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2、4月27日 晴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070 2020.03.24 23:31

  晚宴之后,金家。

  金家少爷活了20年,今天是第一次看到全家老小如此如丧考妣的样子,他很慌。

  “父亲,我们家与那徐家、涂家可不一样,他们就是那无本的买卖,我们这可都是真金白银要投进去的呀。这一开口就是四五百万贯,往重了说就是要让我们死。”

  金家的长子,也就是金少爷的父亲咬牙切齿的跟正位上的一个老者说着话,而其他金家的嫡子庶子们都低着头,没人胆敢插嘴。

  他们真的是急了,这点是不作假的,金家的主业是织造、锻造,大多都是跟朝廷合作挂钩的,兵甲冲车之类,那总体来说就是个实业资本家,有钱归有钱,大多都是不动产,四五百万贯已经是现有几乎六七成的流动资金了。

  这跟徐家、涂家的买卖不是一回事,真不是一回事。徐家的漕运、马帮玩的是物流交通,涂家的粮食、盐土那也是国有资产转手交易从中转手赚一些差价,三家都跟朝廷有关系,可偏偏另外两家都不是实业是特么的服务业。

  这事一出,金家简直就是遭了重创,虽说直接被弄死那也不可能,毕竟三家里最雄厚的就是金家,又是兵部罩着的大家族了。可要说不伤筋动骨那绝对不可能,为了能让给朝廷打造兵器工坊不停工,就一定得变卖一些其余的资产来填这个窟窿。

  这简直就是生生割下了一块肉啊,而且还是不打招呼直接刮。

  “大哥,不光是徐家、涂家,就连官家都捐了银子,若是我们就这么袖手旁观,怕是……”金家老二长叹一声:“爹爹,你说该如何是好啊。”

  谁说不是呢,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现在事情明摆着呢,朝廷也好、天下的百姓也好都睁着眼睛看着呢,谁人不知三个富庶大家中金家为首,他们别说不捐,就是捐少了都能召来全天下的唾弃,这泱泱之水岂是他们这个依附在朝廷大树上的小浮萍能扛得住的?

  “捐。”金家老太爷拿起盖碗用力一扣:“捐便是了!砸锅卖铁的捐!”

  “捐……捐多少?”金家长子颤抖着声音问道:“父亲,您三思啊。”

  “三思?”老太爷冷哼一声:“等过了这个三,你们一个个都得人头落地。当今天子生性多疑,你若不捐?你不捐岂不是要谋反?你不捐给这里的黎民百姓,你是想打算捐给十八路反王不成?“

  老太爷的一番话让堂上的人都战战兢兢的起来,想到当今圣上往日所作所为,别说什么一品二品的大员了,他的皇叔、皇伯伯都快被他给杀了个干净,更何况一个不起眼的金家?

  这金家本就是他一手扶持起来的,不听话的金家他大可以扔了去嘛,到时什么张王李赵家,谁来不行?

  “你们可得给我记好了,这天下是赵家的天下。”老太爷用力的跺了跺乌木的手杖:“这赵家人便是天下的主子,让你生你便生,让你死你便死。钱没了可以再挣,人没了可就什么都没了。捐!乖孙儿。”

  金家少爷立刻站起身:“爷爷。”

  “明日你便过去,瑞宝公主不是想给灾民弄个家吗?行,我金家定然鼎力,两百万贯的现钱、一百万贯的粮食再加城外的地、城中的三个仓、两艘货船,全给她!”

  “爷爷……那都快千万贯了。”

  “两百万贯现钱、一百万贯粮食、城外土地近三百万贯、四个大仓加两艘货船,折钱银七百四十一万两千贯。”金家老三默默的念叨着,他声音里带着哭腔:“爹爹,那可是我们家多半数家产……”

  “要钱要命!”老太爷恨铁不成钢的一跺脚,厉声道:“老三,去将地契取来,明日让乖孙儿带去!”

  整个金家一个个坐在那默默垂泪,三代人的经营,仿佛一夜之间就回去了二十多年前,合辙这近三十年都他娘的给这姓赵的打了白工。

  说不委屈那是骗人,可这种委屈他们能开口?自然是不能的,唯一能干的就是打落了牙往肚里吞,散尽家财保个子孙绵延吧,还能如何?更何况这还有个好名声当添头。

  当然,今天晚上金家人是别想睡了,毕竟到了今天这一步,不管是不是赵家给他们敲铃,他们都得提起十二分的小心,彻查账目是必须,之后还得把全家的产业给清点一遍。

  整个金家大宅当真是鸡飞狗跳,一夜之间不少平日养尊处优的人都熬白了头。

  而此刻,在春意盎然的院子里,瑞宝公主和徐立正在听着宋北云讲述未来他们之间应该怎么操作。

  “人人都觉得这钱是脏东西、坏东西,可是这钱才是真正的好东西,无外乎就是看你赚钱、花钱有没有良心。”宋北云说道:“既然承诺要公示,那就定然要公示,明日看看金家如何表态,再细细规划。”

