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3、4月12日晴 煮得春醪似蜜甜(感谢左道有三千大佬的盟主)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179 2020.03.06 16:53

  宋北云坐在大石头边,正在用气味难闻的树脂调和一种防水胶似的东西,因为过敏的原因,他将自己里三层外三层裹得严严实实,这玩意过敏可不是开玩笑的,那是真的会要人小命。

  正在调和时,阿俏匆匆的跑来,气喘吁吁的站在宋北云划出的警戒线之外喊道:“北云,赵玲来寻你了。”

  宋北云抬起头:“嗯?她又……来了?”

  “嗯,你快去看看吧。”

  “那你跟她说,让她等一下子,我这手头上的事还没完呢。”

  “好呢。”

  阿俏又匆匆的跑了回去,而宋北云继续调和防水胶,毕竟这玩意下头熬着呢,如果等凉透了,上好的材料可就浪费了。

  得到阿俏的回复之后,郡主倒也是不着急,她只是饶有兴致的围着头顶着一本书,双腿间夹着一块木板嘴上还横着一根筷子,样子看上去狼狈且痛苦的左柔转着圈。

  “你这是作甚?”郡主绕了两圈:“受刑啊?”

  左柔白了她一眼,也不做声,只是继续这么站着,额头上全是汗。

  “真有意思。”郡主坐在她面前,笑盈盈的喝着茶:“没想到你左大小姐居然也有今天。”

  正说着,玉生刚好蓬头垢面的从楼上下来寻觅吃的,走过郡主时,他停顿了片刻,然后转身看向了郡主,激动而诧异的叫出了声:“瑞……瑞宝郡主!”

  瑞宝仰起头看着他,端庄而大方的笑了笑:“莫告诉他人。”

  玉生激动的不行,但一想到自己这蓬头垢面的样子,立刻就满心的羞愧了,他连忙告辞上了楼,开始梳洗起来。

  而不多一会儿,阿俏也回来了,她来到郡主身边:“北云说让你等他一会儿,他现在走不开。”

  郡主眼珠子转了转:”他胆子倒是挺大嘛,敢让我等他。”

  “他就是这样子的。”阿俏有些抱歉的说道:“要不我先去给你端些糕点来?”

  “俏姐姐不用麻烦了,我倒是没什么胃口。对了,怎么没见红姨?”

  阿俏没什么心机,她听有人问自然便答道:“红姨回江南西道省亲去了,可能要住些日子。”

  “我倒是甚是想念红姨的蒸鱼了。”郡主笑道:“不过既是她去省亲,那也就罢了。”

  又闲聊了一阵子,宋北云还是没回来,但玉生却是打扮的精精神神的走了下来,阿俏立刻迎了上去:“玉生哥,我刚巧要去做饭了,你晌午想吃些什么?”

  “随便吃些吧。”

  玉生回答的时候,眼睛却是看着郡主,而郡主却悄悄指了指阿俏,轻轻摆了摆手。

  “这位姑娘,大驾光临有失远迎。”

  郡主笑了起来,满意的点点头:“公子客气了,今日我来只是想找那宋北云取些药回去,并无意多叨扰。”

  “那郡……姑娘自便。”

  玉生显然就是那种正统的君子,客客气气、恭恭敬敬,但他这个样子的人实在太多,郡主随口说了几句就意兴阑珊,连张口的性质都没有了,而玉生也不好意思多打扰,默默告了声词就再次上楼埋头苦读起来。

  等到厨房中飘来饭菜香味的时候,宋北云在抱着他的宝贝瓶瓶罐罐走了过来,看到他回来,左柔立刻紧张了起来,原本已经有些松懈的她,身子挺得笔直。

  郡主回头也看到了宋北云,她立即张嘴调笑道:“宋公子胆子倒是大的很,可知我等你多久了?”

  “我让你来了?”宋北云把罐罐放在桌子上:“你这叫不请自来,没有礼数。”

  “你这人,就不知什么叫有朋自远方来?”

  “别废话了,又过来干什么?”

  宋北云说话时,郡主的手欠欠的伸到了那罐罐上,但却被宋北云一巴掌拍开:“有毒,不能碰,沾上了你这细皮嫩肉的,几天就给你烂光了去。”

  郡主一听,闪电般的收回了手,嗔怪的说:“那你也不早说……”

  “不是,你这人怎么不讲道理?我让你碰了啊?”

  “嘁……”郡主撇撇嘴,然后继续说道:“我那熏香和精油都没了,去取些来。”

  “你喝啊?用那么快?”宋北云瞪大了眼睛:“那最少能用三四个月啊。”

  郡主不高兴的站起身,径直往宋北云房间走去:“让你取来便取来,废话忒多了些。”

  宋北云心中一惊……然后立刻跟了上去。

  进到屋子里,还没等宋北云说话,郡主已经将外套脱了下来:“老规矩?”

  宋北云咳嗽了一声,上前帮郡主把衣服给穿了上来:“郡主,抱歉……”

  “嗯?”郡主歪着头看着宋北云:“转性子了?放在你嘴边的肉,你都不肯碰了?”

