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12月32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6章 蓝衣若海

12月32日 躬唯瑕添 2192 2020.05.22 02:29

  可丛枭却是心头犯难。他很清楚,一旦让红巾者杀入洞内,必将殃及无辜,而这正是他最不愿看到的。但事到如今,还能有别的办法吗?

  正当丛枭举棋不定时,小鱼从容不迫地道:“诸位,黑衣人首领已决定投降。但她希望能宽限一点时间,以便完成最后的祷告。所以,恳请诸位再耐心等待片刻。为此,小鱼代表洞中无数无辜百姓,先行谢过大家。”

  说完,小鱼深深一躬,一场杀戮也就此化解。

  对面,丛枭长出了一口气。红巾者们也终于恢复了些许耐性——松开了紧扣强弓的手指。

  洞内,尽管万般不舍,但兰若刺终究还是长身而起。

  不放心的灵秀立刻跟了起来。拽住兰若刺的手,她不尽惶恐地道:“不是说等小鱼谈好了才出去吗?”

  “过了这么长时间,他们肯定早就谈好了。你若是不放心,就陪我一起出去吧。”说完,兰若刺安然一笑。

  听到‘出去’,灵秀虽心有惧意,却绝没有半点犹豫、半分退缩。跟着兰若刺,她决然地向外走去。而她们的身后,更还有一个不愿任命的方鸥、十个心存侥幸的黑衣人。

  即将走出洞口的一刻,兰若刺回头看了一眼生死与共的部下。但随着目光扫过一圈,她的心中却突然有了一个疑惑——赫夫南去哪了呢?为什么从头到尾都没看到他?他是死了、被俘了、还是逃走了?

  正思索间,感觉到前方的光线猛然变亮,感觉到一旁的灵秀猛然紧张,兰若刺知道没时间再想了,也不必再想了。因为无论赫夫南去了哪,都已不重要了。

  洞外,夜风轻柔。

  但随着兰若刺一行十三人的现身,气氛却陡然紧绷。

  在谢庸的带头下,红巾者们再次攥紧了强弓。只因他们看见,对面的黑衣人依旧拿着武器,蓝衣若海的女人也半点没有要下跪的意思。

  丛枭则是无比意外。他不明白,方鸥面对自己为何能毫无愧意?更不明白,灵秀为何会跟在兰若刺的身后?

  一群人中,神色不变的唯有小鱼。看着紧张却又满怀期待的灵秀,看着淡然却又无比决绝的兰若刺,他的心中黯然而悲!

  这一刻,风彻底停了,火把的微弱余光也不再飘摇。天上人间,每一颗星辰,每一株小草,都似是在静静地等待。

  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刻,兰若刺仔细地打量着丛枭——打量着这个想杀了自己的哥哥。可恍惚间,她却看到了母亲的眉眼。

  或许,是该回到母亲的温暖怀抱了吧!

  一念至此,兰若刺从容转身,直面灵秀,情深一笑!

  笑容最动人的一瞬,她用身体贴近灵秀,并在灵秀耳边柔声低语:“我从没杀过一个孩子。你的两个孩子都在水岛,都活得好好着。为了孩子,为了爱,好好活下去!”

  当听到第一遍‘孩子’时,灵秀感觉到,兰若刺将一个冰冷的物体塞入了自己的手心,并顺势握紧了自己的手。

  第二遍听到‘孩子’时,灵秀感觉到,自己冰冷的手被拽向了兰若刺的心脏。

  第三遍时,灵秀终于不再觉得冰冷。只因一种火热的液体瞬间涌出,包围了她的手指、手心,更包围了她的全身。

  而当听到‘爱’字时,灵秀已无暇顾及温度的变化。因为她所有的感官、所有的思绪都已被占领——被兰若刺情深如海的目光占领。

  四周围,每一双眼睛都在看着两个女人。但没有人知道,贴得如此近的两人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直到兰若刺猛然推开了灵秀,猛然断续而道:“你……你终于…为你的家……家人报了仇……”

  说话间,鲜血从心脏中喷涌而出,将若海的蓝衣寸寸描红。但在那张美丽的脸上,没有痛苦、没有恐惧,唯有心满意足的温柔,唯有最美的血花!

  血花旁,灵秀目光涣散。她知道孩子们还活着是什么意思,但她不明白,自己手里为何握着一把滴血的利刃?她觉得那血花很好看,但她看不懂,血花为何是从兰若刺的胸口喷出?

  是孩子还是兰若刺,是重生还是幻灭?是我杀了她,还是她为我报了仇……这一刻,多少深兰、多少血红挤满了灵秀的眼,却唯独没有一滴泪!

  血花最灿烂的时候,兰若刺颓然而倒。无比真切地,她感觉到了母亲柔软的怀抱、慈爱的亲吻,更感觉到了那最后的、最浓的温暖!

  火把仅存微光,却不偏不倚地照亮了她安然而必的眼。只是无人能看见,在那双天蓝色的瞳孔里,已永远保存了灵秀的柔美,小鱼的儒雅。

  众人唯一能看见的是,在那张不再冰冷、不再孤独的脸上,至纯至美的笑容是如此无憾、如此动人!

  望着那笑容,丛枭却有些错愕。不知怎地,他忽然又想起了大祭师临终前的话语——对蓝衣女子或许可以网开一面。

  这个蓝衣女子到底有什么特别呢?她是与大祭师有什么关系吗?又或者,她与自己有某种关系?

  万般杂念间,丛枭忽然看见,兰若刺的血缓缓流到了灵秀的脚下。

  尽管不明白灵秀是如何杀死兰若刺的,但一想到柔弱的灵秀竟能为岩生报仇、为七岛报仇,丛枭不由得冲着灵秀点了点头。可灵秀却毫无反应。

  见此情景,丛枭也只能上前两步,将痴傻茫然的女人拉了过来,并顺势取下了女人手中的利刃。

  而感觉到手里突然空落落的,灵秀下意识地望向了自己的手。一片血色中,她看见了自己刻在掌心的利刃,看见利刃把兰若刺的心穿了个洞,更看见洞里住的竟是自己。

  同时,那个洞里还不停地传出回声:“如果你要杀我,我逃不掉的;如果我可以选,我情愿死在你的手里。”

  下一秒,无数幻觉中,疯了般的女人疯了般地呼嚎:“啊……”

  对面,小鱼强抑泪水。看到在鲜血的渲染下,若海的蓝已渐渐变成了深情的紫,他的心中不禁多少红尘如画:

  每日墨油灯边的凝视,是谁刻意冷着脸?不时孩子气的懊恼,是谁恨不能生吃鱼肉?归蓝崖上迎风背对,是谁明白了谁?云峰之巅踏雪叹息,又是谁错过了谁……

  冥冥中,蓝色的话语更再次响起:如果可以远离是非,去做一个平凡小岛上的平凡人;如果可以不问对错,凭心而选,为爱而择。是否就能不那么孤独?

  可这世间,真的有如果吗?

  小鱼悲望苍穹,孤独一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