪表现的很低落。

  “可以理解,我属于恢复比较快的,只用了一个晚上。最慢的是那个小男孩,足足七天。”南佳把水壶递给了湛江。

  “谢谢。”一口有些熟悉口味的水,涌入了湛江口中。

  “虽然我的这个举动会给你带来一些不便,但是我总觉得你有些熟悉。”

  “这水是哪来的?”湛江细细喝了几口后,终于明白为何在会感觉这水那么熟悉了!

  “就在一旁的水井。”南佳指了一下空地中央,此时,正有人在用水桶打水。

  “我叫湛江。”

  “哦,嗯?”南佳先是答应了一下,可随后,惊愕充斥着她的脸庞!

  “我叫湛江。”湛江说完,站起身向水井走去。

  “天!他想起来他的名字了!!”南佳跟在湛江的身后,大声喊到。

  瞬间,营地沸腾!

  而湛江并没有关注那些跑过来的人,环视一圈后,发现自己所处的环境,是一个由上百米的围墙围起来的巨大牢笼!

  “我是纽特,你还想起什么了?”原本还对湛江十分的纽特第一个跑过来问到。

  “暂时没有。”湛江感觉头疼又要来了,示意纽特不要说话后,迅速趴在水井上,向下看去。

  “下面很深,之前有人试着下去过。”纽特知道湛江在看什么。

  “这水,是自来水。”湛江说到。

  “自来水?”纽特一愣。

  “你不明白?”湛江看向纽特。

  “明白,但是这和我们的处境有什么关系?”

  “你··”湛江刚要说话,撕裂一般的疼痛再次袭来!

  呃···

  更加猛烈的疼痛,让湛江的呼吸都十分困难。

  “保护好他。”纽特对南佳说到。

  “放心吧。”南佳示意旁边的人过来,将湛江再一次拖到了一旁的树下。

  用疼痛来干扰我的思维吗?

  湛江终于想通为何自己会头疼了,之前,是思考自己的问题,这一次,是思考环境的问题。不过,这疼痛似乎在自己的思考下,会逐步放大自己的思考时间?

  “不对,是适应。”伴随着口中痛苦的呻吟,湛江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南佳愣住了,眼前这个男孩,和其他人真的不一样呢。

  既然疼痛不可避免,那么,就看是疼痛的时间久,还是我的忍受力持久。

  湛江想着,开始了刚才的思考。

  水,是自来水,虽然自己大脑的记忆被抹掉,但是···记忆被抹掉?想到这,湛江的口中发出了更加悲惨的吼叫声!

  如同一根接着一根钢钉钉入脑中的疼痛!

  阻碍我思考吗?呵,做梦!

  痛苦的表情,嘴角却微微上扬。

  “抹除了我的记忆,用疼痛来限制我的思维。而看样子,其他人对我的表现十分意外,那么就是说其他人并没有和我相同的待遇。在同样被抹去记忆的情况下,目前只有我一个人被限制了思维。”湛江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