  宋北云搬了张凳子跨坐在郡主面前:“首先呢,郡主……我先给之前的事给你道个歉,那其实……不是我本意。”

  “哦?看也看了,碰也碰了,你说那不是你本意?信不信我宰了你。”

  郡主虽然语气轻柔,但显然却是已经动了火气,自己这都已经送上门了,他居然说这种话?那是不是显得自己太过于下贱了?

  “你将我当什么人了?”郡主气势汹汹的质问道:“你可知道你干的事,足够你死百次了!”

  “不是不是。”宋北云连连摇头:“是这样的……当时我跟郡主说那些下流话,其实我就是只是想拒绝郡主来的。”

  瑞宝眉头轻轻蹙了起来:“拒绝我?”

  “嗯。”宋北云苦笑着说道:“你想啊,一般女子听到那种要求,谁还会同意啊?这简直是得寸进尺、无耻至极。”

  “哼,你还是知道呢……”郡主想到那天的事情,其实脸上还是有些发烧的:“可是你……”

  “郡主啊,你得了解一下什么叫十七八岁年轻人的冲动,我给你讲个笑话先。”宋北云咳嗽一声:“说有个赶考的赵公子……”

  “不许用赵姓。”

  “好好好,有个刘公子上京赶考,路遇大雨,就到一户人家中避雨,那户人家有个俊俏的小娘子,当天她爹娘都去城里做买卖了,家中只有她一人。但见书生可怜便让他进了屋,当晚临睡之时,她对那书生说,若是晚上你推开了我的门,你便是个禽兽。”

  郡主不解的撑着下巴:“之后呢?”

  宋北云继续说道:“那书生可是个正人君子,他当真一夜安分守己,但第二日清早,小娘子从屋中冲了出来,一巴掌扇在那书生脸上,怒斥曰‘你这个禽兽不如的混账’。”

  郡主反应了片刻,顿时笑得前仰后合,甚至坐都坐不稳,扶着宋北云的肩膀都在那笑着。

  “不至于那么好笑吧……”

  宋北云被她笑得有点尴尬,小心的出言提醒了一番。而等郡主缓过神来,呼吸急促烟波流转的看着他,然后用手指戳了戳宋北云的脑壳:“你这意思便是你犹如禽兽?”

  “那总比禽兽不如好些。”宋北云说完,颇为抱歉的说:“但之后其实我倒是有些后悔的,并不是说郡主的身子不好,只是……不太合适。”

  郡主倒是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那就不能是一见钟情?”

  “郡主你可长点心吧,哪有什么一见钟情,撑死便是个见色起意。我承认,我看见郡主答应的时候,就是见色起意了。”宋北云叹气道:“所以……想明白之后,倒是断然不可再来一次了。”

  郡主的气在那个宋北云认为不好笑的笑话之后也消的差不多了,加上聪慧如她,大抵也是知道其中缘由了,只是她还是有些不甘心的问道:“那如今我又想要呢?”

  这文化人就是文化人嗷,要换成左柔,她百分百上来就直说了,而在郡主这就是个一语双关了,她又想要里的想要,究竟是想要精油呢?还是想要那啥呢?亦或者……两者都有。

  所以说,文艺女青年九成都很浪,胸大的文艺女青年这个比例绝对是百分之九十九。

  宋北云抬起头看着她:“请郡主稍等。”

  说完,他从柜子里再取了几种不同的精油放在桌上:“熏香倒是没了,那东西不耐储容易霉变,下次来我给你预备点。”

  郡主拿起那些小瓶子依次的闻了下去,发现每一种味道都不一样,但却都让人喜爱的紧。

  “那你的意思是?”郡主放下那些精油:“这些全给我?”

  “嗯。”宋北云点头道:“全给你,不过你不能跟左柔说,不然她会生打死我的。”

  “那是自然。”郡主满脸笑容的看着宋北云:“不过这不就是你吃亏了?破了你的规矩。”

  宋北云沉吟片刻:“算是交个朋友吧。”

  “只是朋友?”

  嘿呀……这个问题的难度绝对要高于“你妈和我同入水,汝先救谁”,说是说不是都会惹来这个文艺女青年的刁难。

  所以宋北云眼珠子一转,轻笑起来:“暂时是。”

  郡主上上下下打量这个前几天还偷偷摸摸轻薄自己的人,方才他那话明显是带着意犹未尽的,可居然能生生拒了送上门的自己,这倒是有趣的很也滑溜的很。

  所以她倒也不再说什么,只是突然凑到宋北云面前小声说:“你觉得本郡主是不是很贱?”

  “大抵也是见色起意,说不上贱,谁的青春不荒唐。”

  “哈哈……”郡主再次用手指戳了几下宋北云:“你这人倒是有趣,我满肚子怨气被你这一句话都给打消了。你这荒唐也荒唐得很有趣,我们来日方长。”

  宋北云低着头沉默一阵:“方长是谁?是男是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