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8、4月26日 晴 东风夜放花千树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060 2020.03.22 23:10

  金陵城皇宫内,文德殿中。

  年轻的保庆帝正坐在案台边批注公文,他的面前则是当朝中书门下平章事赵朗。

  “赵卿,今日见你几次欲言又止是为何事啊?”赵性轻轻抬头看了一眼面前执宰朝堂的赵朗又继续低下了头:“是不是福王又上书哭穷了?这计可是你定下的,你也得给我把这皇叔给顶回去,否则我定让你好瞧。”

  赵朗向前一步,拱手道:“方才庐州监军八百里加急,说……说……”

  “说什么?”赵性这才放下手中的笔,皱起眉问道:“别吞吞吐吐的。”

  “说瑞宝郡主办了个募捐大会,以为国分忧之名向百姓募金。”

  这个问题极敏感,赵性的眼睛噌的就瞪得老大,稍微缓了缓思绪,皱眉道:“募金?”

  “回官家,是募金。快马来前,已募集钱粮折四百四十万贯,其中江西南道徐家一家便纳金三百万贯。”赵朗深吸一口气:“监军道若是等庐州金家过去之后,今日一日就可募金千万贯。”

  赵性倒吸一口凉气,他靠在椅子上久久不能平静:“这……我大宋这一年赋税不过一万万,他一日就募集千万?皇叔要反?”

  赵朗面露苦笑:“监军道……福王不管,这钱粮都归郡主管辖,郡主还出了一篇告万民书,请官家过目。”

  赵性听闻此言长长出了一口气,拿起那篇告万民书端详起来,看完之后他的眉头逐渐舒展了开来,最后甚至笑了出来:“这个妹妹呀……这不胡来吗?”

  “官家,如今事已至此,我们可如何是好?”

  赵性仰起头想了想:“赵卿,若以你的才智,你打算如何?”

  赵朗沉思片刻:“臣倒是细细考量了一番,若福王殿下不经手这钱粮,倒也是个办法,若是封堵恐给官家落个坏名声。郡主一贯胡闹,但这次倒也是忧国家之优了,再加上这万民之意不可逆,所以此事不但不可禁,反而朝廷要大加赞赏。”

  “嗯,有理。”赵性眯起眼睛:“这几大富户是该出出血了。赵卿,你且说下去。”

  赵朗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可若是如此多的钱银是由郡主那口子出去,百姓只会念着郡主、念着福王殿下,这对陛下可不是好事。”

  赵性轻轻点头,这天大的功德若是全都做到了福王头上,那作为一个皇帝来说,就算福王一点反心都没有,他这个皇帝恐怕也得夜不能寐。可现在的难题就摆出来了,既不能禁,好事又不能落在福王头上,这其中的周旋可是得费上一点脑子的。

  “官家,不如……”赵朗沉声道:“下一道旨意,于天黑之前快马送往庐州府,郑重其事一些。郡主不是要镌刻碑文吗?那官家就赏赐上好的碑石,每一块碑石下都盖上官家的金印。届时黎民百姓一见碑文就如同沐浴圣恩,多年之后任谁都记得这是陛下的宽容大量。”

  “妙啊!”赵性一拍手,不过随后他沉思片刻:“可若是光几块碑石,这就显得皇家太小气了,王伴伴。”

  “老奴在……”旁边一个太监垂手而立来到赵性面前。

  “内库中还有多少钱银?”

  “折一千六百四十二万贯。”

  “去,起圣旨,朕不光赐他们碑文,还念及百姓之苦,以朕之名捐个五百万贯,不过你也得丑话说在前头,若是让朕发现有人贪腐,定不饶。”

  “官家,臣倒是还有个好主意。”赵朗在旁边补充道:“郡主年幼,倒不如宫中派几个人助她一臂之力,若是有异动也好时刻报与官家。”

  “不必了,我这个妹子受不得一丁点委屈,若是让她以为我信不过她,她定要来撒泼打滚。监军就足矣,不过跟她说清楚,这花销的明细单子都得给我拿上一份来,我倒要看看她能将这一大笔钱银花在哪里。”

  赵朗还心有不甘,他十分想安插几个心腹过去,但说到底……人家才是一家人,赵性已经说了这种话,他也就不好干那扫兴的事了。

  “对了,赐瑞宝郡主翡翠腰带,改郡主为公主。”赵性继续说道:“郡主到底是不够格了。”

  “官家……使不得……官家!”赵朗毛孔都炸了:“这不合规矩啊。”

  “怎么?”赵性脸色顿时就变了:“你的意思是瑞宝不够格当这个公主?”

  “不是……臣以为……”

  “行了,数十万灾民呢,你若是能跟瑞宝一样帮我把事给办了,我也封你个公主当当。”

  赵朗脸色发绿,拱手垂头:“官家……”

  “好啦,就是说笑罢了。王伴伴都听清了?”

