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宋北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2、3月29日,四菜一汤

宋北云 伴读小牧童 3234 2020.02.22 18:20

  门被推开,一名二十五六模样的男子走了进来,手中拿着一摞账本,面色严肃的看着宋北云。

  “若不是我让小厮知会我,怕是你吃完便又会拍拍屁股走人吧。”

  “门关上。”宋北云夹了一筷子菜:“我今个就是过来寻你的。”

  “呵,算你还有些担待。”男子坐在宋北云对面:“你为何不喝那可乐?”

  那男子身材修长,跟宋北云一般高,这样的身材在这个时代是很少见的,浑身上下穿着白衣,扎眼的很。

  “可乐……这玩意也能叫可乐,糊弄那帮不懂的人还行。”宋北云把一壶还挂着冰霜的“可乐”捏在手中:“不过就是冷泡的绿茶加酸加薄荷、干草再多加些糖,最后上桌前放些碱面。”

  “嘿,你还别说,就你这碱面他人就捉摸不透,咱家的炊饼包子都是一等一的好,靠的就是这碱面。”

  诶……不就是小苏打嘛,这玩意简单。可是这玩意喝起来跟可乐真的不是一个东西,顶多算是个起泡苏打水,但这个时代的人那里喝过这种高浓缩的绿茶饮料呢,可不就提神醒脑呗。

  不过这玩意道理简单,但就是这个配比可是宋北云折腾很久很久才弄出来的,虽然弄不出耐酸焦糖这种高档东西,但让这玩意的口味上吸引人的根本还是甜味和刺激的口感。还有一点就是茶叶、薄荷的榨取技术,这个可能就是宋北云的专享技能了。

  而对面这个年轻人么,是他的合作伙伴,同时也是南昌府首富的儿子,一个不折不扣的富二代,但这个富二代是有点东西的,他不堪父亲的威逼,孑然一身跑来南京城,跟宋北云一起从路边摊一点点弄到现在的大酒楼,前后可是用了四五年的时间,而且他是为数不多一直在努力理解和学习宋北云理念的人之一。

  “这期的盈利是十七万三千五百五十二贯,你占四成,便是六万九千四百二十一贯,你是要本票还是要银子。”

  “捐了。”

  宋北云夹起一块松子鱼放进嘴里:“全捐了,在北郊开个孤儿院,这两年天灾人祸不断,孤儿院开起来,之后再从北云基金里拿出五万贯,去江西开垦一片农场,你家的势力在那边,地方不难,这五万贯是用来安置那些流离失所的流民用的,一千人左右半年左右可以撑得下去吧?”

  “若是你能将你说的那化肥弄出来,半年后也便有了收成,可以自给自足。”

  “徐立啊。”

  “你又不叫我字号。”年轻人不满的说道:“我可是比你大上好些呢。”

  “你不也叫我宋北云么?”

  “可你也得有个字号啊!”

  宋北云摆手:“大丈夫不在乎这个。”

  “行吧,算是我上辈子亏欠了你。”徐立叹气道:“说吧,又有何事?”

  “我账目上还有多少钱?”

  “五十万贯左右。”

  宋北云略微计算了一下:“这些钱全部投到江西道,农场可以多建些起来,鸡鸭牛鹅羊狗猪,都养起来。猪要阉,这个非常要紧,猪要阉。”

  “知道了知道了。”徐立点头道:“你不说我也明白,之前我们养的那两头,阉了的那个已经近两百斤,而那未阉的只有不到一百斤。”

  “嗯。”宋北云点头:“那就没什么事了。”

  徐立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来也奇怪,你明明已经可以名动天下,为何还要如此藏隐于市?这不合常理。”

  “然后呢?跟这个大时代去抗衡?去反了这片天?怕不是要尸骨无存哟。”宋北云摇头道:“我们只是在时代下面苟活着的小东西,翻不起波浪的。”

  “这便是你常说的不可救药的时代?”徐立笑道:“可即便如此,你不还是在拼力救着这不可救药的时代吗?又是孤儿院、又是农场,你若是真的爱财,几十万贯够你三生三世了。”

  宋北云摇头道:“不提这些了,我这次过来跟你打听三个人。”

  “你说。”徐立点点头:“这南京城还没谁比我认得的人多。”

  “第一个是庐州福王、第二个是金陵定国公、第三个是山东王家。”

  徐立沉默片刻:“你想知道什么?”

