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霸秦归途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罪恶

霸秦归途 顾北浪人 3022 2018.11.12 09:18

  男儿当杀人,杀人不留情。千秋不朽业,尽在杀人中。昔有豪男儿,义气重然诺。睚眦即杀人,身比鸿毛轻。三步杀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仇场战场一百处,杀一是为罪恶,屠万是为鬼魅,屠得百万,亦为人屠,杀千万即为杀神,道不同,看破百载仁义名,但使今生逞雄风。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宁教异族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放眼苍穹天下间,何处英雄不杀人。

  ——浪人

  “大伙吃吃吃!”

  “不要客气,今日一别不知此生还能再见!”

  李卫招呼着崖山众人,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而大伙也吃得起劲,毕竟前几天刚刚官府下来公文,内容道:由于都是受屈荣的蛊惑,而落草为寇,所以对大家以前的事情一律既往不咎,唯一的要求就是把所有截来的货物都要如数收回,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们如今所拥有的都是屈荣争取的,但谁也不敢声张,生怕祸从口出,辜负了屈荣的美意,除此之外官府还许了每家每户一块良田作为回报,对于他们这些流离失所的人而言,这无非是最好的归宿,有了土地,就等同于有了糊口之物,也不用每天为了那点口粮而担惊受怕,打家劫舍,能吃饱是他们最大的奢望。

  李卫把自己酿的陈年老酒都拿了出来,之前本是酒匠,这酒是他采取百花谷里的百花以及晨曦的露珠,根据自家的酿酒配方密封三个月酿制而成,酿成之日,整个寨子里香飘四溢,引得众人争相品尝;而这酒更是可与玉露琼浆媲美,一盅入肚醉卧三秋,身上散发着百花之香,名曰“醉三秋”。因为材料异常,一共就酿成了三小坛平日里他都不舍得拿出来喝,今日索性就拿了一坛,一人独醉哪有众人醉来得舒畅,所谓酒依在而人不在。

  酒过半巡,李卫有些微醺,脸上也露出了一丝酒意,眼神也是有些浑浊。其他人也还在讼着楚词为喝酒助兴,崖山很久没有这么其乐融融,洋溢着喜悦,毕竟明天他们也要下山而去。

  “不知道屈老怎么样了!”

  李卫一个人颓废洒脱的坐在远处的巨石上,眺望远方,不免有一些落寞,谷里的风因为晚秋的缘故有些微寒,不由得让李卫缩了缩头,而此刻醉意也消减了一半;从屈荣离山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周时间,因为不明情况,李卫也不敢派太多的人下山外出,前几日也找人下去打探情况,却没有得到任何信音讯。

  此刻一个人引起了李卫的注意——黎寄,黎寄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喝着水酒,吃着小菜,完全和其他人是两个世界的人,李卫总觉得他今日有些古怪:

  “这孩子,性子与心性真让人琢磨不透!”,于是摇摇晃晃的走了过去。

  “黎寄!”

  “李卫大哥!”黎寄一收愁容,开心的笑道,刚才的模样没有半分。

  “何事如此忧愁!”

  “没有!”

  “小子,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你的心性我甚是了解。”李卫打趣道,眼睛盯着黎寄,让他有些不安,眼神不断的闪躲。

  “这小子一定有事!”李卫心里忖度道。

  ,“连李卫大哥都信不过!”

  “屈荣村长,屈荣村长死了!”

  黎寄呼吸急促道,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怎么知道的!”李卫拉着黎寄的衣角急忙问道,脸上充满了质疑,五官也有些扭曲。

  “他死了,昨**跟阿南,几人瞒着你们偷偷下了山去玩,亲眼看到屈荣村长被官衙的人押往东街给砍了头,呜呜呜!——”黎寄哽咽道。

  “那人不是说会救下屈荣先生嘛!”

  转瞬间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立刻破口大骂道:“这破世道,官衙的人也不可信,更何况是记仇的秦人,只怪我们信人太深,害了屈荣先生。”

  “我们几个昨夜偷偷的把屈荣村长的尸体搬了回来。”黎寄小声道,不由得用眼睛看了看四周,生怕旁人知道。

  “运回来?”,这确实让李卫意想不到。

  “你们几个真不让人省心,这不是自找麻烦嘛!”李卫嗔怒道,毕竟屈荣现在以重罪处死,而处死之人按照秦朝律法,应当暴尸街头三日方可掩埋,而三日内未经官衙擅自处理尸体者,实行连坐之法,重罚三族;这无非是引火上身。

  “看样子还是难逃一劫!”

  安陆县城

  “把剑借允我半日如何?”

