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现代魔法 霍格沃茨新世代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换了老板的魔杖店

霍格沃茨新世代 一铭桑 2084 2021.11.25 20:59

  谢利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只是买个冰激凌,竟成了大家关注的焦点,只能硬着头皮结完账,然后站在柜台前面,静静等候。

  顺带说一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政策的原因,对角巷的商铺都是收英镑的,但也仅限于对角巷,离开这里,所有的交易还是要用妖精的货币——金加隆来进行。

  毕竟那才是魔法世界的通用货币,古灵阁开满全球可不是一句玩笑话。

  等待的过程倒也并不煎熬,因为老弗洛林的腰背虽然已经有些佝偻,但制作冰激凌的过程却意外精彩。

  不知道是不是魔法界的习惯,老弗洛林制作冰激凌球也是从原材料开始的,他将不同的香料混合进牛奶中,然后用魔杖将混合的液体浮到空中形成一个球体,然后小球慢慢旋转,在旋转的过程中慢慢结冰,最终变成冰激凌球;更神奇的是,老弗洛林竟能够将同时操作好几个冰激凌球的形成。

  第一份冰激凌很快就完成,递到了谢利手中,冒着白气的冰激凌球上面撒着滋滋蜂蜜糖,一看就很有食欲。

  而第二份,也就是引起谢利被围观的金色飞贼冰激凌,老弗洛林却没有亲自动手做,而是在魔法冰箱的深处翻找半天,最终抽出一个拳头大小的小盒子来。

  他重新走到柜台前,拿出来一个锥形的蛋筒交到谢利手中,然后一手拿着小盒子,一手拿着魔杖;

  用魔杖的杖尖轻点一下盒子,盒子打开,一个挂着白霜的金色飞贼映入眼帘,失去束缚的金色飞贼马上不安分起来,薄薄的翅膀急速抖动,眼看就要从盒子里逃走。

  但老弗洛林早有准备,一个魔咒,金色飞贼便被束缚住了,虽然还是活泼地厉害,但却动弹不得;

  它一边颤动一边在魔杖的指引下飘到谢利手中的魔杖上方,之后,咒语解除,金色飞贼重新恢复了自由,马上开始乱窜,却发现没当自己想要远离蛋筒时,总会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回去,是他只能在甜筒附近的一英尺左右的范围内活动。

  甜筒拿在手里,谢利有些明白为什么自己点餐后被大家受到大家关注了,所谓的金色飞贼冰激凌,根本不仅仅是金色飞贼的形状,还有金色飞贼的特性,不用想,只要自己伸最上去咬,这颗金色飞贼肯定会快速躲闪。

  “祝你玩得愉快,孩子。哦,对了!金色飞贼一个小时之后就会化掉,你可要抓紧时间了。”

  老弗洛林语气温和地提醒,但却引起店里小巫师们的哄堂大笑,倒也不是嘲笑,只是看到好玩的是事情,情不自禁罢了。

  谢利自然不会和这些小孩们置气,他倒不觉自己即将被这颗金色飞贼戏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而是认为这是一个很有趣的体验,一个能够更早体验到魁地奇乐趣的体验。

  向老弗洛林老板致谢后,谢利从容地走出冰激凌店,迎着隆巴顿教授略有些错愕的表情走到他身边。

  “这是买给你的,教授。”谢利将含有两个冰激凌球的那份递了过去。

  隆巴顿教授没有客气,直接接下了,小巫师的好意,自己可不能拒绝,况且这份冰激凌虽然不便宜,但也绝对说不上昂贵。

  “你接下来一个小时有的忙了。”隆巴顿教授开玩笑道。

  谢利知道他指的是自己接下来一个小时要和金色飞贼斗智斗勇,坦然一笑:“没准我很有找球手天赋呢?”

  但事实却并不像谢利所说的那样,从冰激凌店门口一直走到魔杖店门口,谢利都没能得偿所愿地将冰激凌吃入口中,反而因为自己左右摇闪脑袋,撞上了好几个陌生的巫师。

  但这些巫师一看到谢利是在尝试金色飞贼冰激凌,都没有因此为难他,而是坏笑着给他加油打气。

  不吃了,不吃了,脖子疼。

  到了魔杖店门口,谢利打算放弃了,毕竟不能因为和一个冰激凌较劲,而错失整个对角巷。

  抬起头,打量着这家店。

  店门虽然矮小,但却意外的精致,门上挂着金字招牌,上面的文字熠熠生辉:“奥利凡德:自公元前三百八十二年即制作精良魔杖”。

  又出现了和谢利印象中不同的地方,奥利凡德魔杖商店不应该很破旧吗?

  难道是因为1996年,奥利凡德先生被食死徒抓走时,商店被损毁,后来重建了?

  跟在隆巴顿教授后面,谢利走进了魔杖商店。

  一进门,豁然开朗,里面显然是被施了无痕伸展咒,扩大了空间;店里的陈设也很规整,一个个黑色的魔杖盒子安静地躺在墙壁上的三个大架子上,架子上还有醒目的标识,用来给这些魔杖分类。

  这是怎么回事?奥利凡德先生突然患了强迫症?

  “哦!纳威,又见到你了。”一个棕色头发的中年男人从柜台里走出来,热情地打招呼。

  “是啊,亚尔林,我又带小巫师来了。”说着拍了拍谢利的后背,让谢利往前走了两步:“快给我们的小巫师配一根魔杖。”

  被叫做亚尔林的男人显然对配魔杖的流程已经烂熟于心了,当谢利往前走了两步,他的手里已经出现了一长条印有银色刻度的卷尺,然后开口问:“你习惯用那一只手...哦,看来我不用问了。”

  说完,他便拉起谢利拿着蛋筒的手,从肩头到指尖,从腕到肘,肩到地板,膝到腋下,头围,胸围开始测量起来。

  测量期间,谢利终是没忍住,询问道:“先生,店名不是叫做奥利凡德魔杖商店吗?为什么没有见到奥利凡德?难道您姓奥利凡德吗?”

  谢利猜测这位是奥利凡德的后代。

  但亚尔林却回答道:“我不姓奥利凡德,我姓普威特;至于奥利凡德先生,他现在在我的姨婆家定居,并在那里制作魔杖;奥利凡德先生已经很老了,没有一边看店一边制作魔杖的精力了,所以我是来帮他看店的。”

  亚尔林先生耐心解释,听得出,这不是他第一次回答这样的问题了。

  普威特...这个姓氏好熟悉啊,好像在那里见过,而且奥利凡德...姨婆...

  哦!谢利猛然想起来了。

  奥利凡德先生和哈利他们,被多比从马尔福庄园救出后,先是在贝壳小屋治疗,后来被转移到了罗恩的穆里尔姨婆家,那里有赤胆忠心咒保护。

  这位穆里尔姨婆,正是罗恩的妈妈,莫丽·韦斯莱的姨妈,而莫丽·韦斯莱在嫁到韦斯莱家前,就是姓普威特的。

  如此说来,这位亚尔林·普威尔先生,应该算是罗恩的远方亲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