  “知道你知道的。”

  徐立皱着眉头吃了几口菜,开始给宋北云娓娓道来。

  “这福王是开国之君的孙子,先皇的儿子,跟那短命的赵巍是亲兄弟,跟保庆帝是亲叔侄。年轻时号称天地通才,能领兵打仗、能舞文弄墨,对异族之战未尝一败,却从未参与过内斗。所以他号称是我大宋的福将,世袭福王,众王之中威望第一。”徐立说完之后,沉思片刻继续说道:“如今庐州的兵权就在福王手中。”

  “这么说,福王就是镇守边疆的第一道防线咯。”

  “那是自然,他手中手刃过草原四部族首领、金国一位太子两位王、辽国南院大王也是死在他手中,这位可是个战功赫赫的大将,有他镇守庐州府,他国进犯时是要忌讳几分的。”

  宋北云默默点头,看来那个郡主能够那么猖狂不是没有道理的,庐州的实际掌控者根本不是刺史而是福王,朝廷明着降了庐州的格局,成为了刺史州。但实际上,让一位最信得过的亲王掌权,而且据说这位亲王是可以自由来回封地与都城之间的,这已经超过了一般亲王的待遇,而从庐州的军备和人员来看,它显然是顶级节度州的配置,之所以降州格,应该是不想看到争权的事发生,将一个州所有的权利都锁死在福王身上。

  “至于定国公,此人也是一名老将了,他是太子太保,生有一子一女,但儿女都不省心,他那儿子是南京城里顶级的纨绔,人憎鬼厌的。而定国公本人倒是刚直不阿,统领禁卫拱卫京师。先帝时就称定国公若万岁,举国无疆。所以定国公又被称为万岁公,是唯一一个不忌讳万岁之名的国公,是为定国安邦。”

  这个信息还是不准,从宋北云接触到的小公爷来看,那小子绝对不是什么纨绔子弟,怕都是装出来糊弄别人的。这一家子恐怕是不简单的,而且还私藏了一个有资格继承皇位的小东西在自己那。

  换句话说,这定国公跟福王很像,但跟福王不同的是定国公很有可能是保国不保皇的那个类型,他不在意谁在皇位上,只要大宋还是那个大宋就行。

  “山东王家呢?”

  说到这个的时候,徐立露出不屑的表情,他轻笑两声,喝了口酒:“破落户罢了。”

  “怎么?”

  “你可知这文圣公为何叫文圣公?”

  “嗯,据说是孔家一脉最后只剩了个女流,嫁了王家,生了个儿子改姓的孔,但却不被承认,朝廷顾忌颜面,就没再用衍圣公而封了个文圣公。”

  “对,天下再无衍圣公,只剩个文圣公,而且王家毫无骨气可言,辽国占了山东,他们分了两家,为的是什么?不就是辽国皇帝承认给他们王家封个衍圣公么。这可好了,这边一个文圣公、那边一个衍圣公,互相之间职责对方是假的,这不是闹了个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么?明明两个都是假的。”

  宋北云也笑了出声,他靠在椅子上,摇头喝了口小酒:“那之后呢?”

  “之后?破落户归破落户,但到底是山东王家,能耐还是有些的,先是将家里的女儿嫁给了还是世子的保庆帝,也就是现在的王皇后。之后又想与福王结亲,却遭福王婉拒,之后便与定国公结了个亲,不过我听说定国公家的女儿正是因为此事才不再归家,抵死不从的那种。”

  “噗……”

  宋北云一口酒全喷了出来:“啥?”

  “王家是和定国公家结的亲家?”

  “嗯,正是如此。所以王家这两年也隐约成了首屈一指的世家,毕竟投资对了人出了个皇后,而且这皇后还不错,算是贤良。”

  宋北云眼珠子转了几圈:“那你可知定国公那女儿是个什么人?”

  “这倒是鲜有传闻,不过这坊间倒是有个说法,说是他家的女儿是个芳华绝代的妙人儿,冠绝金陵城,自小便聪慧过人。只是性子随了父亲,刚烈的很,不然也不会闹成如此境地,据说她以死相逼,说是只要让她嫁过去,她就死。你说……这样的女子,其实也算是个奇女子了。”

  “不光是性格随爸,胸也随。”宋北云笑着补充了一句:“那内个什么珍宝郡主呢?”

  “珍宝?珍宝郡主今年才两岁,是安王最小的女儿。”

  “嗯?我说福王的那个。”

  “那叫瑞宝郡主……”徐立咳嗽了两声:“北云啊,你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没有,就是觉得她那儿有点大,想摸摸。”

  “砍头的……”徐立面露苦笑:“玩笑话就点到即止吧,这种皇家的女子,不是我们可沾染的。”

  “你都知道是玩笑啦。”宋北云哈哈一笑:“你还是这么小心谨慎。”

  “身逢乱世啊……”徐立说完,突然拍了一下大腿:“你不说我还都给忘了,瑞宝郡主这几日就在金陵,她今日晚上就在这里包了一层,宴请南京才子,你……要来么?”

  宋北云想了想,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沾染不沾染……”

  “你倒是可以试试,瑞宝郡主虽然刁蛮,但对有才之士却是极好,你不正好要读书科考吗?说不定被她相中,可以举荐个恩科,这也省去了许多麻烦。”

  宋北云眼珠子一转:“实不相瞒啊,徐立。我跟她有点小摩擦,算了算了……”

  “你哪怕叫个徐兄也好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