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5、4月12 晴 花间隔雾遥相见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104 2020.03.07 18:10

  “文远兄,多日不见,甚是想念。”

  北坡再次出现在了金陵城内,他倒是尾随郡主而来,可虽是前后脚到的,但郡主却没了踪迹,四下打听一番却无人知晓这个古怪郡主的行踪。

  遍寻不着后,他索性邀上王文远,两人再次相见于茶楼之上。

  “贤弟此番来金陵,怕不是专程为了看哥哥来的吧?”

  距离上次的风波已经过去有些日子了,王文远心里的憋屈倒也过去了一些,毕竟给他难堪的人是个郡主,他就算心头有气也无可奈何。

  “到底还是哥哥了解小弟。”北坡给自己斟上一杯茶:“昨日郡主下午便启程前往的金陵,我紧随其后却渺无音讯,这不正巧想着也有许久没见文远兄了,也有些想念。“

  王文远举起杯子轻笑一声:“乔山贤弟,不是为兄的说你,这天下女子何其多也,你怎就死盯着一个郡主不放?”

  “弱水三千不假,可我偏就好饮这一瓢。”北坡叹气道:“对了,那首沁园春上半阙的人,我倒是有些消息了。”

  “你还在查此人?”王文远眉头轻轻皱起:“意义何在?”

  北坡展开之前王文远送他的扇子,轻轻扇了几下,颇有儒士雅风,看到王文远的诧异时,他倒只是轻轻在桌上叩了几下:“文远兄,你别忘了,如今大宋不比从前,府试的规矩去年时便改了。”

  王文远一拍脑袋:“你不说我还真给忘了,好像是说之后宋地府试都需去庐州府统考,之后天下中举士子逗留庐州,来年共赴京城。”

  “是极。”北坡眯起眼睛:“届时免不得各种诗会文会,若是有这种才子出现,我这庐州府不就能锦上添花了?”

  “你倒是也不怕被人夺了你这第一才子的名头。”王文远说完,环顾四周:“若是此人得了郡主青睐,你又当如何?”

  “哈哈哈哈……”北坡摆手笑了起来:“文远兄!你这大可不必在意,我能让人这人熠熠生辉也能让他明珠蒙尘,在我庐州地界上,这圆的扁的还不是任我拿捏?至于郡主,那更是绝无可能,我与郡主十岁相识,从未见她对哪个男子另眼相看,那等清高的女子,只能像小弟这般的苦熬慢炖方能尝其味。”

  “如此那是最好……昨日我听家中长辈说,我那个未过门的妻子是个性情古怪的女子,有些愁人。”

  “嘿,哥哥你这就有所不知了,我在郡主那听到提起过那定国公的女儿,说她当为世间真绝色,有那玲珑剔透之姿。能让郡主这等心高气傲之人说出这种话,我这未过门的嫂子,那定然是天下少有的倾国倾城。”

  王家公子听罢,略沉思片刻,然后笑了起来:“如此想来,却也是极好的。”

  而北坡则长叹一声:“怪就怪那郡主太清高孤傲,小弟这里难办哟……”

  “莫急,这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道理想必贤弟也是明了的。郡主那可等白莲花的人物,自不是轻易能摘的花。”

  “以茶代酒,敬哥哥一杯!”

  “干了。”王文远笑道:“哥哥等你喜讯。”

  而与此同时,小莲庄北边的小河畔,阳光正好、微风不惊,河水尚有些凉,但却已有了鱼苗儿在游荡。

  河边石桥上,老农牵着老牛从田中返家,映山红荡红了远处的一片山坳,而就在青山绿水间,几个少男少女坐在光滑的鹅卵石上快活的玩耍着。

  “好哥哥呀……”

  正在钓鱼的宋北云,突然感觉自己有种被泰山压顶了,接着传来的甜香和比甜香更甜的嗓音,他都不用回头就知道谁把他给镇住了。

  “哎呀,玲儿妹妹,你这是干什么嘛。”左柔一只手拎着郡主的脖子把她给提到了一边:“你这样子,可是太骚了。”

  “那是,我可不想有些奇女子,一生都得端正如一,这可当当正正的谁说女子不如男呢。”郡主说完,顺手拍了拍左柔的胸口:“柔姐姐,是不是呀?”

