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4、4月23日 雨 小荷才露尖尖角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272 2020.03.18 22:31

  “呀……小碗儿,这是何物啊!”

  郡主坐在左柔的床边,双眼发亮的看着正在换下睡衣的左柔,而让她眼前一亮的东西则是左柔睡衣下头的东西。

  它看上去并不是肚兜,而是两个奇怪的圆片片,材料是丝绸的布面,里头倒不知道是什么,看上去硬硬的。

  她伸手想去摸摸但却被左柔一巴掌拍了下去:“别动。”

  “柔姐姐……告诉人家这是个什么物件嘛,看上去有些意思的。”

  左柔面对郡主的恳求并没有搭理她,只是转过身:“帮我扣一下这扣子。”

  郡主好奇的将扣子扣上,伸手摸了摸,发现这条布袋子就像是肚兜的绑带,但却更加宽一些,紧紧的贴在左柔的肌肤上,仅仅能伸入一根手指。

  “柔姐姐,你就告诉我嘛。”

  “这有什么好说的,不过就是贴身的物件。”

  左柔不太好意思说,这东西就是阿俏送给她的礼物,最开始她也觉得没什么用,但自从戴上这东西之后,她感觉穿衣服也好看了许多,而且那东西鼓鼓的,穿上衣服之后一眼望去至少自己胸口有东西了,不再像往常似的一片坦途。

  等她穿好衣裳下地时,郡主立刻围着她转了起来,转了好几圈之后,郡主突然说:“呀!柔姐姐,你作假!”

  “假什么假,不跟你说这些,我去吃些东西去。”

  左柔走出去,郡主就贴在她身边:“嘿嘿……是不是那个死家伙给你做的呀?”

  “是阿俏啦,阿俏……”左柔红着脸蛋说:“哪能让男子做这些贴身的物件。”

  “你们两个……呵,欲盖弥彰。”郡主摸着下巴沉思片刻:“不行,我也要!”

  “那你自己个儿跟阿俏说去。”

  郡主不再追问,只是看看自己胸口,然后又看了看左柔:“难怪你贴身穿着呢,原来能柔姐姐看起来像个大人了呀。”

  “才不是……”左柔侧过头:“就是……就是挺舒服的。”

  “才不信呢,那硬邦邦的东西架在胸口,哪里会舒服。不过好看倒是真的。”说完,郡主突然拽起左柔的手:“呀!!!柔姐姐,你这指甲真好看!”

  左柔收回手:“不就是指甲油么,有什么好看的。”

  “这里头还亮晶晶的……哼!”郡主突然就生气起来:“那死东西偏心的很,好东西都给你,我都没有。”

  左柔撇撇嘴,面无表情的说:“你才认得他多久,我都认得多久了。有你的才奇怪,这新指甲油里亮晶晶的东西都是金粉呢。”

  她这分明就是炫耀,郡主当场就不乐意了,看到左柔那小人得志的样子她就气不打一处来:“是啊是啊,说的也是呢,到底是要嫁人了,对你好些是应该的,等嫁到了王家可就没得机会了,到时可全都是我了呢。”

  左柔脾气暴躁的很,又不抗激,被郡主这么一刺激,她额头上的青筋都爆开了:“你这人,讨厌的紧!”

  说完甩开郡主的手就快步离开了,而郡主追了上去,没脸没皮的挽住了左柔的手:“柔姐姐生气了呢,嫁人有何不好呢?”

  左柔不说话,就很气。

  “好啦好啦,柔姐姐乖,不气了不气了。晚上我们出去找那个死东西吧。”郡主轻轻摇晃着左柔的胳膊:“上次的故事还没听完呢,那猴子的故事还有那赵灵儿的故事。”

  “不去不去,你烦死了。”左柔哼了一声:“要去你自己去。”

  “我被禁足嘛……母妃最疼你了,父王又当你是亲女儿,你开口一准儿管用呢。”

  左柔依然坚定的摇头,说不去就不去,任凭郡主怎样央求就是不松口,倔得像一头挨了揍的驴似的。

  “好姐姐……亲姐姐……你就带我去吧。”郡主握着她的手蹲在院子中,不肯再让她往前走:“你若是不肯,我便不起了。”

  “不带!”

  “大不了,以后你生了孩子若是没有奶水,我帮你奶孩子便是了。”

  “你还说!”左柔眼睛瞪得老大:“我这就跟殿下告你的刁状去!”

