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我有一只聚宝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反击

我有一只聚宝盆 流水禅心 2942 2019.03.15 06:53

  法器一经魂力烙印之后,魂印便会以秘法强力封印,只有法器之主才能与之联系。

  修为境界不如炼器师者休想短时间内破除封印,抹去烙印。

  但真若使出水磨功夫,抹去烙印,只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李纯元便是打的这个主意。

  也是神工殿距离天机楼太远,李纯元想不到林晨去了那里,也就没往那边寻找。

  林晨疯狂购买法器的事情一时还没有传到他的耳中。

  不然,他也不会有如此大胆的想法了。

  其他三名同伴闻言,立即会意,眼中不禁闪过一丝狂热。

  三人各出手段攻向林晨。

  其中一人手指快速翻动,口中念念有词,一枚土黄色的光球凭空出现,带着一串残影撞向林晨。

  另一人手中出现一个环形法器,金光一闪地向林晨当头罩下。

  几乎同时,林晨脚边突然生出一根手指粗细的绿色藤蔓,紧紧缠住了他的双腿。

  却是李纯元的第三个同伴施展出木属性法术。

  李纯元本人则控制着一柄飞剑法器,盘旋飞舞着,远距离攻击虎兽。

  四人都是炼气八九层修为,同时动手对付一个境界极低的外门弟子和被其所操纵的虎兽,还不手到擒来吗?

  只要把那个外门弟子处理了,虎兽就会变成一只死虎。

  就连他们自己也觉得,如此打法,似乎有点小题大作了。

  可是,瞬息之后,他们都是脸色一变。

  土黄色光球被一个凭空出现的黑熊挡住,一声熊吼,黑熊撞向施出此法之人。

  一个中年男修模样的人形傀儡接住飞来的金环,飞扑这件法器的施为者。

  缠住林晨的绿色藤蔓则被一名婀娜多姿的女修挥手斩断。

  而后身形一晃攻向施法之人。

  两个机关兽,两个人形傀儡。

  都是大圆满境界?

  四人惊诧的瞬间,强悍的反扑已经袭身。

  四人中,李纯元见机最快,飞剑被虎兽一爪击飞,转身便闪。

  虎兽裹挟着一股疾风,猛扑而去,一只强悍的虎爪重重拍在肩头。

  似乎李纯元也穿有什么护身法器的样子,锋利的虎爪一抓之下,除了蓝色的衣服被片片撕裂之外,肩头并未现出血迹。

  只是,他的身形被拍得顿时一矮,残影一闪避到了一边。

  虎兽又待攻击时,他已脚踏一个叶型飞行法器飞到了低空之中。

  再看其他三个狐朋狗友,无一例外地被机关兽和人形傀儡打得躺在了地上。

  身上血迹斑斑,显然受伤不轻。

  “好你个蝼蚁,倚仗法器伤害内门弟子,你死定了。”这边如此大动静,早有一些内门弟子过来围观,李纯元交待一句场面话,便要催动飞行法器离开。

  “到天上,你就跑得了吗?”

  林晨冷笑一声,手势一动,金雕机关兽抛向李纯元。

  轰!

  一声巨响。

  低空中,金雕展开翅膀,裹挟着凌厉的气势,翅膀一滑飞到了李纯元头顶。

  方才被虎兽一击,李纯元肩头虽未出现伤口,体内震荡之伤却是不轻。

  金雕乃大圆满机关兽,张开丈许长的两只翅膀,瞬息在李纯元头顶投下一片阴影。

  宛如铁钩的鹰爪奇快无比地插入他的双肩。

  鹰爪一收,抓起李纯元飞落在林晨面前。

  这一切不过发生在极短的时间之内。

  李纯元四人完败。

  “谁敢动一动,就去死吧!”

  林晨对其余三人厉声喝了一句,便收起了熊兽和两个人形傀儡。

  魂力有限,能节省一些便是一些。

  虽然三人身前只剩下一只虎兽,但方才遭受重创无不筋断骨折,受伤严重。对方再放出傀儡和机关兽也不过闪念间。

  他们竟真的不敢再动,看向林晨的目光中都多了一些惧色。

  围观的众多弟子愕然地看着这一幕。

  鸦雀无声!

