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乐韵流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还如一梦来

乐韵流合 中秋谁与共 3181 2019.03.14 05:21

  “该死!”就在我们一愣神的时间,杠杆不平衡了起来!

  而就在这时,死神举起了手中的镰刀!

  “撕拉!”绳子断了!

  我赶紧抓住了剩下的绳子,和顾泽浠拉着绳子,哦还带上个妹妹。

  滑轮和杠杆掉了下去,还有无数的碎石,我看了看下面,顾泽浠也看了看,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要是我们掉下去,准变成筛子!

  不知怎么,我还可以运用万力术,力在我的操控下,将我们受到的重力一部分转换成绳子对我们的拉力,我们的握力也变成绳子对我们的吸力,在猛磕完法力药剂后,我们就不费力地挂着了……

  “哥!”“弟!”两声呼唤传来,一个我听出来是莫言愁的声音,还有一个听称呼应该是顾泽浠了。

  “我们还好,你们?”顾泽浠刚说出口,就发现问题大了。

  死神竟然能凌空行走,完全无视牛顿棺材板的掀起!

  死神朝着莫言愁她们那走去,但因为我和顾泽浠的缘故,她们动都没有动。“傻子啊!你们快走,我们俩福大命大死不了的!”

  我看见莫言愁摇了摇头,满含坚定的声音,“不!”

  Mcl逞什么强!

  莫言愁虽说和我不是同一个世界来的,也不是最早在我身边的,但自从她来了的那一刻,就成为了一个不可取代的地位。在我最落魄的时候,遇见了她,后来一起学习,交流学问;星域学院倒闭后,我们一起做着很多事,还有不少人把我们当成亲兄妹,尽管我更多的是白眼……

  都说人死了魂魄就没了,记忆都要散去了,但比起让记忆在自己面前变成灰色,实在是我做不到的。

  “死神,你个恶心的非酋给我过来,有本事动老子,动他们有个滴用!”我大声吼着,不知不觉身体传来一股爆裂的声音,域似乎是开了!音元素在这时涌出我的嘴巴,朝着死神前去!

  死神被我的声音和音元素所吸引,马上掉过头来,就在我以为能拖迟它一点时间,谁知这家伙直接掏起镰刀砍断了绳子!

  (读者:主角卒,全书完?)

  这我并不是没想过,但这是无疑是最坏的打算,也是最没有办法解决的打算!

  “降风!”风元素快速涌出,一道道风柱被我反向释放,勉强让我和顾泽浠没有掉下去,但我知道这绝对不是长久之计!

  “顾泽浠,你还好吗?”我转头看了看顾泽浠,却发现他似乎在画着什么。

  “不好,这个是禁术!快阻止他!”小乐的声音着急起来。

  原来,禁术这种东西是一种威力极其强大的术法,当然因为一个“禁”字,注定了这个法术对身体的伤害之大!

  没有任何过多犹豫,我直接用鬼火往他灵魂上烧,似乎也只有这样才能阻止他了。

  但我想错了,他看着我的鬼火,脸色苍白地笑了笑,随后身体爆成一团血雾,融入进了一个法阵,法阵立马变得鲜红无比。

  “爷爷曾经说过,这个法阵,给最需要的人。”顾泽浠的声音从法阵中传出来,随后法阵化成一道红色的血光打入我的身体,一时间紧闭双眼,疼痛难耐,我原本想坚持,但最终还是抵不过疼痛,昏了过去。

  昏迷前的那一刻,我发现我的空间戒指似乎动了一动……

  再次醒来,便是在域中。似乎每次我昏迷过来,很少有直接回到外界的,多半都是在域里面的。

  不过能看到域,说明我还活着,其实我挺想看外面的,但是当我正准备回到外界时,竟然被域强行拦住了,小乐也找不到踪迹。

  我想着去那个代表我空间戒指的城堡里去看看,发现里面的白衣女子竟也不见了,难不成就是在我昏迷前一秒,她从这里跑了出来?

  不过为什么我不能出去?

  我来到元素之屋前,看了看有没有什么不对劲,还真发现,法力瓶干涸了。

  感情是法力全无了?所以顾泽浠他对我做了什么?顾泽浠……

  不知怎么,喉咙像是被什么梗住了一样,久久无法言语,亦无法思考……

  良久,我抬起了头,擦了擦眼睛。

  这下,我发现了一丝不寻常的地方,在域的周围,竟然出现了淡淡的黑雾,与暗元素的不同,这个黑雾中含有极重的杀弑之气和血腥味。

  突然,域的天空变成了红色,无数光点从四面八方涌来,聚集在我的头顶上。

  “这是要干什么?”我皱紧了眉头,“发生了什么?”