  这宋北云的专属行为其实还不能让左柔多暴躁,但郡主这不知从哪里学会了还用了出来,这可就让左柔暴躁的像刚吞了三根辣椒的狗似的,跳起脚来跟郡主理论了起来。

  阿俏这时将烤好的竹签肉端了过来,先放到了宋北云面前:“烤好了,吃些。”

  “谢谢阿俏。”宋北云在阿俏弯腰时,突然凑上去在她脸上亲了一下:“还是我家阿俏乖。”

  “死东西……”阿俏羞答答的打了他一下,然后回头看了看仍然在斗嘴的左柔和郡主:“还有别人在呢。”

  宋北云也不说什么,只是拿下几根羊肉串并示意阿俏把剩下的肉串给那两个鼓噪的东西拿去,省的她们一闲下来就干些奇怪的事情。

  果然,不管是左柔还是郡主,想让她们俩凑在一起的时候消停下来,就得拿点什么塞住她们的嘴,吃上了肉串,她们也就不再争执了。

  不过郡主的胃口比较大,肉串的口味对她来说新奇又刺激,所以拉上阿俏就又去了不远处的烧烤架子边,说是要自己烤来吃吃。

  而左柔倒是不那么饿,她就坐到了宋北云身边,开始喋喋不休的哔哔郡主,说她就仗着那个地方大老是说些阴阳话,还说她根本就是个浪荡货,在人前一副样子在人后一副样子。

  宋北云静静的看着水里的倒影,默默的叹了一口气:“郡主,我可没说你坏话啊。”

  左柔一回头,赫然发现郡主叉着腰站在那里,面带寒霜。

  她嘿嘿一笑,赶紧起身:“烤肉去咯……”

  郡主气呼呼的想要上去跟她理论,但刚走两步,突然转身坐在了左柔刚才的位置上,笑盈盈的蹲在宋北云身边:“好哥哥呀。”

  “郡主……别这么叫,太甜,顶不住。”

  “不,我偏要这么叫,好哥哥好哥哥好哥哥!”

  总体说来郡主的孩子气要比左柔更浓一些,但要说甜的话,郡主的甜度绝对是四个以上的加号,左柔虽然名字里有个甜,但真的一点甜味都没有。

  “好哥哥,下次你打算什么时候见色起意呀?”郡主一条胳膊撑在宋北云的腿上:“说来我听听吧。”

  宋北云有些肝颤,其实他能把左柔算得死死的,但他真的算不准这个反复无常的郡主,这个女孩子就有点……有点神奇,根本不知道那一副面孔才是真正的她。

  见他不说话,郡主嘻嘻一笑:“让我猜猜哦,你是在帮着柔姐姐让她嫁不出去对吧?“

  宋北云微微侧过头看了她一眼,但仍然没说话,而郡主倒是一点都不急:“我可是熟读兵法的,你现在使的应该是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你在操练柔姐姐让她成个大家闺秀,然后表面上亲近那王家小废物,然后再想办法从中作梗。”

  宋北云眉头一皱,刚要说话,郡主却用一根手指竖在了他的嘴唇上:“好哥哥让我猜完嘛,至于怎么作梗……我想应就是泼上污水,但以你的身份怕是够不着王家废物,我想你应该是将左芳算计进去了。”

  这一会儿的功夫,宋北云越听越是心惊,他眉头皱起来看着郡主,就算鱼儿咬钩都没有动弹。

  “好玩呢。”郡主起身:“我也要玩。”

  “你可别胡说,没有的事。”

  “是或者不是,好哥哥心里有数。”郡主再次压在宋北云的背上:“我帮你便是了。”

  “大概不需要。”

  “好哥哥恐怕也没想过能不能成功吧?毕竟王家的势力摆在那,若是普通的污名其实也奈何不得他。”郡主轻笑一声,凑到了宋北云的耳边:“若是他轻薄郡主呢?”

  宋北云一听,突然直起了身子:“你……”

  “若是我没猜错,你将此事分了上下两段,上段是你去做,下段是左芳来干。那么为何不将此事分成三段?由本郡主来收尾?”

  他回头看着近在咫尺的郡主的脸,突然感觉这个十六岁千娇百媚的小妖精清澈的眼神后头,居然真的是藏着大恶魔啊。

  轻薄郡主……天下就这么一个成年的郡主了,而且是大宋最后的脊梁的福王殿下的女儿。这别说是王皇后了,哪怕是赵性本人来了都保不住他这个小舅子!

  狠!真的狠!甚至朝廷里还会以此为题,大做文章,趁机打击王家外戚一脉。

  政治斗争是绝对残忍的,说不定真的可能因为郡主的参与,王家就此没了都不是没可能。

  “你图什么?”

  “我?”郡主用牙齿轻轻咬了一下宋北云的耳朵:“图个乐子。”

  “那对你有什么好处?”宋北云眉头紧锁:“你这风险也太大了,稍微不留神你就完了。”

  “好处?”郡主沉吟片刻之后笑了起来:“那到时好哥哥便再来一次见色起意吧。上次之后,妹妹这心里就有些痒痒的。若是成了,妹妹许你得寸进尺一些。之后再有好玩的事,事成之后,你便可以再进一步,以此类推,直到妹妹给你生个娃娃出来。”

  宋北云连连用咳嗽掩盖住尴尬,而郡主却是不依不饶:“不过好哥哥你也小心哦,若是有一日我觉得你无趣了,我可是会反咬你一口的,到时看看我能不能撕你一块皮肉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