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9、4月8日,莫问苍生问星辰(感谢鱼鱼大佬的盟主)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019 2020.03.04 22:18

  宋北云起了个大早,坐在牛车上晃晃悠悠的往金陵城咣过去,七十里的路倒是不远,一两个时辰也就到了,算算时间早上十一点左右就能到了,毕竟不是山路,官道的路况还是不错的。

  他手上拿着本书,是他自己收集资料弄的唐宋劝世文章合辑,这些文章能够流传千年,其实是非常值得一读的,闲来无事读读书倒也是个不错的消遣,更何况要想给玉生当审题人,自己首先得精通这些玩意不是。

  他又不是什么刻录机复读机,虽然老早就跟着老疯子学过一大堆东西,可到底是好记性比不过烂笔头,温故而知新的道理他还是明白的。

  其中他最爱的便是吕蒙正的《劝世文》,那他曾经在听相声时听过的文章,他一直觉得不错,翻来覆去的倒也是能背下了,来到这里之后本来想去拜访一下吕蒙正,毕竟本来的吕蒙正明年就要驾鹤西去了。

  可是多方打听之后才知道,这吕蒙正因为这四十年来的风云变化,早已经不是那个太子太师了,早早的就因为国家软弱而郁郁而终,这篇堪称奇文的《破窑赋》自然也是没能流传下来。

  这一来二去,这文章倒是成了宋北云所写,但他打心底不想让太多人看见,因为有些剽窃可以剽,有些却沾染不得,后来他亲自去给吕蒙正祭扫过,在他的坟前将这篇文章给烧了,唯一的底稿就在他手中拿着的这本书中,而在作者署名那一栏也清清楚楚的写上了吕蒙正著。

  “北云啊,你可得好好的读书,小莲庄若是能出个状元,老汉我也好跟人说道说道。”

  赶牛车拉草料进城的张老汉絮叨着对宋北云说着,他家的儿子孙子都是些不争气的东西,儿子早年跟着一帮和尚鬼混,人到中年还是个破落户,孙子十六七岁却是个莽撞人,书么不读书,架么没少打,最后到底是因为失手打死了人,落得个斩立决。

  老汉每每看到宋北云都会语重心长的跟他说多读书,少出去鬼混,省得落得铁牛一般的下场。

  宋北云从来也不多说什么,毕竟人家这可是正儿八经死了孙子的老头,能说这些话大概就是睹物思人了。

  “好叻,张家爷爷。”宋北云在草料上翻了个身子:“张家爷爷,你说这大宋还能撑多久?”

  “老汉不知道,老汉只图个寿终正寝,平头百姓的不想那些,就图个平平安安、丰衣足食。”

  “嗯。”

  是啊,天下的百姓大抵是一样的,他们大多不聪明也没什么豪情,要的只是个宁为太平犬的安逸,所以这就得国家强大,若是国将不国,那人也便称不上人了。

  看看古往今来,天灾人祸之年,那本大过天的人命变得贱如草时,通常就是一个王朝兴衰更迭之时,而细细想来的话,其实并不是人命贱如草让国家覆灭,而是国家没那能耐再让人命大过天了。

  “诶……”宋北云长叹一声:“张家爷爷,你说该怎么办啊。”

  “能咋个办,有本事就去当皇帝,差一点就去当个大官。等我见了阎罗王,就问问他我下辈子能不能当个皇帝,这皇帝家的草席子恐怕都是最好的茅草吧。”

  “是金丝编的呢。”宋北云笑着应了一句。

  “那可真是了不得。”

  跟老头子逗了逗闷子,再看会儿书,金陵城也就到了,宋北云下了车,径直去了左柔的家里。

  这刚一进门,就看到巧云坐在院子里,手上在纳着鞋底,听到动静巧云抬起头看到是宋北云后,她轻轻叹了口气:“你可来了。”

  “巧云姐姐想我了?”宋北云走进门,顺便在院子里摘下一朵花儿插在巧云的鬓角上:“这鞋底子可是我的尺寸啊,我可先谢谢巧云姐啦。”

  “你这皮猴子。”巧云掐了掐宋北云的脸:“快去看看小姐吧,她……”

  “她又怎么了?怎的这么多事?”

  “这次可不怪小姐。”巧云推着宋北云的后背:“你可快去吧,别个劝都没用,就只有你了。小姐一整日一口吃的都没吃。”

  “哦?”

  宋北云将信将疑的来到左柔的房门口,也许是里头听到了脚步声,立刻大喊了起来:“你们都走!我不吃东西!都走!”

  宋北云回头看了一眼巧云,巧云立刻转身离开。而宋北云轻笑一声,一脚踹开门走了进去。

  这一进去,就看左柔穿着个肚兜趴在床上,面前摆着一盒糕点,满满一盒糕点已经所剩无几。

  “呀!”