  可惜没有一个人回答……

  看见光点,雾气极速冲了过来,我头上的光点也化成一把锋利的银剑,刺了一下雾气。

  “法力恢复药剂!”我现在才意识到不对劲,马上与空间戒指联系,取出两瓶瓶高级法力恢复药剂,直接灌了下去。

  小乐曾经告诉我这样对身体不好,但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直接几道光柱打了进去。

  本以为光元素是最为纯净,可以化解一切的元素,没想到刚触碰到外面的雾气,就直接缠绕上来,我头顶的光点也破碎了大半!

  一时间我整个人重心不稳,即将倒下,就在这时,一阵铃声响起……

  “铃铃铃铃……”无数音符从我身边发出,打向黑雾,黑雾顿时散了几分。

  但突然地,黑雾强了许多,直接击中我的脑袋……

  这时,在一个几乎无人知晓的地方,一双血红的大眼睁了开来……

  ——神界——

  “碰!”空兰狠狠地砸了一下桌子,惊动了在旁边看书的男孩。

  “空叔,你又怎么了?”男孩把书扔在一边,饶有兴趣地拿起了那本代表他身份的蓝本子和蓝色的笔,“莫不是想下界去帮那小子?”

  空兰咬了咬牙,“你想干什么?”

  “人有人道、魔有魔道……”男孩挥了挥衣袖,离开了这间屋子。

  空兰没有听见,男孩出门后的一句话……

  当然这些事情我都不知道,我醒来时,面前的一幕让我头皮发麻。

  没有尽头的白骨桥,幽蓝的鬼火……

  死了?还是又穿越了?

  我看了看背后,希望有一阵吸力传来,但我依旧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在桥上走着……

  “卖汤了,卖汤了,不要钱啦~”一阵老奶奶的声音传来,面前忽然变成一条颇为明亮的道路,一位老奶奶拄着拐杖,在一座桥边喊着这句话,无数行人接过她的汤,喝了下去……

  “小弟,要不要来一碗?”老奶奶的眼睛看着我,似是想把我看穿,但她看了许久,皱紧了眉头。

  “来吧……”我不自主道,但内心却是截然不同:停停停!我不能喝!我不能喝!那是孟婆汤,我会忘掉一切的!

  老奶奶似是叹息了一声,手中递过来一个碗,我接过碗,正准备喝下去,就看见碗中倒映的人影。

  “啪!”我把碗狠狠地扔在地上,一时间身体夺回了自己的控制,我贪婪地观察着四周,却发现根本观察不到,一时间身体再次不受控制……

  但这次不受控制有点诡异,四周的景象突然扭曲流逝着,我看见了河,看见了一片花海,还有山,庙,桥,还有一棵树……树上散发出悦人的金色光芒,点点如星辰。

  面前的景色突然破碎,我又回到了那座桥上……冰冷的气传来,我莫名得到了身体的自由掌控权,不过除了远处的蓝火和脚下的桥,我什么都看不清。

  不过这给了我时间思考:刚刚那一切是怎么回事?那真是传闻中的阴间?我又为什么会在那?

  不想了?脑壳疼?不,我似乎不疼……那些场景太复杂了,根本看不出来其中的玄机。

  好吧我觉得现在可能不是考虑这些的问题,而是我现在在哪?

  跳下去会怎么样?

  我拉着两边的栏杆,不由得缩了缩脖子,我在想什么莫名其妙的东西?

  不过别说,跳下去还是挺有道理的,之前被操控着往前,这种失去自由,像牵线木偶的道路,肯定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狠下了心,我从桥上跳了下去……

  很久我都没有到达尽头,不过脑海里倒是闪过一件件的事,思绪纷飞,这是怎么了?

  我现在在想,是不是也有人和我一样,从这里跳下来的……

  “噗啦!”我身后一疼,随后感觉到似乎有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在我身后,带来一丝的痛意。

  不过这个痛意很快就消失了,我摸了摸背后,也没有什么不同寻常的人,看来刚刚那都是幻觉,还是说,我被某种毒物咬着了?

  我自语道:“不会那么衰吧!”

  还没说完,背后又疼了起来,这次疼算是立马把我疼晕过去了!

  再睁眼,又是域……

  这天杀的老天,把我召唤来召唤去有意思嘛!

  “小乐?”我习惯性地叫出来了这个称呼,却发现,嗯……似乎我又不能出去……

  我再次来到域的四周,跑来跑去看,就差没挖地三尺了,结果啥都没发现,只有蓝天绿地……

  我踹了踹域的边界,突然感觉到域似乎被我踢开了一个口子。

  嗯?我找到那个口子的位置,动用一波精神力直接炸开,只见口子另一边是一座暗黑色的城堡,有一轮蓝色的月亮悬在高空……

  我走了过去,刚踏进去就被一股不知名的力量踢了出去。

  “嘿!”我兴趣一下子来了,召唤出几个小骷髅钻了进去,发现小骷髅进去不受影响,立刻附身在小骷髅身上。

  我是回头看了看我自己,却发现一个好玩的东西……

  老子……长翅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