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8、4月3日,清明时节雨纷纷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071 2020.02.27 22:33

  午后方为晴好,黄昏便是细雨,这春里的日头,容不得几分放肆便羞答答的躲了起来。

  左柔半倚在雕花床边,郡主则坐在她对面,两人正对峙着,但谁也不肯退让半步,这样已经有一个多时辰了。

  “我就陪你耗着。姐姐,我这秉性你是知道的,若是今个儿你不给我个交代,我便是不回庐州也在所不惜。”

  左柔轻笑:“我这秉性你也是知道的,非我所愿之事,便是杀了我也绝不回头。”

  “那咱们就耗着。”

  说完,郡主起身开始脱衣,迅速的把自己脱得只剩个亵衣,然后连滚带爬的就钻进了左柔的被窝。

  “你给我起来。”

  “我不。”郡主开始在被子上嗅了起来:“咿?怎的没有男人的味道?你们……玩得如此放纵?都喜欢在院子中吗?”

  “一派胡言!”左柔哼了一声:“你走不走?不走我可叫你皇帝哥哥过来逮你了。”

  “逮我?你那相公可是我皇帝哥哥的妻弟,不治你个不贞之罪就算好了,到时拿去跟那野男人一起泡猪笼。”郡主轻笑起来,笑声清脆如银铃:“若是不怕,你告状去便是了。”

  左柔真的拿这个滚刀肉没有办法,她在人前那可是冷艳的很,可偏偏左柔最是知道这小畜生原本的德行,从小到大她跟左柔在一个地方长大,当年福王镇守边疆,定国公那时候还是定远候,身为福王福将,他们自幼便是发小,而左柔的娘亲走的也早,所以她从小就是在福王府里长大,平日里就是和这郡主一起为非作歹的,没少惹出祸端,最后怕的一件事就是将先皇玉玺偷出来玩,这哪怕是亲王都得是砍头的罪过,可先皇生生把这两个小东西给保了下来。

  两人之后虽然聚少离多,但自小的关系摆在那,所以根本就不存在见外这一说,左柔最烦瑞宝这人的一个毛病就是抢东西,越是亲近的人越是如此,从小开始但凡左柔只要有什么喜爱之物,郡主一定会抢,哪怕有一个一样的她都不乐意,非得抢来才算好。

  反正就感觉她不从左柔那边抢点什么来,人生就不完满似的,极招人厌。

  而看郡主现在这个架势,怕是她又打算抢了,这次她大概瞄上了左柔的宋北云。

  如果宋北云是个正常人,左柔引荐就引荐了,自己的好友当个郡主驸马也不是什么坏事。可偏偏宋北云是个孽畜,要是郡主以对其他男人那性子来对宋北云,他当时就能炸出来,说不准真会想些什么阴损的招将瑞宝给卖去窑子里。

  到时……诛九族啊!

  所以左柔咬死不能让这两人相识,否则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毕竟是吧,瑞宝不是什么贤良淑德的女子,宋北云也不是什么温良恭俭的男子。

  这样的两人,不能见不能见啊……

  “行,那就耗着。”

  “去,给本郡主弄些吃的来。”郡主在床上将亵衣也脱了下来,身上只剩一件粉丝绸细绣缠枝莲的肚兜:“我有些饿了。”

  “自己去,我说了厨房还有些潲水!”

  “好姐姐……人家饿嘛。”

  最烦这种撒娇的了,万般不耐之下,左柔还是让婢女弄了些吃食进来,郡主也不顾形象,爬到床边就这么吃了起来。

  左柔坐在一旁看着郡主那身材,赫然发现她似乎真的比前两年大了许多许多,而自己……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发现就自己这水准,大概也就相当于瑞宝这孽障十一二岁时的水准,难怪宋北语那畜生对她这一对东西念念不忘。

  “呸……都不是好人。”

  左柔低声骂了一声,却不巧被郡主给听了去,她抬头看了看左柔:“姐姐在那里骂谁呢?莫不是骂我吧?”

  “就是骂你。”左柔伸手戳了一下郡主:“长着下流东西勾搭男人,肮脏!”

  瑞宝听完,一点都不觉得羞,直立起身子,来回晃了起来:“姐姐你看呀,当时你我说好一起长,你怎的就半道不长了呢?”

  “你……闭嘴!”

