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2、4月4日,寒食东风御柳斜(为盟主大佬加更)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062 2020.02.29 23:58

  马车踢踢踏踏的来到春集小镇,这个地方离小莲庄四十里,离金陵城六十里,如果宋北云在这,他肯定会出一道题——已知春集离小莲庄四十里、金陵城六十里且直线呈直角,求金陵城与小莲庄直线多少里。

  但他不在,他此刻躺在床上午睡,眼皮子直跳。

  “哇,这里如此热闹。”

  郡主下了马车,站在春集的头里垫着脚望过去,发现整个小镇里都是人,人头攒动的,整个小镇里就如一个五花八门的大杂烩,卖什么的都有,虽然大部分都是些下里巴人的东西,但就是一个字“闹”。

  习惯了阳春白雪、高风亮节的郡主几时候看过这样的画面,所以她可以说是看见什么都很新鲜,人家竹笼子里的鸡她都要伸手进去摸两下,更别提那些卖野味、山货的了。

  “呀!!!”

  突然一声惊叫将左柔等所有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之后就见到郡主抱着一只兔子在那爱不释手。

  “买买买!”郡主指着剩下的几个兔笼:“全买咯!”

  “郡主……”左柔走过去:“买来干什么哟……”

  “不管,买了买了。”郡主不依不饶的喊道:“这只这只这只还有这只,我都要!”

  买呗,郡主都说要了,还能怎么办呢,不过因为不好拎,所以阿俏就自告奋勇的把这几只兔子全部装进了自己的小背篓里。

  “当家的,我和红姨先去前面的饭馆里张罗些饭菜,大家伙都没吃,怕是也饿了,既是到了镇上,就不吃这冰凉的饼子了。”

  “那行,劳烦你了。”左柔掏出钱递给阿俏:“这钱你拿着。”

  “不用。”阿俏大气的一摆手:“我家北云的钱都是我管着,我可有钱了。”

  左柔看着她蹦蹦跳跳的往前走,等她们走远之后,她突然凶相毕露的看着郡主:“你不要给我搞事情!”

  “哟,姐姐是怕了么?我可不是搞事情,我跟俏俏投缘,不可以?”

  “可以可以,那你买那些兔子是要做什么!”

  郡主娇俏一笑:“我是真的喜欢嘛,准备养在王府里,好做个伴。”

  “呵呵……”左柔冷笑一声:“半年之后,你便哭吧。”

  而俏俏那边来到饭馆,将兔子笼放下对老板说:“这几只兔子给烤咯,再加些上好的羊肉,之后嘛……再来点白面的饼子。对,羊汤羊汤,要羊汤,多放些羊杂。”

  说完,她将两吊钱拍在桌上:“若是不好吃,我可掀你桌子。”

  “这位姑奶奶,你包管放心,点小事还用您吩咐?”老板将铜钱抹进兜里,拎着兔笼就走向了厨房:“包管满意,我这手艺可是十里八村都有名的。”

  阿俏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纸包对老板说:“烤兔子的时候将这个撒上去。”

  老板愣了愣,接过纸包嗅了嗅:“这是何物?如此辛辣?”

  阿俏摇头道:“不知,反正我家相公说要想好吃,便撒上,我是信他的。”

  “那不好吃你可不能掀我桌子。”

  老板拎着那包调料走了进去,而红姨则在旁边捏着俏俏的脸:“你也不知害臊,还没成亲呢就相公相公的叫。”

  阿俏嘿嘿一乐:“反正又没人知道,再说了若是他敢负我,我便给他下毒,毒死他。”

  “可不好这么说……”红姨有些不悦:“这是北云独独宠你,若换成别家人,你这可是大忌讳。”

  阿俏吐了吐舌头,脖子一缩:“知道啦……”

  坐在桌前等着老板炙烤时,红姨突然问道:“今日那两个姑娘是谁?那可都是大家闺秀的模样,非富即贵,你和北云是怎的认得的。”

  “那个好看些的,是金陵药铺的当家,跟北云一起合伙的。两人认识也有好些年了。那个……”阿俏在胸口上比划了一下:“那个大大的,我就不认得了,但看上去应也是他的好友吧。”

  红姨看着天真无邪的阿俏,心中是有些忧愁的,虽然她没什么见识,只是个庄户人家中还算不错的,但到底是过来人,这少男少女中的那点事,真的没有什么干净单纯的。

  她真的担心俏俏,她虽然也是个灵动可爱的女孩,但到底是农家女子,不管是气度、谈吐都要差那些千金小姐一筹,北云是个极聪慧的孩子,未来即便是不读书也绝对是人上之人,他现在结识的都是些这样的大家闺秀,若是以后……

  这天底下的事啊,什么都好说,偏偏这情情爱爱是没法子说的,莫说现在他还没娶俏俏,即便是以后娶了,谁又知道他的心思会在哪里呢。

  “俏俏啊……你可得把北云那孩子看紧些。”红姨语重心长的说道:“你……跑什么啊?”

