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感谢信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1564 2020.03.02 17:27

  我的朋友们:

  展信佳。

  第一次用这么正式的方式来写一封给你们的感谢信,希望大家不会感觉尴尬。

  我其实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即使是我写的书让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个欢快的充满欢欣的人,但实际上我真正是一个阴沉而不善交际的人,就如我几乎不肯张嘴求人一样,也绝难说出“感谢”二字。

  但昨天真正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只是轻描淡写的求了一下票,粉丝直接从80升到了快8000,这是绝对出乎意料的,也是让我难以平静,在此我要对所有默默支持的我朋友说一句谢谢。

  从08年开始写东西到现在,刚好一轮年华,我相信不少人是跟我一同成长起来的,也许那时还是个十七八岁的、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和黄毛丫头,但现在大概也都跟我一样,成了个不惑之年或即将不惑的“中年人”了吧。

  就我们到了父辈曾经经历过的年龄之后,我相信绝大部分人已经或者早已经对这个世界进行了妥协。当然,这是说得好听一点,说的不好听的就是屈服。就像我一样,多少年的不温不火逐渐成为了一种常态,甚至连抗争一下的心情都在慢慢消失,凭着一丁点单纯的求生欲在挣扎着。

  但……总觉得少了点什么,就像我好像忘了曾经我到底是个怎样顽劣不堪的孩子,也忘了自己曾经到底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变成了一个顶着大肚腩,整日陪着笑脸、嘻嘻哈哈的油腻的中年人。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相信这也不是你们想要的生活。但没有办法,人活着本身就是一种惩罚,工作也好、生活也好,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

  18年的时候,我因为一场病去动了个手术,从手术台下来之后,我就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到底要不要继续过这种让我不喜欢甚至是绝望的生活,经过了整整一年的考虑,我选择从一个不错的铁饭碗单位离开,我干我想干的事、去当那个我想成为的人。

  这是破釜沉舟也是自斩退路,如果要问我是什么心情,我其实本身是很愉快的,但成年人不管做出什么选择,都必须要承担它带来的后果,这种后果是什么,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成为一个全职的写手之后,我不止一次的问自己,我到底是为了什么。钱?当然,这没什么好否认的,钱是成年人世界维持尊严的最后一条打底裤,谁会嫌弃这个呢。那除了钱呢?我想大概就是为了我从小以来一直拥有的一个想法,单纯想成为这样的人。

  我其实是个舞台上唱戏的,把人家的故事唱给你们听,好或者不好,轮不到我来说,但至少我喜欢唱这出戏,哪怕底下一个观众都没有,我也会把这场戏唱下去,更何况你们还在。

  其实要问有没有想过离开,其实也是有的,但去年有一个读者找上我,说他的生活太难了,难到想离开这个世界,我不敢说什么我只是告诉他,大家都很难,请勉为其难的活下去。之后他说,他只有在看我的书的时候,心情才能够稍微好一些,我除了感谢也再说不出什么了,毕竟我自己也是个失败的人,特别特别失败,可以说是一无所有的失败。

  之后我没有再见过他,也不知道他是不是还好,但从那时候开始,我就知道其实我并不是一无是处,至少我还能让人开心起来。那么既然是这样,我当然想试试看,究竟我能不能好好的去让更多人开心起来,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实现价值的最好的方式了,在基本的生活之外,这大概就是我最大的追求了。

  昨天看到大家给我留言和勉励,我也不矫情的说自己红了眼眶什么的,但震撼是真正的,那种完全超过预期数倍数十倍的震撼,让我知道其实我并不孤单。

  你们可能觉得那些大神动辄十几万几十万的人支持,是一件很简单的事,但实际上这真的不简单,因为大家可能都体验过那种求人办事的艰辛,让一个素未谋面的人去消耗他的资源,这真的是一件难如登天的事。

  我相信你们愿意去帮我,其实是已经认可我了,而有这么多人认可的我,其实没理由再去矫情。

  好了……感谢的话就不多说了,昨天又多了一个盟主,我得去疯狂码字了。谢谢大家能浪费宝贵的时间来看这封因为心情起伏而支离破碎的信。

  最后,祝你们好,顺便别忘了你们曾经是怎样的孩子,也别忘了想成为怎样的人。

  此致

  敬礼

  伴读小牧童

   2020年3月2日17:24:40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