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78、5月4日 雨 寒月上营门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371 2020.03.29 22:40

  “还有此事?”

  杨延昭坐在长凳上,腿上的伤因即将来的阴雨而复发,疼得连行走都不便利,但听到儿子的话之后,他抬起头沉思道:“公主殿下可是亲口许诺?”

  “那是自然。”杨文广得意的说道:“说让咱们明个儿点上弟兄们,随去画上名字。”

  杨延昭到底是经历过杨家辉煌的人,他坐在那也不过多言语,只是反问道:“你可知家中弟兄大多并无一技之长,公主殿下点了他们,往后该如何?”

  “我说了,但殿下说只管叫来便可,其余之事明日面谈。”

  “还有这种事。”杨延昭再三重复了几句:“明日我随你一同去。”

  “父亲,你这腿脚不便,倒是不必麻烦。你还信不过我么,这都是小事,大不了就不干了呗。”杨文广笑嘻嘻的说道:“行啦,父亲你好生在家养着,家中大小事有我呢。等我将饭菜给您热热就去将弟兄们召集起来。”

  杨延昭还想说些什么,但想来却也是没什么太多意义,不管是什么事,孩子也该到自己独当一面的时候了。

  “那你便去吧。”

  杨文广高高兴兴的应下了,但杨延昭却是根本不明白这里头的意思,毕竟谁都知道那些个泼皮都是无用之人,干些脏事还行,可……

  “罢了罢了。”

  杨延昭默默感叹一声,看着儿子神气活现的背影,他恍惚间想到了过去的自己,曾几何时他也似这般鲜衣怒马、红口白牙、欢沁跳脱,可一转眼却已是风烛残年,就如这大宋江山一般。

  第二天一早,杨文广起了个大早,冒着细密的小雨便出了门,唤上几个弟兄挨家挨户的去将那些个赖床的懒狗给拽了起来,逼迫他们洗漱再穿上像样的衣裳。

  “都可到了?”

  “回少当家,弟兄们都到了。”一个泼皮走上前说道:“少当家,真能让公主给我们落一个差事?”

  “看你们的了。”杨文广笑了笑,然后大声喊道:“都给精神点!等会子见了公主谁要是还这鬼样子,误了兄弟们的前程,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泼皮们昨天得到消息之后,其实也多少是有些高兴的,毕竟这事要能成,自己好歹也是吃公家饭的人了,到时候四里八乡谁不得高看一眼?这一问起来,说自己个儿在公主手底下当差,脸上都有光。

  一千多个泼皮浩浩荡荡的跟着杨文广来到昨日的大仓前头,这一路上官差都差些被吓坏了,直到听说是公主殿下请的人,他们才是松了口气,可路上的百姓倒都是一个一个的如临大敌。

  “这怕是捅了耗子窝了,这么多泼皮呢。”路边的小厮打趣道:“今日怕是热闹了。”

  “可莫要胡言乱语……”旁边一个年纪大点的同伴连忙拽了拽他:“这帮人可惹不得。”

  就这么一群一眼看上去就不像好东西的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大仓前头,杨文广也没通报,就这么冒着雨站在前头等着,而身后的泼皮也都不敢多言语,纷纷跟着他站在那候着。

  门口的工人见状连忙跑进去敲开了宋北云的门,急匆匆的说道:“管事的,不好了。”

  正因为上早班睡眼迷离的宋北云看到他的匆忙,不紧不慢的问道:“什么东西就不好了,死了爹还是没了娘?看把你急的。”

  “不是,管事的……外头来了一众泼皮,也不说话就站在那。”

  “哦?”

  宋北云听完,顿时清醒了过来,一拍脑袋:“还挺守时。”

  说着,他拽起旁边的油纸伞就走了出去,刚出门没多久,正巧看到那一千多人呈队的站在那里,排头的就是杨文广,这小子浑身上下都已湿透,但站在雨中连动都不动弹一下,他身后那些个泼皮比他那自然是差远了,但却也能勉强做到令行禁止。

  “文广啊。”宋北云将伞扔给旁边的人:“这下雨怎么也来啊,昨天忘记跟你说了,下雨就晚点,没事的。“

  杨文广气势十足喊道:“行军打仗,片刻耽误不得,莫说是下雨,便是下刀子那也是要来!”

  宋北云也跟他一起淋着雨,围着这帮泼皮转了一圈,这些人说白了就是一帮流氓,换句话说杨文广就是个小流氓头子,在宋北云观察他们的时候,这帮人也同样用桀骜不驯的眼神打量着他,有几个甚至还不服气的偷偷用挑衅似的眼神看着宋北云。

  看到这帮人的德行,宋北云哈哈一笑:“好好好,这就是我要找的人!”

  说完,他回头拍了拍杨文广的肩膀:“文广,我这就让人去让他们登入名册,你跟我来一下。”

  杨文广点头,然后回头将宋北云的命令吩咐了下去,还凶神恶煞的喊道:“都给我老实点!听见没有?”