  左柔弹了起来:“你怎的也不招呼一声就闯进来?”

  他懒得废话,就这么大喇喇的往凳子上一坐:“就你那身无二两肉的,你撩开我也只以为是两颗铆钉镶在上头,谁乐意看呢。”

  “混账东西,我也是有一些的。”左柔翻了个白眼,甚至想要拉开肚兜:“你来,我给你看。”

  “不看,脏眼睛。”

  “是啊是啊。”左柔撅起嘴:“你看瑞宝时可是眼睛都没眨一下。”

  宋北云哈哈一笑:“你也不看看自己,怎么就能跟瑞宝相比?人家那尺寸,你这尺寸。”

  一听这话,左柔就像是被按下了重启键似的,她愣愣的坐在那,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委屈了起来。

  “你又干什么?”

  左柔没回答,只是眼泪立刻就涌出来了,滴滴答答的落在身下的被子上,她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絮絮叨叨的说着:“是啊,我就是比不过瑞宝,什么都比不过她。”

  宋北云愣了片刻,凑上前:“我看!我看还不行么!”

  “滚!”

  左柔骂完之后,却突然哭着伸出手抱住了宋北云的脖子,哭得极委屈,而宋北云差点被她当场处决……

  “喘不过气了!”

  好不容易掰开左柔的手,宋北云蹲在她面前上下打量着她,然后用手抹掉她脸上的眼泪:“你这是怎么了?”

  左柔就坐在那把昨天受的委屈全告诉了宋北云,然后还说了些气话,之后就是绝大部分少女都会有的喋喋不休。

  “我才知道你居然也是个少女呢。”

  宋北云坐在床边:“你先把衣服穿好,我老想抠你肚脐眼。”

  “下做东西!”

  “这跟你走过路边的花花草草就顺手摘片叶子一样,就是想抠。行了,不讨论这些屁话了。”

  宋北云用袖子在她脸上混乱抹了几把,左柔也下意识的扬起脸让他擦,等擦完之后,他用两根手指勾住了左柔的鼻子……

  “你有病啊!”左柔一把手扇掉了他的狗爪子。

  宋北云嘿嘿一笑,重新坐在凳子上看着左柔穿衣服:“你就那么不想嫁?”

  “不嫁,死都不嫁。”

  “那真的非嫁不可呢?”

  “鹤顶红安排。”

  宋北云眉头轻轻皱起,左柔这个人虽然神经兮兮的,但真的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人,鹤顶红说安排那就安排的,不管是给自己还是给王家公子安排,她这辈子都完了。

  “能拖多久?”

  “什么?”

  “问你能拖最长多久不嫁过去。”

  左柔上下打量着宋北云:“你要干什么?你还想斗得过王家?”

  “你管我那多。”宋北云不耐烦的说道:“问你什么你老实答就行了,非要问问问,告诉你了你就能懂不成?”

  “哼……”左柔气哼哼的说道:“婚期是大年初八。”

  “还会选好日子呢。”宋北云点头道:“我知道了。”

  “你想怎么样?你可不要乱来,王家势力大的很,你这破泥腿子会死的。”

  “干你屁事。”宋北云像摸狗一样揉着左柔的脑袋:“快起来,找你有事。”

  “哦……”

  左柔听话的从床上下来,两人刚要出门时,她突然拽住了宋北云:“我问你,是不是瑞宝哪里都比我好?”

  这就是女人虚假的友谊啊,当着面姐姐妹妹的喊着,背后却问第三方这种问题,一点都不像男人那么豪爽,茅厕里比了长短,当时就见了高低。

  “怎么说呢,论智慧、论家事、论才干,你真的是一样都比不过他,更别提比身材了。”宋北云在左柔的胸口拍了拍:“你看,都快拍出熟西瓜的动静了。”

  “你哪怕是摸摸我也就不在意了,你这个拍,我是真的想打你。”

  左柔护住自己的胸口,咬牙切齿的说:“你这人,怎的就如此欠揍?”

  “但是呢。”宋北云双手揉着她的脸:“我不太喜欢跟郡主玩,如果她跟你一起掉进水里,我肯定救你。”

  左柔瞬间就兴高采烈了起来,跟着宋北云蹦蹦跳跳的就出了大门,等到了门口,她突然拽住了宋北云,眉头紧蹙的。

  “又干什么啊你?”

  左柔沉思片刻,仰起小脸对他说到:“你说的不对,瑞宝掉水里根本沉不下去!她胸前那两块肉生生能就像两个充气的羊尿泡!”

  “你这人……”宋北云摇头叹气:“是是是,你说是羊尿泡就羊尿泡吧,至少你的腰和屁股是不错的,顶好的。”

  左柔眼睛亮了起来:“真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