  “别别别别……算妹妹求你了。”郡主立刻就慌张了起来:“好姐姐……若是你带我出去,我就将我珍藏的黑珍珠送与你。”

  左柔昂起头伸出手,手指来回动了动。

  “稍等哦,我这就给你拿去。”

  不多一会儿,她还真把她的黑珍珠给取了来放在左柔了手上,她其实是有些肉疼的,不免埋怨道:“姐姐你到底是不如以前老实了,以前你很宠我的。”

  左柔把玩着黑珍珠,立刻就变了脸,笑着说道:“那可不成,你自小就抢我东西,我得回回本。”

  郡主来回端详起左柔,她推开郡主的脸:“看什么呢。”

  “就方才,你说话时那身材,就跟那死东西一模一样。”

  “休要说些屁话,快些去吃饭。”

  “好嘞!”郡主蹦蹦跳跳的拽着左柔就跑向了饭堂:“柔姐姐,你说晚上晚上我要不要男装去呀。”

  “随你。”

  而此刻的宋北云坐在小饭馆里吃着面条,虽然那租来的宅子几乎可以拎包入住,但一个人做一顿饭怎么都感觉不值当,他索性就去了饭馆里。

  第一次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阿俏和玉生明天才会打点好东西过来,而左柔也去了王府,好不容易得了个清静,他决定等会去看看妙言,顺便蹭点好吃好喝的。

  “嘿,听说了么,金家出了一万贯找一个人,现在被杨家给接了茬,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值这个价。”

  旁边桌上的两个人漫无目的的聊着天,而这句话刚好被宋北云给听见了,他立刻端着碗来到那张桌子前,然后伸出手:“小二,这再来半斤酱肉,一只鸭子。”

  那两个人满脸疑惑的看着宋北云,等到肉和鸭都上来之后,宋北云指了指桌上的菜:“两位大哥吃吃吃,别客气。方才你们说这金家出一万贯寻人?这可是笔大钱啊!”

  “那可不。”

  这两个人也不再客气,吃起了宋北云点的肉,一边吃还一边跟他聊了起来:“这几日都找疯了,也不知为何就是找不到。坊间传闻说是这人偷了金家的账本,抓到就要弄死的。”

  “可莫要乱讲。”另外一个人摆摆手:“你这都些狗屁的消息,我表亲就在金家当差,他可跟我讲就是为了个争风吃醋的事。”

  “争风吃醋啊……啧啧,这有钱人就是过的舒坦,若是这样,那还真是有些意思么。”

  宋北云心中顿时了然,轻笑一声,夹起一块肉,然后就跟这两位老哥天南海北的聊了起来。

  “两位哥哥,我就住前面那宅子,大伙儿以后就是街坊了。”宋北云指着自己租来的宅子:“以后可得多照应点小弟。”

  “好说好说,小兄弟莫担心,要是有人寻你的事,你就跟人说你是孔六儿的兄弟就行了。”

  “多谢孔大哥了!”

  逼逼叨叨一阵,宋北云抢着把账给结了,三人俨然就成了真正的好兄弟,临走甚至还依依惜别了一番。

  吃了一肚子东西,宋北云摇摇晃晃的来到了有凤来仪阁,这里到底是庐州最大的青楼,那灯火通明的程度,简直都成了这庐州的地标性建筑群了。

  让一个窑子成地标……说出来也有些凄凉啊。

  进了有凤来仪,小厮眼尖第一时间就拽着宋北云的袖子将他拉到了偏厅:“哎哟,我的公子哟,你怎的还敢来啊?”

  “怎么了?”

  “金家可是到处寻你呢,若要被他给逮住了,怕是不能善了。”

  “哦?”宋北云笑道:“这金家在这庐州府还能一手遮天不成?”

  “那可不,这金家啊,就连刺史的面子都不给,那是眼手通天的人物。”

  宋北云哈哈一笑:“那跟福王殿下比呢?”

  “那……到底还是不如福王殿下的。”小厮磕磕巴巴的说道:“可不好跟福王殿下比,殿下地位超然,放眼天下也没几人敢在他面前作威作福啊。”

  “行了。”宋北云从口袋里掏出一小块银子塞到小厮手里:“算爷赏你的。”

  “多谢公子爷!”小厮捧着银子顿时眉开眼笑:“妙言小姐正在房中,我且带你去。”

  跟着小厮来到最豪华的那个房间门口,小厮站定脚步:“公子请。”

  宋北云推开房门,客厅里坐着的还是最开始那个弹琵琶的女孩子,她看到宋北云先是一愣,然后立刻露出了笑容,走入了内间,不多一会儿她便走了出来,来到宋北云身边:“小姐让您进去说话。”

  吩咐一句之后,她退出了房间并从外头关上了门。

  宋北云吹了声口哨:“真香……”

  撩开帘子走进去,一转头就看到妙言坐在那啃鸡爪子,看到宋北云来了,她将鸡爪往前面推了推:“什么时候辣椒才能从美洲传过来啊,没辣吃我要死了。”

  “早呢,辣椒得到明朝了,最少得有五六百年,别指望了你。”宋北云走了过去,抬起她的脚扔到地上,自己则坐在凳子上:“这几天是不是金家在找我?”

  “昂。”妙言点头道:“金家少爷以为你把我给日了,我也因为说有了入幕之宾谢绝见客,所以他就恨呗。”

  宋北云拿起一根鸡爪:“我这段时间搬来这边住了,州试之前都在。”

  “那敢情好。”妙言点头道:“刚好我们可以经常见面,你住哪?我去找你好了,老往这跑容易被人给盯上。”

  “我其实仔细想了想之前你跟我说的话。”宋北云翘起二郎腿:“倒是挺有道理的,不过……”

  “等等等等!”妙言抬起手打断了宋北云的话:“我几天也琢磨了一会儿,咱们得定一个合作协议,咱们商量商量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