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崇祯有艘万吨轮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四章 半饼情缘

崇祯有艘万吨轮 半瓶盐汽水 2362 2020.09.17 17:44

  对于贵州总兵鲁钦的无能,王巡抚已经快忍无可忍了。

  自叛军起事以来,官军就没打过一场胜仗,月余时间,便被叛军攻到了贵阳城下。

  虽然在龙场卫,王巡抚命鲁钦率领万余官军进行过拦截,但一触即溃后,反而助涨了叛军的气焰。

  事前不修兵备,事后仓促应战,龙场之败自然也有他这个巡抚的责任,但王碱作为文官自然觉得他的庙算无错,失败的原因就是鲁钦指挥失当。

  十日前,鲁钦奉王巡抚之命,亲率一万官军奔赴龙场阻敌,但没料到叛军势如破竹,先一步攻下龙场,占据了地利优势。

  得知叛军已经占据了龙场之后,鲁钦自知再难取胜,便请命王碱返回贵阳城西的龙头山扎营阻敌。

  但这一建议被王碱会同巡按御史史永安给驳回了,官面上的理由是毕其功于一役,在龙场将叛军歼灭。

  而实际的理由则是叛军一路攻城拔寨,贵州官军根本没有组织有效的抵抗便被攻到了贵阳城下,王碱和史永安担心圣上斥责,才毅然决然的要在龙场打这一仗。

  结果,一万官军对阵三万叛军,官军还没列下阵来,便被早已准备妥当的叛军给杀的丢盔卸甲。

  一万军士,最后逃回贵阳的还没有一半。

  于是,在叛军到达贵阳城下之前,王碱和史永安弹劾鲁钦指挥不力和鲁钦弹劾王碱乱命的奏折便先一步踏上了进京之路。

  有功争功,无功委过的本事,这三人早已炉火纯青。

  而先前在城楼上王碱的愤怒,更多的是在给贵州的文武官员落实鲁钦不修军备的印象。

  在王碱走了以后,官军又开了几炮,但战果实在太少,官军气势更加衰落。

  史永安本想让鲁钦派人去城下冲杀一番,但更怕一去不返,士气再丧就更不好鼓了。

  于是,官军接下来的时间便是在城上眼睁睁的看着民夫们填土。

  待到日落时分,叛军终于将陷马坑都填完了,明天便是护城河了。

  叛军攻城才一天的时间,城中紧张气氛似是将空气都冻结了。

  “达哥,我刚才听看守咱们的那官军说,大军一日便攻到了护城河下,这事你听说了吗?”

  当夜,城东难民营,黑暗之中,一个瘦小的汉子,刻意压低声音对着躺在破草垫上的一人说到。

  “嗯。”

  那人隐在黑暗之中,脸色阴沉,并没有想交谈的意思。

  “达哥,那咱们什么时候发动?”

  瘦小的汉子因为看不清那人的脸色,便觍着脸用更小的声音问道。

  “等!”

  这时,叫达哥的汉子有些不耐烦,说话的同时,便用脚踢了踢那瘦小的汉子。

  那瘦小汉子立时闭嘴,随后便见一队官军斜斜歪歪的从面前经过,嘴里还骂骂咧咧。

  那瘦小汉子暗道好险,自知失言,便不敢再出声响。

  翌日,当多数惶惶不安的城中居民还未从睡梦中醒来,城外攻城的号角便又响了起来。

  “五郎,五郎,流匪又攻城了!”

  城中甜水巷的一户居民家里,一个女子被号角声惊起,有些担忧的唤着自己的丈夫。

  “怕个球,那些野人哪懂得什么攻城,与其担心城破还不如省点力气,少吃点粮食才是正办。”

  张五郎丝毫不理会妻子的担忧,转过头又睡了起来,临了还不忘补充一句。

  “想活命就躺着,从今天开始咱家一天就只吃一顿。”

  张五郎是老贵阳人了,天启二年贵阳被围的时候,就靠着少吃不动这一手活了下来。

  另外还用一块面饼换了现在的媳妇。

  张五郎的妻子张吴氏是天启二年奢安之乱中从遵义逃进贵阳避难的,后来叛军围城十月,家人都被饿死了。

  本来张吴氏也该是饿死的命,但因为长相娇美,在城中组织丁壮收尸时,张五郎一眼便相中了这个女子。

  用当天衙门给的一小块黑面饼,便换了一个媳妇回家。

  可多了一个人要养活,在那场围城惨剧中,张五郎也差点就饿死了。

  后来幸亏川渝两地的官军在龙场取得大捷,叛军才放弃围城,退往了遵义,。

  对于有救命之恩的张五郎,其妻多有感恩,对张五郎也是言听计从。

  见丈夫说了,便也赶紧搂着一双儿女躺下,吃饭得到中午了,睡着就不饿了。

  相比于淡定躺尸的张五郎一家,甜水巷的其他人就没有这样的远见卓识,听见号角又起,便惴惴不安的出门观望。

  坑洞已被填好,今日的叛军很快便推进到了护城河边。

  冒着城上的箭矢,民夫们扛着一袋袋的土石往护城河边冲去。

  为了提振城中士气,对于冲到弓箭射程之内的叛军和民夫,鲁钦今日下了死命令。

  一时间,箭矢火炮齐发,护城河边死尸遍野,哀嚎声此起彼伏。

  见此惨状,刚冲了一轮的民夫死活就不冲了。

  按照正常的攻城流程,这时候应该派盾车出场了。

  攻城一方利用盾车掩护,与城上守军进行对射,然后掩护民夫填河。

  但是对于奢安叛军来说,盾车这种技术含量比较高的攻城器械就不是那么好造的了。

  不仅是叛军,甚至是官军中会造盾车的工匠也是凤毛麟角。

  西南不比九边,不仅战事很少,战争烈度自然也没法和九边相提并论。

  无论是官军还是叛军,战争水平至少落后九边半个世纪。

  所以,天启年间的奢安之乱,便在宁陕边军南下后,很快便被剿灭了。

  眼见攻势受阻,作为叛军选锋的安基虽然没有想到盾车,但是督战队很快便被派了出来。

  在杀了数十个民夫,并将其首级挑在枪尖上之后,填土的民夫有狠命的奔跑了起来。

  而为了更快的填平护城河,民夫们不用组织,便把已经死了的同伴都推到了河里。

  一上午的时间,便有一千多民夫倒地不起,而拦在西城墙前的护城河,也被填出了几个通道。

  “攻势顺利,天佑我大梁啊。”

  中军大帐中,奢崇明对着安邦彦贺道,帐下一众头领也是喜气洋洋。

  不过,对众人的恭贺,安邦彦并没有放在心上。

  现在才是扫荡外围,缺少攻城器械的水西儿郎们,不知要在接下来的攻城之战中死伤多少。

  '希望奢崇明之前布下的那枚棋子能够成功吧。'

  安邦彦暗自想着,抬眼便看了看奢崇明。

  在水西,奢崇明仗着安位舅舅的身份,有时候并不买安邦彦的账,但自从起兵以来,两人到是配合的不错。

  同一日,贵州群山间的一条小路上,一队人马行进其间。

  “卢帅,前面就是尧龙山了,翻过这山,山脚便是松坎镇,参谋司打算今晚在那里过夜。”

  新军旅部参谋李腾蛟赶到卢象升面前禀报。

  卢象升闻言看了看这个干练的年轻人,然后又望了望面前的这个不大的山包,遂道。

  “传令下去,各军抓紧时间,天黑之前务必赶到松坎镇,命斥候先行出发,为全军打好前哨。”

  李腾蛟躬身领命,随后便回参谋司安排各军执行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