  不远处,灵丹阁一扇敞开的窗户前,正站着一位白衣美女。

  看其容貌,恰是神工殿的陈长老。

  此女看着灵丹阁外若有所思,某一刻,取出了传讯牌,一番操作之后又收了回去。

  此时,林晨已来到了被金雕双爪压制动弹不得的李纯元跟前。

  “叫你特么的没事找事……”林晨狂抽着李纯元的耳光。

  若非心中已经气极,放出机关兽和人形傀儡时,他也不会发出全力攻击的指令。

  他知道自己能同时操纵这五件法器的时间并不太长,所以来了一个速战速决。

  李纯元肩头被鹰爪抓着,锥心刺骨般疼痛,脸上肌肉都在颤动,不住地侧头,想躲开林晨的耳光。

  奈何,红爪还插在肉里,每动一下都是生不如死的痛感。

  “你就等着执法长老的残酷刑法吧!想死,你都会是一种奢望。”李纯元吐出一颗被打掉的牙齿,恶狠狠地说道。

  “特么不打你耳光,罪责就能轻了?打与不打都一样,我为何不打?要是小爷没有法器,也许现在已经残废了吧!”林晨边打边说道。

  “呸,蝼蚁。打死你一个外门弟子算什么?实话告诉你吧,执法长老是我三爷爷,你就等着灭族吧!”满嘴流血的李纯元,笑得越发狰狞起来。

  “既然这样,就便宜你了。”林晨住了手,反正气也解了,若真如李纯元所说,恐怕还真是个麻烦。

  得赶快溜了!

  他收回虎兽,唤过来金雕跳到背上便要坐其返回灵丹阁,传送到天机楼找木长老摆事。

  若真有麻烦,目前能帮到他的只有此老了。

  至于便宜师尊秦之云,不在服务区,暂时无法联系。

  便在这时,远处极速飞来一道人影,几个闪动间,已到了近前。

  “怎么回事?”来人是一个脚踏飞剑的消瘦老者,见到此中情形,厉声喝问道。

  “三爷爷,这个蝼蚁倚仗法器,殴伤内门弟子。”不待林晨回话,李纯元来了个恶人先告状。

  遭了,真是怕谁来谁!

  听到称呼,林晨已知来者是何人了。

  “没用的东西!”

  老者呵斥了李纯元一声,眼中寒光闪动射向林晨,“他说的是否属实?”

  林晨刚想回话,蓦然感应到储物袋中的传讯牌发出震动。

  难道是师尊找我?

  来得真是及时!

  如此想着,他对老者说道,“不好意思,先看个信息。”

  随后取出传讯牌看了起来。

  一看之下,大失所望。

  不是师尊,而是天机楼木长老。

  上面只有寥寥三个字,“马上到!”

  难道木长老知道此间事情,要来给我解围。

  不管是不是,林晨打定主意,拖延到木长老来了再说。

  这般想着,他对老者恭敬地回道,“这位长老,事情是这样的,我本是一外门弟子,在灵植园……”

  “住口,我且问你,这传送牌,你从何处得来?”自林晨掏出传讯牌,老者的目光便一直没有离开过,见此子废话太多,禁不住喝止道。

  林晨眸光微闪,慢吞吞地回道,“此事说来话长,请这位长老容我慢慢道来,我乃外门弟子,在灵植园……”

  话唠吗?

  老者怒气陡生,正待发作,忽然有所感应,向灵丹阁望去。

  正看见天机楼木长老从灵丹阁出来,向这边而来。

  “木长老,多日不见,如何有闲暇来到这灵丹阁?”二人都是筑基初期修为,同为执事长老,职司虽有不同,地位却无甚差别。虽然谈不上有多深的交情,既然在这里遇见,招呼还是要打一个的。

  木长老寒暄了几句,指着林晨道,“我寻此人有事,要带走办理一件宗务。”

  李长老目光微凝,已猜出这个外门弟子与木长老有着某种关系。

  这是解围来了!

  “真是不巧,此子触犯宗规,李某正在处理,请木长老稍候片刻。”身为执法长老处理违反门规的弟子理所当然,名正言顺。尤其涉及到李纯元,这个本家孙辈的弟子,他如何肯让木长老轻易带走此人。

  “事涉机密宗务,此人必须即刻带走。”木长老坚持道。

  “一个外门弟子能涉及到什么机密宗务,木长老可是危言耸听,敷衍李某?”老者如何肯信。

  木长老沉吟片刻,说道,“既然李长老不信,木某便请人证实吧!”

  说着话,取出传讯牌,一番操作之后收了起来,敛目不语。

  李长老见他如此神态,噙着冷笑道,“木长老是找人为此子求情吧?既触犯宗规,须按宗规处理,谁说情也没用。”

  话刚说完,他神色一动,手中出现一个传讯牌。

  看完里面的内容之后,神色几经变换,禁不住看了林晨一眼。

  收起传讯牌,沉默片刻,对木长老微笑道,“既然情况是这样,木长老带他走吧!”

  “三爷爷,不能放他走,他倚仗法器……”听老者如此说,李纯元不甘地嘶吼起来。

  老者一甩袍袖,怒喝道,“孽障……你等四人,身为内门弟子,倚仗修为侮辱同门,处思过崖面壁三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