  他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抹了一把嘴:“我了解了一下,灾民近五十万。想要完全吃下,不可能,但若是分流一批倒也不错。”

  瑞宝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宋北云,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甚至于她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总是在看他时眼睛会亮晶晶的,许是这个人身上有太多让自己看不透的东西了吧。这短短几日,瑞宝公主敢发誓这几日她接触的事,可要比以往十余年的事都要刺激都要有趣,而这里头都有这个坏坏的死东西搀和在里头。

  “分流?如何分流?”瑞宝追问道:“返回原籍?”

  “这些人不光是有灾民,还有从北方不愿从金从辽的流民,你让他们如何回去?”宋北云轻轻弹了一下瑞宝的脑门:“这种话切记不可再说一句,若是外人听见了,你要吃非议。”

  “知道了啦……”瑞宝娇滴滴的应了一声。

  真的,徐立都看傻了,他在知道身边这个女子是大宋最为尊贵的几个女人之一时,他其实是有些害怕的,但这一晚上交谈下来却发现……罢了,非礼勿视。

  “分流很简单,从这些捐款中取出一部分,放到江西道去,徐家在那有农场、有工坊,将这些地方规模扩大一番,将流民安置过去。而这扩大的规模,就算是由这个基金入了股,届时再去你哥哥那忽悠点钱来,算皇家入骨,一股分三,岁末分红。”宋北云解释道:“徐立那边没问题吧?”

  “你若是没问题,我自然没问题。”徐立摇头道:“你就叫声徐兄吧……”

  “皇家参股?”公主皱起眉头:“为何呀?”

  “为何为何,你就知道为何。”宋北云刮了她鼻子一下:“你是十万个为什么吗?”

  “嘻嘻……人家不懂嘛。”

  左柔在旁边干呕了一声,金铃儿眼睛一横,目露凶光。

  宋北云笑道:“江南西道徐家、公主基金会一年盈利千万贯,一毛钱都没皇帝的事,换成是你,你高兴不高兴?”

  “自然不高兴!”金铃儿冷不丁的弹了起来,胸前弹了几弹:“不光不高兴,还想杀你们个人头滚滚!”

  “那不就是了。”宋北云摊开手:“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得让你哥吃吃甜头,钱赚不完的。”

  “对喔……”金铃儿托着腮看着宋北云:“还是你聪明。”

  “别捧我。”宋北云继续说道:“分流从明日开始报名,公主殿下声望水涨船高,你去昭告流民,徐立则写封信回去把这边的事说清楚,让徐家做好准备,这件事要在夏日来临之前完成,要快!天气炎热,流民聚集,不出瘟疫都说不过去了。至于那些不愿意分流的流民,就在这边给他们划出一块地方,暂且就叫……移民城吧。里头的几个区域,我都跟你们说清楚了对吧,房子他们自己盖,一个工时给多少钱,到时公主殿下要细细算好。种地的他们自己种,种子田地都给他们准备好,种什么都行,地不是他们的也不收税,产出的粮食也不是他们的,但同样根据工时发钱。”

  “为何……”公主自己都有些尴尬了,她觉得自己把这辈子的“为何”都给问出去了,自诩聪明的她,显然感觉自己好没用。

  “明日给你细细解释,这一块复杂的很。”宋北云看了看头顶的月亮,又看了一眼巧云:“时候不早了,你们都散了吧。”

  “不嘛……”瑞宝公主撒娇道:“我还想听你说话。”

  宋北云嘿了一嗓子,指着自己的屋:“等会挤挤?我给你讲一晚上?”

  瑞宝快速眨了眨眼睛,伸了个懒腰:“今日是夜,打道回府。”

  “到这个你就怂了。”宋北云调侃了一句:“巧云姐姐,你可得亲自看着她们两个入睡哦。”

  巧云听到这话哪里还能不知道这个坏人什么意思,她早已是满脸绯红,只是天色暗淡看不出来罢了,回答的声音也是细弱蚊蝇:“知道了……”

  “好了好了,倦了。”左柔打着哈欠:“我懒得动了,我今日跟俏俏睡。”

  “福王殿下连夜过来打断你的狗腿。”宋北云恶狠狠的说:“你不想活没关系,别连累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