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我是赵一脚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确定出线

我是赵一脚 会踢猫的球 2074 2020.03.17 19:02

  “对今天的比赛我只能说非常非常非常遗憾,我不明白为什么我们控制了比赛局面却最终输球。我认为一是我们创造了许许多多的机会,却始终没能把握好,这是技术和心理上的问题,更是运气的问题。”

  “第二!这场比赛有很多东西让我不明白,我相信看了比赛的人都明白我想说什么。”

  赛后新闻发布会上,2:3输球的乌克兰主帅米海利琴科脸色阴沉不定,对着发布会现场诸多记者的面,他机关枪一样“突突突”的说完后,就向后一靠,瞪着眼不说话了。

  记者们就像是闻到了血味的鲨鱼一样,兴冲冲地举手提问:“请问米海利琴科先生,您对于本场比赛的主裁判怎么看?”

  米海利琴科一双眼睛瞪的圆溜溜的,一张马脸更是快要拖到地上,听到这个问题,他气的脸上肌肉猛地抽抽,一股怒火几乎就要喷发出来。

  见米海利琴科快要控制不住情绪,翻译赶紧自作主张宣布:“这件事无可奉告,我相信大家都明白。”

  乌克兰的记者问的问题就温和多了:“请问米海利琴科先生,您认为我们的出现概率还有多大。”

  最后一场比赛,乌克兰必须和土耳其决一死战,这是米海利琴科赛前最不想看到的。

  “我不相信我们的运气总是那么差,对手的运气总是那么好!”说完,他瞪了一眼满脸无辜的克劳琛,直接扬长而去。

  克劳琛有些尴尬地看着新闻发布会现场的记者们,耸了耸肩:“可以理解,输球总是让人心情不好。”

  “克劳琛先生,您认为米海利琴科先生刚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荷兰记者看热闹不嫌事大,追问道。

  克劳琛笑了两声:“应该是在为我们打抱不平吧,毕竟我们被罚下一人,乌克兰始终是11人作战。”

  言下之意,克劳琛对主裁判也不是很满意。

  两队都觉得自己吃了亏,都觉得对方占了便宜。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可比赛结果是不会变的。

  3:2的比分已经定格了,中国队再一次死里逃生,以小组第一的战绩,率先挺进16强。

  这个结果是很多国人没有想到的,也让荷兰媒体大跌眼镜。

  在拥有欧洲亚军土耳其和欧洲季军乌克兰的小组以第一名的成绩突围,放眼世界,也没有几支球队敢保证自己做得到。

  而现在,这个赛前被认为是本届比赛最弱球队的中国队,竟然做到了。

  两场比赛,都是非常精彩的对攻大战。而且,中国队总是能够在最后时刻,上演绝杀好戏。

  接连的胜利和绝杀也将中国队推到了前台,现在要问整个世青赛最受人瞩目的球队,那一定是中国队。

  而一手主导两场绝杀的赵九日,无疑就是现在中国队最闪亮的新星。

  赛后,在混合采访区,几乎所有的记者都涌向了绝杀对手的赵九日。

  可惜,这家伙英语太差,根本听不到人家外国记者说的什么,白白浪费了一个吹嘘自己的机会。

  “赵九日!谈谈最后一个进球吧!”央视的记者挤过来,把话筒递到了赵九日嘴巴下。

  “这个球是我和陈涛商量好的,我们两个都看到乌克兰的后防线压的太靠上了,所以就想找机会打他们的反击。”赵九日挠挠头。

  相比于第一场绝杀后有些懵逼的感觉,现在他清醒多了。

  只可惜,这球不是一个远射......

  没法加点了......

  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能进球就不错了,还想着一定要远射呢。

  “中国队已经锁定了小组第一,最后一场比赛你们怎么看呢。”

  “尽力好好打吧,争取拿下对手。”赵九日点点头,同时心里想着:最好能让我进个远射......

  其实这场比赛也暴露出了中国队很多问题,比如犯规问题,整场比赛中国队累计获得1红3黄,崔朋和朱挺下一轮都要停赛。

  幸好最后一轮对阵巴拿马,而且中国队已经锁定了小组第一。不然,也是一个麻烦事。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主教练克劳琛和队员之间的默契问题。

  克劳琛想的永远都是保守打法,而中国队的小伙子初生牛犊不怕虎,愣是连续将土耳其和乌克兰两大劲敌斩于马下,靠的就是混不吝的气势。

  两者对比之下,克劳琛就会觉得,自己貌似没有在两次绝杀中起到什么重要作用。

  幸好,中国队还有最后一轮可以调整。

  在16强一场定胜负的淘汰赛来临之前,中国队完全可以解决这些问题,然后朝着更加伟大的目标奋力前行。

  战胜对手后,克劳琛难得给球队放了半天假。

  第二天下午,完成了早上恢复性训练的中国队球员,可以舒舒服服出去逛街了。

  大家都是年轻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出国,虽然口袋里没有多少钱,可也不妨碍他们用眼睛去观察着花花世界。

  荷兰,一个“天堂般”的国家。

  当然,这个“天堂”值得可不是景色。

  而是......

  “阿姆斯特丹?”赵九日看着房间里几个笑容猥琐的家伙,“你们不会是想那个吧?”

  “看看而已,怕啥?”

  “一下午跑个来回,来得及吗?”赵九日问道。

  “管他呢,你别跟老头说啊。”

  “我才懒得打小报告......”

  目送几个鬼迷心窍的队友出门,赵九日也寻摸自己出去溜达溜达算了。

  昨天回到房间,他有些遗憾地看着自己没有增加的点数,毕竟只有远射才算,普通进球是不算的。

  “这个系统也够死板的,这么精彩的绝杀,竟然不给我三瓜两枣的。”

  赵九日嘀嘀咕咕诽谤着系统,同时希望下一场巴拿马的队员们能给点力。

  最后死守住禁区,然后任由赵九日在外面开开心心地放炮。

  其他房间里的队友都出门了,也有在睡觉的。

  赵九日寻摸半天,就找到一个无聊的东方卓在房间里不知道干嘛。

  “走啊,出去溜达溜达。”

  “没心情。”东方卓在床上翻了个身。

  “干嘛像个娘们一样,偷偷躲在房间哭啊。”赵九日知道他是因为上不了场,心情不好,强行给他拉起来:“走走走,出去找找乐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