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喋血崖州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千磨万击还坚劲

喋血崖州 弈淽若 1756 2019.02.13 04:50

  “儿啊,如若主母与老爷念及你的功劳,为你觅一段良缘,母亲此生就再无牵挂了。”慧莲师太把心底的悲愤隐藏的滴水不漏,似乎儿子撕心裂肺的哭诉她一句也没听到,只是憧憬着孩子的未来,只担心自己的孩儿孤独终老。

  “娘,儿子如今寄人篱下,身不由己,实在无心成家立室,唯恐妻儿如儿子一般一生不可自决。”慧莲师太听到儿子此番言语,不仅悲从中来,眼泪夺眶而出。

  “母亲别哭,儿子矢志为皇上收复南朝疆土,以报知遇之恩。他日儿子若成家立室,必迎回母亲,让母亲弄孙为乐,颐养天年。”皇甫慎行赶紧为母亲拭去泪痕。

  “儿啊,凡事莫勉强,母亲如今无比自在,唯独放心不下你,行事忘以母为念。”母子二人均破涕为笑,可内心都是无比悲凉。

  屋内母子情深,可屋外还站着一个连自己父母都没见过一面的可怜人,更是无比悲伤。

  在乱世中,百姓命如草芥,还有易子而食的传闻,她是女儿身,不能传宗接代,不能光耀门楣,还是个哑巴,被父母遗弃也是人之常情。

  她自始至终都认为自己是被家人遗弃,从没想过自己父母已在连年兵祸中丧生,可能下意识中她还希望某日能与自己父母重聚,毕竟自己肩膀上有块红色胎记,自己非常好认。可是,她不知道自己出生后没被父母仔细打量就被遗弃了。

  漠北,议事厅。

  “耶律济世,你妄称漠北“杀神”,东南九郡一郡不保,明明能炸毁漠兰城,居然下令燕云十六骑撤退,你什么意思?”漠北王严令斥责之余,手中茶杯朝耶律济世砸去,茶杯稀碎,伴着滚烫的茶水耶律济世左额血流如注,然而,铮铮铁汉纹丝不动。

  “来人,把这胆小鬼拖下去,重责五十,我耶律宏天没你这种孬种儿子!”话音刚落,两位壮汉已上前来架起耶律济世。

  “住手,我耶律济世不畏惧这区区五十棍,无需两位押解。受杖前,臣有话要说。”

  “大王,左贤王兵败也是不容争辩的事实,无需听他多言。”继妃高氏坐在耶律宏天右边,不停地挑拨,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漠北王大怒与继妃脱不了干系。

  “大王,左贤王兵败是事实,但是东南九郡向来由高钰成,高钰业两兄弟把守,两位将军守城不力,不顾十二位守城将领生死,苟且逃生。左贤王临危受命,无奈大势已去,损失五百铁骑,保存漠北大军实力,实属不易。”

  “不敢居功,但求大王听完罪臣所言!”耶律济世打断了石将军所言,唯恐这个莽夫在朝堂上把高氏一族得罪殆尽。

  “好,本王就听完再罚!”耶律宏天已是不耐烦。

  “大王,罪臣的确疏忽,让南朝无名小卒炸毁漠北桥,也的确召回燕云十六骑,不是罪臣心慈手软,而是觉得墨兰城炸毁着实可惜,待罪臣查清来将底细后,必定夺回漠兰铖,为大王荡平南朝。”

  “漠北桥之毁,罪臣难辞其咎,但我漠北铁骑多年未能全力以赴,南下攻掠南朝,大漠中还有漠南,漠西两族掣肘,令我军无法竭尽全力南下。罪臣有意,趁漠北桥炸毁之机,为大王攻下漠南,漠西,南朝即便想施以援手,也不可能朝夕之间重修漠北桥,待大王一统大漠之时,我漠北铁骑南下,再无后顾之忧。”耶律济世已然纹丝未动,任由左额的鲜血滴在议事厅的鹿皮垫上。

  “你说的不无道理。”耶律宏天终于不再怒目相视。

  议事厅两旁的高氏兄弟相互使眼色,种无一人上前辩驳,唯独指望坐在耶律宏天边的长姐能继续咬住不放。

  只是耶律济世的话无一破绽,再继续挑弄是非,恐惹众怒,高贤妃也不再多言,毕竟耶律宏天并没有要饶恕耶律济世的意思。

  名满大漠的左贤王,去衣受刑,高贤妃已非常满意。

  “谢大王!”说罢,耶律济世起身走出议事厅,卸去铠甲,扒下棉袍,跪于漫天飞雪的大殿外,身后毫不留情得开始杖击,每一下都撕心裂肺,耶律济世虽面目狰狞,但却不吭一声,殿外,狂风怒号,伴随着无情的杖击声,传入议事厅内每一个人的耳中。

  有人春风得意,有人担心不已,五十军棍,好久才打完,耶律济世赤膊上身,背上伤痕累累,依然坚持不需搀扶,跌跌撞撞,走回议事厅。

  再次下跪,“父王,儿臣已接受处罚,望父王,让儿臣将功补过,为父王一统大漠。”

  “好,不愧是我耶律宏天的儿子!”耶律宏天起身,下台阶扶起耶律济世,“本王准你休沐十日,十日后,在图后计!”

  “谢父王”耶律济世忍着剧痛,艰难地吐出三个字,苍白的脸颊,豆大的汗珠,无不昭示着五十军棍的厉害。

  “母亲,如果坐在父王旁的是你,儿子今天肯定不用受此奇耻大辱。”在回府的马车上耶律济世喝着烈酒,自言自语“若非有一统大漠的诱惑,只怕牢狱之灾免不了了。”说着仰天长啸,继续灌酒,以求片刻忘却身心之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