  左柔恶狠狠的啐了一口,但瑞宝却得寸进尺的用双手聚在一起,显得更加高耸。

  而就在左柔被恶狠狠的羞辱时,外头突然传来婢女的声音:“宋官人,你不能……”

  还没等她阻止,闺房的门已经被一脚踢开了,宋北云带着蓑衣出现在这里:“快给我弄些吃……哇……”

  他的眼神立刻被瑞宝给吸引了过去,情不自禁的哇了出声,而瑞宝和左柔坐在那里都呆滞了,接着瑞宝尖叫一声躲到了左柔身后,而左柔也是张开手如同护崽子的老母鸡似的护着瑞宝。

  “滚出去!”左柔变得凶狠起来。

  “好好好……”

  宋北云知道这个点不是下流的时候,虽然刚才全看那个地方去了没有看清楚床上到底是谁,但就他的记忆检索来看,这个大宋啊能有这个尺寸的年轻女孩子,只有瑞宝一人。

  而之所以说是年轻女子,因为这东西抗拒不得地心引力的,过了二十五必然往下耷拉,哪里会那么饱满。

  他被婢女拖走,屋子里就剩下了左柔和正在急匆匆穿衣服的瑞宝,左柔无奈的看着她,而瑞宝噘着嘴,眼泪花在眼眶里打转。

  “让你浪!”左柔帮她系好衣裳:“这下好了,你那骚贱的样子被人全看了去。”

  “姐姐也没说你那野男人也突然过来啊……”

  “我也不知道他会来!”左柔说完,突然意识到不对:“什么野男人,你莫要给我乱说话,那真只是好友。”

  “好友……呵呵。”郡主都被气笑了:“好友会这大晚上的闯入你闺房?你可莫诓我了。”

  看到郡主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左柔叹气道:“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可不要难为他,他也是无心的。”

  “我……哼!”瑞宝侧过脸:“气死我了。”

  而宋北云此刻蹲在厨房里,旁边则是一个漂亮的婢女正在给他盛汤,他一边吃饭一边对那婢女问道:“巧云,你怎么没告诉我郡主在这里?”

  “我还没来得及说……你就闯进来了。”那个叫巧云的婢女噘着嘴端着汤放在宋北云面前,然后用修长的手指戳了戳他的脑袋:“你呀,可有麻烦了。”

  “要不我现在跑?”

  “你还想跑呢,今日你若是不说个所以然,郡主能把你剥皮抽筋,连小姐都护不住你。郡主那金枝玉叶的身子是随便能看的?”

  宋北云往门口吐了一块骨头渣子:“娘嘞,我进来的时候也没见护卫,鬼知道郡主在这啊!”

  “郡主跟小姐自小一起长大,两人如胶似漆的,且这又是天子脚下,而且我们姐妹几个都是从小习武陪伴小姐的,等闲三五个汉子都近不得身,那些个护卫都不够我一人打的,还要他们有何用?”

  宋北云一惊:“你也没跟我说过你武艺高强啊……”

  “你也没问过啊,况且之前小姐才吩咐的说她身份暴露于你了,让我们也不用刻意隐瞒了。”

  说着,巧云取来一张小凳子放在宋北云屁股后面,自己则站在他身后为他按摩肩膀:“等会儿,你嘴巴甜一些,可莫要胡七八糟的说,郡主得哄的。”

  “知道啦,巧云姐姐。”宋北云一只手端着碗,一只手探入怀里掏出一个小小的瓷瓶子:“来,巧云姐姐,这个给你。”

  巧云接过那瓶子,打开之后立刻就有一股异香传来:“呀!好香!”

  “嘿嘿,之前我说过不是,这要是成功了,第一个就送你。”宋北云嘿嘿一乐:“喜欢啊?”

  “喜欢喜欢,甚是喜欢。”巧云将小瓷瓶小心翼翼的塞到怀中:“你这个死家伙总是有办法讨人喜欢。说起来,若是这个拿去卖,这金陵城的女子怕不是都要疯了?”

  “用这些东西赚钱,失了身份。”宋北云撇撇嘴:“只送不卖,这金陵城可没人比巧云姐姐你更配得上这个了,其他人都没那命去用。你可省着点啊,这东西萃取麻烦,两三百斤的花瓣才弄了不到一两的精油,工艺复杂到打脑壳,就这一两精油,你拿出去卖能卖上万贯。”

  “少说这些话,我不过就是个婢子,下人罢了。”巧云说的时候,有些黯然神伤,轻轻给宋北云整理着头上被雨打湿的头发:“到时候也就是小姐的陪嫁丫鬟,要一并嫁入王家的。”

  “你要不想嫁,我就能让你不嫁过去。”

  “那小姐呢?”

  “她……我可没办法。”宋北云摇头道:“她那是政治联姻,不一样的。”

  巧云摇头:“那可不成,罢了……你快些吃,吃了快去给郡主赔个不是。”

  “好嘞。”

  看着宋北云三两口吃完放下碗离开,巧云一边收拾一边叹气,然后不自觉的将那小瓶子香水给取了出来,放在鼻子下嗅了嗅,是她曾经提过一次的最爱的茉莉味,而这只是她去年七月无意中提过的一句。但却让他记到现在,而且他从来没把自己当成个下人,想到这里巧云的泪花子都出来了。

  但到底自己是个下人,命不由人,所以也只能暗戳戳的伤心一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