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单机世界游骑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顿沃城之章 第三十节 督军新生

单机世界游骑行 红杉木游骑兵 2203 2017.01.05 17:24

  淹没街区高地岛(路德肖商业区高地别墅)

  自从路德肖商业区被水淹没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达乌德的捕鲸人组织刺客们到处去搜寻有关于路德肖商业区防海堤坝的消息。

  他们一路跟踪调查,最后找到了顿沃城贵族区内的一个秘密码头,但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白地。

  不过,杨牧枫并没有开始追查,有捕鲸人组织的刺客追查就行了,他已经认定了海勒·巴路士就是罪魁祸首(事实上也的确是这样)。

  但他并不急于此时报仇,只要将仇恨累计到《耻辱1》的剧情之后,将会给海勒·巴路士结出更加丰硕的恶果。

  尽管他和安卡琳才认识半年,尽管安卡琳才做了他不到一天的女朋友,但是两人之间已经有了深厚的感情,杨牧枫必将要让海勒·巴路士血债血偿。但是还是那句话,待到《耻辱1》的剧情开始后,海勒·巴路士将会随着他罪孽的累积而死的更加惨烈。

  现在,高地岛的建设已经提上日程,但是由于没有任何的工具和建材进行建设,16人工程队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而高地别墅因为处于路德肖商业区地势较高的区域,在海水淹没了整个路德肖商业区时,高地别墅就被改名为高地岛了。

  而现在,杨牧枫正在开着黑色快艇前往河滨区,与布庄区仅仅只是隔着一个沟渠的河滨区,死亡鳗鱼帮的控制区。

  自从上次入侵布庄区帽子帮打劫已经过了半年。

  而死亡鳗鱼帮,现在还没有到《耻辱1》DLC《布尔格莫女巫》的夺权场景,现在,死亡鳗鱼帮依然由莉齐·斯垂德领导。

  黑色的快艇在夜间的淹没街区里疾驰,不时可以看见飘在水面上的浮尸,杨牧枫甚至还不止一次看见了一条鲸鱼正在这片新的水域里游荡。

  杨牧枫又不禁想起了安卡琳,他之前和达乌德在那片区域找了一天也没有发现她的尸体。

  自己可是亲眼目睹普列托夫别墅被冲垮的,但安卡琳现在依然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直到现在,这也是一个谜。

  杨牧枫摇了摇头清空脑中纷乱的思绪。

  黑色快艇已经能够看见河滨区的港口了。

  远远望去,那里一片灯火通明。

  这个由死亡鳗鱼帮控制的走私港口每到夜幕降临,都会极为忙碌,死亡鳗鱼帮的内河走私货船“水妖号”会将各种不能明面上运输的物资送达。

  也因此,高地岛的秘密建设工程所需要的各种原材料和工具也可以利用这艘“水妖号”内河走私货船进行运载,毕竟那些原材料和工具都是不能在明面上运输的。

  杨牧枫慢慢的把这艘黑色快艇靠上码头。

  “魔眼先生,欢迎你来到河滨区。”

  莉齐·斯垂德,这个满身死亡鳗鱼帮黑色刺青的女人带着一帮死亡鳗鱼帮的帮众前来迎接,因为杨牧枫昨天就让达乌德派刺客告知他们。

  杨牧枫没有把注意力看向莉齐·斯垂德,却把目光投向了莉齐斯垂德的右手边的一个壮汉。

  这就是莉齐·斯垂德的那位副手,在《耻辱1》的DLC《布尔格莫女巫》里,他夺取了死亡鳗鱼帮的领导权,将莉齐·斯垂德关进了寒脊监狱,不过,他叫什么名字来着?

  “唔,魔眼先生,你怎么一直盯着我的副手?”莉齐·斯垂德问道。

  “哦?我刚刚看这位兄弟印堂发亮,将来定能得大富贵。”杨牧枫随口胡诌道。

  “哦,想不到魔眼先生还是一名占卜师啊。”莉齐·斯垂德笑道。

  那个壮汉也笑得很开心:“谢谢魔眼先生作下占卜。”

  一时间所有人都开始大笑着。

  与此同时,至高督军办公室霍尔格广场。

  甘博尔那一身红色的至高督军制服现在消失了,现在他穿着一身被他自己的血液所染红的的囚服,被几个督军用三角锁铐锁在霍尔格广场主席台,嘴里被塞了核桃,连话都讲不出了。

  在甘博尔身后,蒂格·马丁已经换回了红色的至高督军制服,手里拿着的正是那本记录下大量高级督军的把柄的黑书,一群高级督军们都站在他的后面,表情十分喜悦。

  蒂格·马丁自己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衣兜里为何会塞着这本黑书,不过他很快便联想到了魔眼,因为其他高级督军的也都将那天发生的事情详细的讲解给他听,这也让蒂格·马丁更坚信这本黑书是魔眼塞进来的(事实也的确是这样)。

  现在,蒂格·马丁官复原职,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惩罚甘博尔,当然,这件事情已经在高级督军会议上全票通过。

  当然,现在给甘博尔的惩罚已经出台了…………………

  当一个督军推着一个炭盆小车走上了霍尔格广场主席台时,主席台下全场督军都发出了惊呼。

  “异端烙铁!”

  蒂格·马丁把手里的黑书扔进了炭盆,这本由牛皮包裹着的黑书在炭盆里噼里啪啦的烧了起来。

  而那些高级督军们现在更为喜悦,终于可以不用受甘博尔的气了。

  一个高级督军手持麦克风,站在讲台上,将甘博尔如何背弃七戒律的桩桩罪行全部公知与众,尽管有些罪行从他的口中被夸大,但这也让主席台下的督军们群情激愤,他们也有不少人受过甘博尔的气。

  在台下督军们的欢呼声中,甘博尔就这样在脸上烙上异端烙印,他现在惨叫不了,为了表达自己的痛苦,他只能一直呜呜的叫着。

  在督军刑法里,这种仅仅适用于督军的刑罚无疑是最严厉的惩罚,就如杨牧枫前世的天朝古代封建时代里给犯人脸上烙“金印”的性质是一样的,只不过,给犯人脸上烙“金印”更多的是让人民可以看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个犯人或曾经是一个违法之人,如果一个犯人被烙上这种“金印”,那么他在那时候的社会上的地位将会变得越来越低下。

  而督军的异端烙印将会让受刑者的社会地位变得与贱民无异,因为一般被烙上异端烙印的督军,基本上就是“人民公敌”,不仅不允许人民接济受刑者,而且连督军修道院和神谕教会(教会慈善组织,和隶属于教会暴力机构的督军为一个体系,成员基本为女性修女)都不会提供救济。

  甘博尔的悲剧人生,从这一刻便以注定。

  一连串的枪声响起,那是督军们处决甘博尔的同党的枪决声。

  从这一刻开始,笼罩在众多高级督军们心头上的阴霾,已悄然散尽。

  PS:今天可能只有一更,不过还是来厚颜无耻的求月票红包和推进票,不过,要是我今天再次更新,你们会不会给多点…………………………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