  很快,一众泼皮都被人领去登记,而杨文广则跟着宋北云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中,进去之后宋北云递给他一条毛巾:“擦擦。”

  杨文广表情古怪的看着宋北云,擦掉脸上的水之后,他稍稍和宋北云拉远了一些距离:“管事的……我没有龙阳之好。”

  “?”

  宋北云的眼睛里升起了大大的问号,然后突然反应过来,暴怒的骂道:“你放你娘的屁,老子对你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就好……那就好……”杨文广长出一口气:“我真不好那一口。”

  “我也是。”宋北云很认真的说道:“握草……你不会以为我让你来是为了那个什么你吧?”

  “多少……”杨文广深吸一口气:“多少是有些怕的。”

  懒得去理解这人的脑回路,宋北云坐在椅子上看着杨文广:“你手底下这些人,平日一个月能有多少收入?”

  “多则两三贯,少则……”

  看到他吞吞吐吐的样子,宋北云笑道:“颗粒无收是吧?”

  “嗯,但他们都是好二郎,就是这世道……”

  “行了,从正道上都赚不到钱的人,算什么好儿郎。”宋北云靠着椅子拿出一个算盘噼啪的打了起来:“按你这一千五百人算,每人每月三贯收入,一共为四千五百贯,等会你走时我写张条子你去账房支四千五百二十贯,从今日开始,你们都算是公主的人了。”

  “可是……没有那么多人,实则只有一千四百三十余人。”

  “我懒得算,至于多少人是你说的算,怎么分也是你说的算。”宋北云翘着二郎腿:“你们今日拿了钱就先回去,吃吃喝喝都行,明日起你每日带人过来点卯,辰时到岗培训,酉时下班回家。这七天的时间,你们日日得来培训,我每日上午会把今日的培训目标告诉你,下午的时候你负责验收,第二日辰时汇报与我,七日之后就是你们全体上岗的时间。若是做不下来,可别怪公主罚你。”

  虽然杨文广不知道这培训是个什么玩意,但到底其中是有个训字的,想来就如军营中那操练一般。

  “这个你今天拿回去,熟读下来。”宋北云从抽屉里掏出一个小册子扔到杨文广面前:“这是你一个人的规章制度,拿去背熟。若是同意,明早过来签契约。”

  “只我一人签?”

  “那是自然,我请的是你,你的兄弟是跟着你的,他们又不是我的人。但这丑话说在前头,你若是管辖不力,他们犯了事,倒霉的可是你。我这么说,你可明白?”

  杨文广轻轻点头,然后抱拳说道:“替我谢过公主殿下!”

  “行了,我还有些事要办,你去账房支钱银吧。”宋北云将一个印有公主印信的凭证递给杨文广:“记住,这叫支票。在这里,想支取钱银,就得先报备,报备之后公主批准了,你才能凭这个去支钱,否则你一个子儿都拿不到。”

  “明白了。”

  很快,被从房间里轰出来的杨文广美滋滋的从账房中取到了四千多贯钱,等他拿到钱之后,那帮泼皮也差不多登记出来了,他振臂一呼:“弟兄们,来我这里取钱。”

  泼皮们一听有钱拿,立刻冲了过来,乱七八糟的将杨文广给围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他用力一拍箱子:“混账东西!谁让你们围上来的?还有没有规矩了?”

  少当家就是少当家嘛,脾气是要认的,泼皮们很快自觉的在杨文广面前排起了队。

  在这种有序的状态下,杨文广不停的将大钱发到每个人的手中,每发一个都会说上一句:“这是这个月的月钱,明日辰时来此点卯。”

  一千多人都领到了钱,杨文广一挥手:“今日不早了,且散了,你们既拿了钱,若是明日看不着你们,可别怪我不给弟兄留情面。”

  正在这时,宋北云办完事夹着他的公文包从房间里走出来,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杨文广,然后像个乡村干部似的低着头举着伞离开了这里。

  而杨文广显然没看到他,只是弯着腰将箱子里剩下的钱摊在桌子上:“这些钱先放我这,以后这谁家婚丧嫁娶、头疼脑热都可从我这支些钱银,父亲说过你们跟了杨家,自然就不能让你们吃亏。”

  下头的泼皮都在那呼喊着少当家仁义,而宋北云此刻回头看了一眼,顺手牵着来接他的俏俏:“杨门虎将果然都是人才。”

  “我也姓杨呢。”俏俏笑盈盈的说道:“怎得没见你夸我。”

  “我俏俏还用夸?那可是天下间最好的姑娘了。”宋北云笑着摸了摸俏俏的头:“对了,让你做的衣裳做好了没?”

  “好了。”俏俏点头道:“方才便交于了工坊,今日为止已从流民中招了五百个会针线活的女工安置在二号仓中,因为样式简单,他们今日就能赶出两千套。”

  “行。”宋北云点了点头。

  可当他刚要走时,迎头一个人举着伞带着笑容来到了他面前并站定说道:“宋才子,你可让我好找呀。”

  宋北云上下打量着这人,脸上转瞬就露出了笑容:“这不是北坡先生嘛,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

  骚瑞骚瑞,昨天看错了,不是强推是“获得起点客户端-免费页-历史专场栏目推荐”。哈哈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