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二次元 衍生同人 从实力至上的教室开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九章降服真意

从实力至上的教室开始 霁月之庭 2109 2018.10.12 22:51

  场上,一方面绯与魔犬首领斗得难解难分,很长时间都是在我躲过你的攻击,你躲过我的攻击之间循环。

  另一方面,魔犬组成的包围圈,每个刹那都会有魔犬横飞而出,撞到后面的魔犬之后,失去动弹的能力。

  只是,没有人发现,在某个瞬间开始,飞出的魔犬不再是当即毙命,仅仅只是丧失了行动能力而已。

  从死到生,改变的不只是这些魔犬的命运,同样也有春日野悠的作战风格。

  收住了三分力,不求击杀只求减少战斗力,带来的是速度的更进一步的提升!

  如果用游戏化的方式描述的话,就是提速百分之二十!

  或许,这也是降服拍法的内核之一吧?春日野悠心中隐隐的有了这样的体悟。

  即使是邪恶阵营的武僧也不会执着于杀生。

  个人的完美境界是武僧的不变追求。而被死亡眷顾所代表的也是被生命所厌弃。

  先前他自以为是的杀生术相比于恢复原初的现在,就是一条邪道。

  或许,这也是降服拍法后来会成为锤炼自身的原因之一。与其给予世界生灵痛苦,不如让自己背负。

  说得像是善良阵营。但是,苦难与荣耀一体,这才是武僧的理解。

  只是,还是晚了!

  因为受伤的原因,状态曲线的二阶导数是负数啊!

  再这样下去,在消灭掉这些敌人之前,还是会出现先前的危机。

  春日野悠大致演算了一下,要消灭剩下的这些,他需要受伤三次。状态会进一步的下降。到那个时候,还能给绯提供多少帮助呢?

  必须改变!

  从不存在绝对的死路,而生机必然存在于那些被忽略的事物之中!

  春日野悠的目光越过周身的魔犬,尽力辨认着包围圈之外的环境状况。

  有什么可以解决眼下的危机?

  草地?不!鹅卵石?不行,来不及!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找到了!春日野悠的眼睛一亮,随即冲开了身前蓦然僵硬的魔犬。并且将它们当成了临时武器。扯着后腿,左右挥舞,将后背的袭来的魔犬扫到一边。

  他飞快的跑到了河边的树木下,手中两只骨头散架了的魔犬被他甩了出去,阻拦了一下魔犬的攻击。趁着这宝贵的时间,他伸手抄起了折断一半倒在地上的树枝。

  前端的树叶连带着柔然的细嫩枝干被他快速的撸掉,只留下一根两米多,最细处也有手臂粗细的长棍。尖端特意留着手指长短的根茬。

  一根粗糙的狼牙棒新鲜出炉!

  春日野悠处理完这一头,立刻猛地一拽,狼牙棒借着惯性横扫而出!

  “啊呜!”短促的悲鸣中,几只跑的最快的魔犬倒飞回去,滚动几下就没了声息。

  “看来有效呢。”春日野悠从没有使用兵器战斗的经验。

  值得庆幸的是,传承中对于棍类这种轻易就可以得到的武器是有着相当多的基础描述的。

  危急关头这些都被他调取了出来。

  我这算是真正的临阵磨枪吧?春日野悠心中上过这句话,不禁莞尔。

  然后,二回战!

  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回事!在战场的边缘,一个蓝色单马尾的黑披风少女紧张的咬着指甲。

  该死的,因为发现沃尔加姆的异常死亡才过来的。早知道就不设下陷阱引诱他了!

  眼睁睁的看着她的力量——沃尔加姆们一只只的被杀死,虽然她相信自己的宝贝可以赢,但是在那之后沃尔加姆族群就要宣告灭亡了!这样的话,还不如从一开始就迁移族群呢!

  不管再怎么不甘与肉疼,这个时候,她都不敢跑出去阻止。

  身为魔兽使,她虽然有着折断魔兽的角就可以控制魔兽的能力。

  但是除此之外,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少女。送上场,死路一条。

  不行,不管了!

  她咬了咬牙,悄悄地沟通起了其中她折断过角的魔犬。

  虽然这样控制魔兽对她来说消耗很大,但是她别无选择!

  躲过去了?春日野悠觉察到了奇怪的现象,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几只魔犬变得“聪明”了。明明攻击来自视线的死角,却总可以险之又险的避开,而且……动作奇怪的僵硬。

  莫非这是魔犬的特殊天赋?

  春日野悠开始是这样理解的。随着面对的敌人越来越少,他也逐渐可以抽空观察周围的环境。

  于是发现,某个地方一直躲藏着偷窥者呢……

  说到这里,他又想到了先前那只瘦弱魔犬的异常。

  如果说躲开他的攻击可以算是狗老成精,后面诱骗绯踏入陷阱,就不像是正常的动物可以做到的了。

  他起先还以为这是那条特殊的魔犬首领的智慧,可是现在似乎有了另一个解释。

  他只将这个猜想放在心底,不管是否是真相,在剪除了他的力量之前,不能够打草惊蛇。

  眼下因为得到了有效指挥的原因,魔犬的生存能力大增。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手中的狼牙棒只是一根新鲜树枝。有过伐木经验的人都知道这种树枝的韧性很差,而且很容易断裂!使用到现在,前端的尖刺一个不剩都秃了!

  十二条……这是他现在要解决掉的数目。

  先前被他击倒丧失战斗力的魔犬中,也有几个摇摇晃晃的,似乎恢复了行动能力。

  一切都在向着不好的方向发展。他下意识地看向绯。

  “呼唔……”“呼唔……”绯和魔兽首领都气喘吁吁,或许他们前半生都没有经历过像今天这样漫长的战斗。

  如果是在平时,双方在判断出对方与自己势均力敌的时候就停战了。没有一个捕猎者会冒着自己死亡的风险去狩猎另一个强大的掠食者。甚至,她们的庞大领地就杜绝了他们遭遇的可能。

  然而现在情况不同。

  绯是这座森林的外来者,要成为森林绝对的霸主,必须将魔犬首领杀死。

  同样,魔犬首领的族群,被绯和春日野悠生生杀了五分之一。如果无法解决到对方,终有一天它会自身难保,况且,它的主人也是支持的。

  绯的身上一道道血痕与原有的条纹交错,渗出的不是血液,而是如同释放着微弱白光的**一般。

  这些**快速地修复绯身上的伤口。春日野悠的视线中,绯的身体几乎都笼罩在白光中。

  他立身与于充斥着浓郁血腥味,一地浮尸的战场。在一刻不停地厮杀中,挣扎着寻找胜利的钥匙。

  到底该怎么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