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9、4月4日,拂提杨柳醉春烟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011 2020.02.27 23:43

  之前已经见过郡主两次了,每一次她都以高傲冷峻的姿态伫立在那里,高高在上的。

  而这次……当然,也是高高在上了,宋北云没见过那么高的,至少在来这个时代之后没见过。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两人在第四次见面时,彼此都有些尴尬,虽然她没有发难,但却也没有给宋北云好脸色。

  “你这大晚上来做什么?”

  “我给你和巧云姐送东西啊。”宋北云拿出另外一个瓷瓶:“上次不是让你给我做那个比较密封的煅烧器么,我想着就别浪费,先想办法试着用另外一种方法来蒸馏,去年从你这弄回去的花,我泡了一年,终于把里头的精油给分离出来了。阿俏一瓶、红姨一瓶、你一瓶、巧云姐一瓶,阿俏和红姨的还没来得及给,这要是让她们知道我不读书偷着弄这个,我怕是要被打死的。”

  “我瞧瞧。”左柔接过瓷瓶,然后回头看了一眼瑞宝:“这是瑞宝郡主,你已经认识了吧……”

  瑞宝听到这,脑袋一偏,双手紧紧护在胸前。而宋北云起身朝她拱拱手:“郡主好……”

  “哼……”郡主又把头甩到了另外一边。

  而此刻左柔拔出了瓶子的塞子,接着一股幽幽的香气弥漫了出来,这是明显是一种复合香型,左柔做药材生意,多少能嗅出一些,但也只是闻到了檀木香、果香和夜来香的香味,闻得让人宁心静气,心绪安稳。

  “你说你睡不好,这个效果特别好,每天睡前你就拿出来闻个几息,保证管用。”

  左柔歪着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你冒着雨来这里,就是为了这个?”

  “不然呢?不然我有病啊,爱慕你那平平的胸口吗?”

  左柔刚准备感动呢,一听这孽畜的话,当时扬起脚丫子就是一脚:“郡主在呢!混账东西!”

  而郡主并没在意他们在说些什么混账话,只是趁着左柔跟宋北云说话时,夺过了那个瓷瓶子,放在鼻子下头深吸了一口,接着她突然就感觉到了一种微醺的醉意,头晕晕的但不难受,身子不自觉的也歪倒了下去,躺在那急促的呼吸着。

  随着呼吸渐渐平稳,那种曼妙的微醺感更加具体了,她的眼睛不自觉的就闭上了,沉重的睡意满满的袭来,她甚至连刚才那满肚子的怨气都消散了,只剩下困倦,身子也逐渐的放松了下来,护着胸口的手也摊开到了两边,没几秒钟就呼吸匀称,表情安详的睡了过去……

  左柔和宋北云都盯着她,左柔满脸不解。

  “你给她下了蒙汗药?”

  左柔的脸色有些发白:“你要死啊你!你这么想摸吗?不就是两坨肉?我给你些羊肉,你回去摸个够不行?”

  宋北云:“???”

  不过很快,他反应了过来,他捏着气呼呼的左柔的鼻子来回甩了甩:“你是个憨批吗?这本身就是药油,你刚才没看到她怎么吸的么?那恨不得吸死过去,她本来就不耐受,这么突然来了一发,谁顶得住,你吸你也睡。”

  “真的?”左柔拿起那个小瓷瓶,难以置信的看着宋北云:“莫不是骗我。”

  “啊别……”

  还没等宋北云拦下,她已经冲着瓶口饱饱的吸了一口,大概十五秒之后,她眼神就迷离了,接着打了个哈欠,顺便还白了宋北云一眼,嘴里呢喃的骂道:“混账东……”

  “西”都没出来,她就一头栽倒,跟郡主睡了个肩并肩。

  “憨批。”

  宋北云骂完起身走到门口:“巧云姐姐……”

  很快巧云走了进来,看着已经睡得开始有喊声的两个千金,她诧异的看了一眼宋北云,然后压低声音说:“你……对郡主小姐做了什么?”

  宋北云无奈的解释了一番,而巧云将信将疑的拿起自己的那瓶:“我这瓶也一样?”

  “不一样。”宋北云摇头道:“茉莉油是催情的。”

  一听这两个字,巧云的脸腾的就红了,她恶狠狠的看了宋北云一眼,但她这个姿态怎么看都是一副撒娇的样子,倒是有些可爱。

  “你呀你呀。”巧云红着脸把那瓶精油塞回怀里:“整日就是想些不堪的东西,你有这聪明才智好好读书不好吗?”

  宋北云觉得冤枉的很,他苦笑道:“它除了催情还能让脑垂体分泌内啡肽,产生愉悦的情绪。睡前不能用,但如果在心情低落时候闻一闻,真的很有用的。你本身就喜欢茉莉味道,加上又总是郁郁寡欢的,我才给你弄的,怎么就是不堪了呢?”

