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道海缘悭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八章•道意

道海缘悭 盗净天香 2389 2020.11.22 06:30

  玉心与叶雨棠此时的心情是截然不同的,他们俩看待问题的思维方式有本质的区别。叶雨棠的万象道劫虽然是破了,可界面吸力却迟迟未至,他只好和玉心通过闲聊来打发时间了。

  叶雨棠:“玉心前辈可知这星辰界内的那股吸引力是如何产生的?是不是由那星辰器灵控制?”

  玉心:“本座也觉得奇怪,按理来说你这道劫若是成功度过了的话,那界面吸力应该是随即降临的。毕竟这界面吸力并非是一种受控力。”

  叶雨棠:“那每在这星辰界内多待一日,外界时光流逝又是又是多久?”

  玉心:“这……本座倒还真不清楚。本座自打被留在这儿的那日起就从未出去过,因为这副躯体始终也只是个神道分身罢了。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你一共闯了几层才来到这儿的?”

  叶雨棠:“此间第四劫。”

  玉心:“没想到这诸界道统竟变的如此衰败不堪。告诉你一件事好了,其实在这星辰塔三千三百三十三层幻境中还留有不止一位闯塔的修士。若不是之前那小子破界成功,依本座看来你应该会直接前往三千三百层以上才对。只不过最后那三十三层中可还有被困的修士就说不准了。”

  叶雨棠:“那若是顶层有修士该怎么办?难道晚辈得等他破了界才能上去么?”

  玉心:“这点你放心,顶层没你想像中那么复杂,只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修士能到达顶层。”

  叶雨棠这时候忽然想起了星辰榜上第一名的修士云鹤。心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问问玉心,权当听故事了。正当他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一个似曾相识的声音回荡在了此界。

  “玉儿……你在这儿可还好?”

  古往今来会如此称呼妖后玉心的人只有一个,而叶雨棠此时心里也认定了自己恐怕早在孤月峰之前就和他有过交集。

  玉心:“哟,小龙人你快猜猜看这是谁来了?”

  这时候一个淡蓝色人形凝聚在了二人身前,但却根本看不清相貌。恐怕也就只有玉心能十分肯定他的身份了。

  玉心:“失礼失礼,这不是高高在上的太古匠仙、人界道巅的岚皇陛下么。小女子有失远迎,还望岚皇大人有大量莫要怪罪。”

  叶雨棠就根本看不出来这是白岚,且玉心的话里讽味颇浓,看来她心里仍然没有原谅白岚半分。

  白岚:“玉儿……”

  玉心眉头一皱,十分不耐烦的说到

  玉心:“啧,你什么毛病?!可是神仙当久了却连句人话都说不清了?本座在星辰界里是好是坏你会不清楚?有话快说!”

  白岚:“我很后悔……”

  玉心:“这不重要,我想问你个事儿。”

  玉心打断了他的话,显然她并不想听白岚接下来要说些什么。而白岚一听玉心有事要问他,语气里明显就多了几分精神。可下一秒又是满满的失望。

  白岚:“知无不言。”

  玉心:“小龙人和楚大哥还有霈兄的关系你定是了然于胸。我问你,他这万象既然破了可为何没有感受到那股界面吸引力?可是你动了什么手脚?”

  白岚:“唉……这万象又何止表象?”

  玉心:“有道理,跟你一样。”

  这时候叶雨棠可没把心思放在玉心是如何讽刺白岚上。白岚的话就好像是当头一棒将他敲醒。说白了这些幻化出来的景色再美却也只是单纯的外观不同,却没有万象该具备的灵魂。看来还是他当初想的太简单了,他虽能幻化万象,却不能赋予它们灵魂,看来此界万象仍是未破。

  白岚:“雨棠贤侄,白某与楚兄还有霈兄乃是八拜之交,本应尽力助你度过难关。但如今你在这星辰界内还有一样东西要去领悟。其实白某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帮你。”

  叶雨棠:“岚皇所指可是雨棠的情道道意?方才您说万象何止表象的时候雨棠就有所思付,只不过该如何实现却是毫无头绪。”

  白岚:“孺子可教,想必你定知晓情道领悟的关键所在。白某魂游诸界亦是想要体会其中深切。”

  就在白岚说到这儿的时候,玉心的神情看上去若有所思,之后忽然听她正声插口说到

  玉心:“既然没有外人,你回答我,当初究竟是谁能够让你不惜与楚大哥和霈兄作对也要覆灭妖界?”

  白岚:“这我不能说……”

  玉心:“好!你既然已做出了选择,又何必对我念念不忘?”

  这段道史叶雨棠倒也知道不少,妖界虽然依旧存在,可自打妖后玉心陨落之后,妖界修士便被其余诸界合力赶尽杀绝了。如今即便还有妖界修士存在,恐怕也都尽数蛰伏在妖界之内。因为诸界前往妖界的通道早就被一位修士全数封印了。而此人也正好就是叶雨棠的师傅——遁甲老祖。叶雨棠看着白岚与玉心二人不免又想起了那时候在幻境中所看到的那一幕。虽然不知其中恩怨因果,但他并不觉得白岚是一个会抛弃自己挚爱的无情之辈。他甚至能够体会到白岚的一丝丝不甘与无奈,任谁都会有些难言之隐,只不过白岚没有料到这种无奈最终会变作永别。

  起初在白岚的内心深处无时无刻都在想该要如何抓住一个机会好好向玉心解释当初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可时间过得越久他越能感觉到这已经变成一件不可能的事了。而眼下玉心问他的话正是他一直以来所盼望的,他曾经虽然是受万众瞩目的人皇,但在玉心的面前却依然表现的像个小孩子一样。他渴望这种对话,哪怕是质问,至少也能证明玉心的心里仍然还有他。

  白岚:“如何能忘?我自知负你,便无时无刻不在想如何能够回到过去那般逍遥快活的日子。宁愿虚耗这百万载春秋,只为了你有朝一日能够原谅我。”

  玉心:“那好,我可以原谅你,但以后别再来打扰我,你大可不必觉得愧疚。我也不是不懂何谓苦衷,你自然是有你的,而我同样也有我的。”

  白岚:“玉儿……我已经后悔了。”

  玉心:“在你面前的不过是个神道分身罢了,你大可不必如此对我。”

  玉心说完这话之后随手从半空摘下了一朵叶雨棠用灵气凝聚而成的花。她蹲下身子将花捧在手心里一言不发地看了很久后又继续开口说到

  玉心:“你可还记得涟莯妹妹当初那幸福快乐的模样,我以为有朝一日我也能跟她一样……只不过现在才发现,我永远都不会像她那样笑着面对死亡。”

  玉心说完这话的时候叶雨棠的心弦似被拨了一下,他看着有些失落的玉心,脑海中那一幕拔剑自刎的悲凉再次涌上心头。他发现自己能够清楚的体会到这种失望和痛苦。他走向玉心,用手指在花芯轻轻一点,那朵花马上变成了淡蓝色花瓣、雪白花蕊的模样。

  玉心:“真漂亮……但怎么少了一瓣儿?它可有名字?”

  叶雨棠:“岚心花……只不过缺的这一瓣儿,晚辈补不上…也找不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