  旁边的太监应道:“老奴都明白了。”

  赵性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对赵朗说:“既然如此,你便将全部灾民迁到庐州去吧,有了钱也是好办事了。”

  “会乱……”赵朗嘀咕道:“庐州会乱啊。”

  “那就是你的事的了。”赵性笑得很渗人:“赵卿,朕是信你的。”

  “官家……那可是四十余万灾民啊!”

  “怎么?你是打算让他们生生饿死还是等着他们揭竿而起?我倒要看看皇叔能不能吃下这些人嘛。”赵性仍然笑盈盈的:“看看我这个文武双全的皇叔何时来求我嘛。”

  “是,官家。我这就去办。”

  很快,圣旨便起草好了,通过了三省之后,一匹快马便带着这张圣旨飞驰向庐州府而去。

  而与此同时,宋北云正坐在自家的竹床上吃面,面前的躺椅上是打着赤脚斜躺着睡午觉左柔,在前方的小凳上坐着正在绣花的巧云。

  “你别折腾小姐了……她一昼夜来回金陵庐州,累得很。”

  巧云看宋北云想要去挠左柔的脚心,连忙阻止道:“你就别使坏了。”

  “那我现在就想使坏呀,俏俏又去帮金铃儿入账了,除了这个搓衣板可就剩下巧云姐你了,你看……是不是趁着没人,巧云姐让我坏一坏呀?”

  “没个正经。”巧云白了他一眼:“少轻薄我。”

  “那可不行,我都说了以后要娶你的。我跟我自家没过门的娘子说些贴心的话儿怎就是轻薄了?”

  巧云被他说的羞愧难当,甚至都不敢抬头,但却还是悄悄的从小凳上坐到了竹床上。

  宋北云自然是不客气,身子一歪就枕在了巧云的腿上,脸冲着她的小腹深深的吸了口气:“巧云姐身上香香的。”

  “不许……”巧云红着脸打了他一下,然后强装镇定的说道:“你这法子真能惩治金家?”

  “金家算什么东西。”宋北云伸出手环抱住巧云的腰:“这还是第一刀,后面的戏还多着呢。”

  巧云想推开他的手,却发现自己的身子都快软了,只能娇滴滴的说:“好弟弟,松手吧……”

  “那可不行。”

  宋北云继续把脸往巧云的小腹上压了压,一说话那口中的热气就透过衣服传到了她的肌肤上,弄得她整个人都酥软的很。

  “你就知欺负我。”巧云话虽是这么说,但却还是用一只手轻轻揉着宋北云的后脑勺:“是因为我好欺负是吧?”

  “巧云姐,你知道啊,那些个男孩子见了喜欢的女子时,大多都是要欺负一下的,捏捏脸拽拽头发之类,因为喜欢嘛。”

  巧云噗嗤一声乐了出来:“哪有这般的喜欢。你说,今日能有多少钱银?”

  “谁知道呢,但我敢肯定,勉强能让那些饥民过个冬,不过若是赵性心胸狭窄一点,可能就还得费点心思了。”

  “啊?你……怎可直呼官家名讳。”

  “他是你的官家,在我眼里他就是个屁啊。”宋北云坐起身,将巧云反抱在怀里:“虽然我也没想过造反,但要让我对他敬畏有加,基本上不可能,除非他能叫我一声爹。”

  巧云被这家伙给气笑,伸出手捏着这个死家伙的嘴:“在我面前说说便可,在外头可千万别给我乱嚼舌头。”

  “知道啦,娘子。”

  “去去去去,乱喊。”巧云嘴上这么说,但笑容却灿烂的跟花儿一样:“臭弟弟。”

  正说话间,她突然按住了宋北云的手:“不许!”

  “好姐姐,就便宜我一次嘛,你都不知道你去江西那些日子我有多想你。”

  “真的?”巧云面带疑惑:“你不是有俏俏么?”

  “如果俏俏出门,我也想她的,少谁都想。”

  “一天天就知道甜言蜜语的,坏人一个。”话是什么说,但她还是松开了手,让宋北云绕过衣角滑了进去并轻轻咬了咬嘴唇,小声如梦呓般的说道:“轻些……”

  可大概就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吧,就在巧云眼神都开始迷离而宋北云也打算再过份一点时,他的门突然被砰砰砰的敲响了。

  意乱情迷的巧云立刻惊醒了过来,赶紧将宋北云的手拿了出来,涨红着脸起身,一边整理衣裳一边往门口走去:“来了,莫敲了。”

  开门之后,发现是俏俏气喘吁吁的回来了,她满脸焦急的说道:“不好了不好了,出大事了。”

  这一嗓子让宋北云直起了身子:“出什么事了?”

  “那头约了人,要打起来了。”

  ----------

  明天开始再次两更……爱你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