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未来永远未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预感

未来永远未来 长鲤衣 2330 2020.05.14 09:36

  该是秋天了,广州居高不下的气温虽然总叫人挥汗如雨,但偶尔也秋风瑟瑟,颇有凉意。

  中午时分,高易惟和王雅格在天桥下的小吃店共进午餐。

  “香猪,”高易惟眼里现出淡淡的忧愁,“我觉得记住墙纸知识好难。”

  “你对这一行不感兴趣吗?”王雅格感到意外。

  “也不是没兴趣,就是觉得太难了。”他的声音越降越低。

  他的难为情叫她好不心疼,她握住他的手,“没动力就是不够感兴趣,要不你再找找新的方向,趁现在还没有花太多时间。”

  “最近觉得头疼好些了吗?还眩晕吗?要不我们一起回老家好不好?不要辞掉那边的工作,公职辞掉就没有了。”高易惟往前凑了凑,桌子横在他们中间显得特别碍手碍脚,“上次跟你讲的想揽工程的朋友,还记得吗?他又催我回去合作了。”

  “我既然来了就不会回去,我不是陈文惠。”王雅格想到了陈文惠和吴庆,当陈文惠在老家的时候,吴庆跑了,当陈文惠到了广州,他却又把她拉回去,对于他们,她有一种无来由的不好的预感。

  她不想步陈文惠的后尘。

  我在那里的时候,你在哪里?现在我来了,你又让我回去。回去我们就能公开在一起吗?王雅格的怒火从记忆深处猛然跳出来,她索性不说话了。

  女人翻脸就是比翻书快。

  “我就问问你的意见,不要生气。我也不想你辞掉公职,好可惜。”高易惟赶紧换上温柔的羽翼,“我好好学做墙纸生意还不行吗?就是感觉钱来得慢,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赚到钱,没有钱日子好难过。”

  “慢慢来嘛,只要努力,时候到了就会成功的。”王雅格试图挥去心中的阴霾。

  “今晚我得去工厂跟进样品,可能又得忙个通宵,接下来要常常泡在工厂里了,还得见客户,不能经常陪着你,你要照顾好自己啊,不忙的时候我再打电话给你,知道吗?”他目光恳切。

  “通宵啊,这么辛苦?要不咱们再找别的事做吧!”王雅格一听又心疼起他来。

  “没事的,我晚上睡得少,已经习惯了。”他的目光盛满宠溺,“你就得早点睡,知道吗?”

  王雅格不禁有些惘然,心中担心他,却无力表达,在她看来,任何语言都是徒劳无功,因为她无法为他分忧。

  时间在忙碌中如沙漏走。夜深了,王雅格躺卧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还在工厂忙吗?要是累坏了可如何是好?唉,我得学乖一点,不要老是烦他。

  “宝贝,我还在工厂跟样板,你要早点休息哦,送你一颗幸运星,晚安!”高易惟发来短信,他幸福的笑脸几乎在字里行间跳跃。

  看着短信,她想亲吻他,拥抱他,甚至为他按按肩膀,却莫名其妙突然更加烦躁不安。哦,在工厂就可以给我发信息,回到你那个乌七八糟的家里就不可以给我短信是不是?

  继而,她又使劲甩甩头。啊!不要!不要!不要胡思乱想,好不容易才这么靠近,不要将他推走,不要搞砸了!

  假如他是在欺骗她的感情,她也情愿同他一起骗自己,坚守执迷不悟的阵营,至少这样她是幸福的。

  “送你一颗幸运星,你不要太晚了,晚安!”王雅格乖乖回了短信。

  她放弃了劝自己好好入睡,索性盘腿坐在黑暗中,努力令自己平静下来。近十年前她跪在黑暗中祈祷的情形又浮现眼前,当知道他要结婚以后,她不知道有多卖力地祷告,乞求上帝将他带到她的身边,不要让他走。上帝并没有答应她。岁月匆匆,近十年来,往事依旧历历在目,伤痛总是无法从她心间褪去。即使如今如此亲近,那些伤痕还是要时不时跳出来啃她一口,痛得她无法呼吸。

  她想起他结婚前求她放手的情形。

  在茶座包间的榻榻米上,高易惟坐在王雅格身后,环抱着她。

  “你嫂子告诉我,你要结婚了。”她竭力克制自己的悲伤,期待一个否定的答案。

  “你原谅我吧!我一直不知道怎样对你说,我努力了两年,还是没办法摆脱她,我真的没办法,我是爱你的,即使离开你,我也是爱你的。即使她要了一张结婚证,我还是只爱你。”他说这些话,倒不像是辜负了王雅格,而是为了英勇奔赴战场,跟那个女人赌上一场,筹码就是婚姻。

  他的话还没讲完,她的泪早已像断线的珍珠往下掉落。“我求求你,不要走!”

  “我求求你,放我走吧!我不能给你什么,你也不能给我什么,不跟她结婚,她会去死,我妈还是希望我跟陈茵结婚。”他的话一刀一刀在她心上划开一道一道口子,她哭得更厉害了,耳旁哀切的哭声却历历可辨——他也哭了。

  连最后向他哭诉的念头也掐掉了,她很清楚,即便难过得想到了死,也不用告诉他,他早已瞒着她跟别人一步一步筹办着婚事。她也没有资格去死,她肩上还挑着责任。她更不愿做一个纠缠不清的人,答案已经很清晰了,勉强的幸福都是虚假的。她更相信高易惟和陈茵不可能幸福,但她只能学着去祝福,因为这是他的选择。无论如何,她比不上那个女人勇敢,做不到没有他便真的去死。

  高易惟和陈茵结婚的时候,她捎去了结婚礼金。世界上最伟大的情人莫过于如此,她总是这样暗暗嘲笑自己。

  当初高易惟临走时那句“我爱你”,就像蛊毒一样,牢牢迷惑了她的心。长久以来,一次又一次,他沉默、离开、回来,如此反复,无休无止。她像一个永远不会走动的玩偶,任凭他来来回回折腾。时至今日,她依旧只能心疼他的痛苦,而无力表达自己的哀伤和疲累。

  是不是没有资格去死的人就没有资格勇敢去爱?没有人给她答案。几乎没有人知道他们曾经那样恩爱地在一起,她也从不向谁提起高易惟对她讲过的话,更不会给别人看他在她心上留下的伤,所有的回忆只能烂死在肚子里。

  白天里尽情欢笑,黑夜里默默哭泣,她成了一个情绪分裂的妖孽。

  王雅格回忆着回忆,再次坠入无尽的黑暗中,不知不觉已泪流满面。为什么就那样弃我而去?我有什么不好?如今彼此的艰辛,不都是你当初错误的选择导致的吗?为什么那样不尊重婚姻?而我成了你们错误婚姻的牺牲品,对吗?

  眼泪并没有止住的意思,反而成了滂沱大雨。她坐在那里,也不擦眼泪,也不出声,任凭泪水在她周遭肆虐,恶浪滚滚。她甚至还咧开嘴笑着,感谢涕泗滂沱带来的畅快。她知道哭过以后,明天自己依然会很爱他,就像那个天堂梦的情形一样,他们注定要一次又一次轮回这种两小无猜的相依相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