  虽然巧云听不懂什么脑垂体、内啡肽,但是却能听懂心情愉悦,她有些愧疚的踮起脚揉了揉宋北云的头发:“好啦,不委屈了,是姐姐误会你了。”

  “但是它催情效果真的很棒。”

  “你……”巧云哭笑不得的僵在了那里:“真是如小姐说的那样,你就是个小混蛋。”

  “先不说这个了,这两个东西怎么办?”宋北云指着床上那两个:“睡得跟死狗一样。”

  “你可是第一个敢说郡主像死狗的人。”巧云摇头道:“你先去休息吧,这里我来照料。”

  “那麻烦巧云姐姐了。”

  宋北云说完就要离开,巧云很快追了出来:“你要去哪?”

  “跑路啊!我得连夜回去,不然明个儿一早阿俏要是见不到我,她真拿棍子打我。”

  “打打也好,你这猴子般的家伙,就该有人收拾收拾。”巧云走回自己的房间,取出一方围巾替宋北云围在脖子上:“这夜里春寒料峭的,你路上省得着凉。”

  宋北云拿起围巾嗅了一下:“哇,真香啊,是巧云姐姐身上的香呢。”

  “去去去,少说些下流话,路上泥泞,你小心一些。”

  “知道啦。”

  巧云将宋北云送到门口,看着他渐渐消失在春夜的雨中之后,多少有些感伤,她真的喜欢这个坏家伙到骨子里了,可惜……自己真的没法子去选的,而且他这种人便是小姐口里说的金鳞,自己这等身份是配不上的。

  不过想到那个坏家伙的诸般种种,巧云却忍不住的满怀欣喜。他虽然总是说些让人羞的下作话,但干的全是让人暖的贴心事,思来想去那般的下流话却都成了甜滋滋的东西,想到都会忍不住笑出声来。

  过了一个时辰,两个千金小姐总算被伺候好了,看着并肩而睡的两个美人儿,巧云只是轻笑一声,眼里又是关切又是羡慕,她觉得若是自己也是这样的上等人,说不准真的可以去大胆的告诉那个臭弟弟自己对他的喜爱,哪怕放下一切去私奔,她都毫不在意。

  她轻轻关上门,自己回到房间,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她试着像郡主那样给自己点了绛唇,抹了胭脂。

  “还是个美人儿呢。”她笑了一声,然后连忙抹掉脸上的东西,自言自语道:“该睡了……”

  一夜寂静,只有小楼夜雨声,窸窸窣窣正好入眠。

  第二日一早,左柔从床上起来,伸了个懒腰,她靠在床头深吸一口气,感觉整个人都是轻松的,她从来潮之后便再没睡过一个好觉,早起时都觉得昏昏沉沉的,而今日她仿佛焕然一新,整个人神清气爽,恍惚如再造。

  “这家伙……真的神奇啊。”左柔赶紧起床将床头柜子上的精油藏了起来,藏完之后还回头看了一眼郡主,生怕被她给瞧见了。

  “巧云姐。”

  她呼唤一声,巧云很快推门而入,看见她之后,轻笑道:“小姐,睡得可还好?”

  “那个死东西呢?”

  “昨个儿连夜就走了。”巧云压低声音,生怕惊醒郡主:“说是若是不回去,被俏俏发现是会挨打的。”

  “哈哈哈……”左柔拍着手:“打好打好,我恨不得他被打断一条腿。”

  说完之后,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仰起头看着巧云:“巧云姐,他没有轻薄郡主吧……”

  “没有,他不是那种人。”

  “难讲喔。”左柔摇头指着郡主被子下那高耸耸的东西:“你是没见他看到这东西时候那眼睛都直了,那副死样子,我恨不得一拳擂爆他的项上狗头。”

  巧云掩嘴轻笑:“小姐,我有句话得跟你说说了,到底是男女有别,你跟他有时……太过亲密了。”

  “没事,我没把他当男人。”

  “小姐!”巧云摇头道:“少男少女之间本就是这样,他若是不喜欢小姐,便不会连夜为小姐送香,若是小姐不喜欢他,也自然不会许他在闺房中来去自如。这种事,旁观者清的。”

  左柔皱着眉头想了想,然后断然摇头:“不可能,断无可能!别说了别说了,可恶心到我了。”

  巧云看到她的态度,无奈的摇头,作为已经二十岁的巧云,她到底是要比小小姐成熟一些的,她知道总有一天小姐会为今日种种受尽折磨。但自己的身份摆在这,不好再多说些什么了,只好轻声说道:“小姐,该起来洗漱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