  “我嗅到香气了!我去看看!!!”

  红姨看到她如此没心肺的模样,也自然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期望北云那孩子不是个负心之人了。

  烤兔子的香味从来没有如此浓郁过,大街上很快就弥漫起了这股子浓香,站在老远都能嗅到。

  “好香……”正在陪郡主东摸摸西看看的左柔也嗅到了这股子香味,他直起身子左右看了看:“哪里来的异香?”

  郡主同样如此,她之前还不觉得饿,但现在闻到了就觉得自己的肚子开始咕咕叫了。

  逛还是吃,这是个问题。郡主在选择的路上也犯了难,她手上已经拿着糖人儿、纸鸢和山楂串串了,但前头还有许多没有逛到,而那边传来的香味却是如此勾人。

  “不行不行。”左柔摇头道:“我得去吃了,有些饿了。巧云,你陪着郡主吧。”

  “好的,小姐。”

  郡主一听,立刻起身跟上了左柔的脚步:“我也去吃,吃完再逛也是一样。”

  而说着,他们就来到了那个飘来异香的饭馆前了,这里已经有了不少人,老板那更是被围了好几层,都在询问方才是个什么东西如此喷香。

  老板也只好解释是那边的姑娘带来的调料,不过就在人们还打算继续追问时,左柔头一扬,接着巧云就走了上去,直接一些银子往老板面前一塞:“清场。”

  那老板一看这姑娘出手如此阔绰,那还等什么呢?立刻开始张罗着清场,不多一会儿饭馆里就没了其他人,不管吃完没吃完的,老板都给免了单并赶了出去。

  郡主从后堂洗了手出来,往俏俏那桌一坐:“我兔兔呢?”

  俏俏愣了片刻,低头看了一眼桌子,接着所有人都看了一眼桌子。顿时发现了上头那五只色泽金黄、浓香入味、皮脆肉酥切开码好的兔子……

  “啊……我的兔兔!”郡主一屁股坐在凳子上,声音都哆嗦了:“你……你把它们都……”

  还没等她继续哔哔,左柔抄起一块就塞进了她嘴里。

  “诶?”郡主愣了片刻,吃了两口,然后三两口便吃光了嘴里的烤兔子,接着她抬头看了看,想下手又不好意思的样子,有些可爱。

  “用手吧。”左柔拿起一只兔腿放在红姨碗中:“红姨您也吃吧,辛苦了。”

  “不劳的。”红姨笑道:“都吃吧,东西还有不少呢。”

  郡主此刻也拿起一只兔腿咬了一口,边咀嚼边念叨着:“我的兔兔……”

  而左柔也拿起一块,吃了一口之后,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这微辣的口感,还有一股前所未有的特别的香味,之前她可从来没吃过如此美味烤肉。

  “这……”左柔抬起头问不远处伺候着的老板:“这是你家的秘方?”

  老板摇头指着阿俏说:“是这位小娘子给了我包料,说撒在上头便好。”

  左柔看向阿俏,而阿俏讪笑起来:“其实我也不知道啦,这是北云给我的,说不管是熬煮羊肉还是烤东西,加些这个就能去腥提味。”

  “这个死东西……”左柔暗暗骂了一句:“居然也不告诉我。”

  “这东西很珍贵么?”

  她的问题让阿俏进入了回忆模式,不过略微思索之后,她摇头道:“似乎倒也是不珍贵,山上有那种辣根,还有些是从黑厥行商那买来的东西。还有些是茴香之类的东西,反正我不太明白,都是他鼓捣的。”

  左柔轻笑一声:“我明白了。”

  而在左柔打算折腾宋北云的时候,郡主已经左右开弓了,她一手拿着一块兔肉,吃得满嘴是油。而吃两口她便放下兔肉,呼哈呼哈两声之后连忙喝上一口羊汤,满脸被辣得通红也浑然不顾。

  看到堂堂郡主变成这副样子,左柔感觉也是有些丢脸的,她夹起一块羊肉送入口中,接着想要提醒一下郡主的吃相。

  “吃啊,吃。”没来得及提醒,郡主已经开始抹汗了:“这便是皇家御厨都不能有如此美味啊,大家伙快吃啊。”

  “你给我有些样子……成何体统。”

  “要什么体统!整日体统体统的,累了。”郡主说着站了起来,用两只手撕开一块烤兔往左柔碗里一放:“吃!”

  “这可是你心爱的兔兔。”左柔看着她无奈的说道。

  郡主停顿了片刻,眼睛往上翻了翻,嘴里装满了肉,含糊不清的说:“什么兔兔?我不知道什么兔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