  “啪!——”卫枭听到后毫不犹豫的将自己背后的“忘川秋水”扔了过去。

  双剑入手,从剑中传来了一丝冰凉,让君无忌感觉到了一种落去冰窟一般,右手已经被冻得有些僵硬,急忙运起内力抵挡着这股寒意,寒意这才被遏制住。

  “你回去,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君无忌在看到这一队人马扬长而去,从气息判断不弱,为首之人更是强悍如斯,隐隐和自己不相上下,转身吩咐到身后的卫枭,卫枭迟钝了一下,若有所思的瞧了瞧君无忌冷如冰霜的表情,莫不吭声。

  “救下他们,他们是无罪!”

  君无忌正准备走时,这句话如一道晴天霹雳闪进了自己的脑海,让他大脑一片空白,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冰寒道:

  “会的!”

  君无忌沉重的说完,随即纵身一跃,消失在了人潮中,留下卫枭一个人停留在原地。

  崖山——

  “驾!”

  “驾!”

  “驾!”

  宛如游龙的狭窄山谷,马蹄声狂乱,尘土飞扬,遮天蔽日,惊得飞禽走惶恐逃离,大批人马从中穿过,丝毫没有放慢的意思,身后正是前几日君无忌出现的百花谷,此刻人走萧瑟,早已是落花残留满地。

  “先生再有半个时辰就到崖山!”一身穿官府衣袍,白面差人道,此人正是刚才君无忌所识之人。

  “今日之事,必须斩草除根,这群肮脏的下等人,郡守居然让我亲自处置,真是看得起他们。”为首之人轻蔑道。

  “郡守大人也是为了万全起见,只怪他们不该来这世上走一遭挡了大人的财路。。”白面差人道。

  “手起刀落,尘归尘,土归土!”为首之人带着面罩,外人看不到他的面部变化,声音中却透露了一丝与身份不符的悲凉。

  “身为赵家门客,既然拿了人家的好处,就要为别人消灾,这也不就是我们存在的理由,他们养着我们也是为了等到用的那一刻嘛!”

  “大人说得有理!”

  “那墨家人怎么样了?”

  “还在衙内,喝得不省人事!”

  “与何人喝酒?”

  “两个男子,一人是武者,我不熟识,另一人与我有数面之缘,听说是新上任上饶村的十里亭长,此次探得崖山秘洞找到这帮人都是出自他之手,是百里恭的胞弟!”白面差人如实回答道。

  “武者?”为首之人眉角轻挑,似乎心神恍惚,这时候听到武者可不是什么好事情,更何况与九流十家之一的墨家人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郡守大人说了,非常时期,九流十家的人不要招惹,你尽管牢牢地盯着此人,至于其他的你不用多问,到时候好处不会少你分毫。”

  “谢大人,谢郡守大人!”

  “大人可有把握对付卫枭?”

  “一个先天武者,不足为奇,在我手中死的武者可不在少数。”

  “这!——”

  “好了,我们要快点,以免夜长梦多!”为首之人提醒道。

  “诺!——”

  “驾!——”为首之人扬起鞭子重重的打在马身上,留下深深地血痕,烈马因为疼痛,引颈发出嘶鸣,不由的快了几分,其他人也跟了上去。

  密林中——

  “沙沙沙!——”一人影快如惊鸿,在林中穿行犹如无物,因为速度太快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影响,此人一脸焦灼,眉头紧皱,身负双剑,正是像崖山而去的君无忌,此刻他仿佛脚底生风,将全身的内力运至脚下,让自己的速度达到极致,一跃而起数十米,放在现代根本就是无法理解的存在,而现在作为武者的君无忌对于这些已经算得上轻而易举;君无忌此刻心乱如麻,他满脑子都是在思考这一切为什么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为什么会有人布局一定要让崖山这些无辜的人成为刀下亡魂,灼日已经往西而去,日光没有正午那么烧灼,射进林子打在君无忌的脸庞上,看样子天空要拉下黑幕,而夜晚也是恐惧的开始,是罪恶蔓生的空间。

  “看这太阳的的角度,距离崖山还有一个半时辰,而他们是快马,虽说远路,却也可以在我之前赶到!”君无忌道,他选择了一条十分较近的小路,很少人往来,固鲜为人知,山路崎岖,但在君无忌眼中却没什么两样,大步流星的飞掠而去,他就是为了在那帮人之前赶到,告诉李卫一行人,赶快离去。

  “该死!”

  君无忌咬咬牙一个爆射向远方掠去,溅起点点落叶。

你的2019关键字是什么?

性感猪猪,在线测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