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同样是哥你怎么如此优秀(十)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097 2019.12.18 22:25

  “喂?”

  刚打车回到学校,一通电话就追了过来。

  她在医院也呆了有两三天了,一身的味道,浑身不得劲。

  手里的卡还没捂热乎,那边人气喘吁吁的说了几个零散的字眼,“快来!”

  无奈,女孩又打了车。

  拉她的居然还是刚才那人。

  这个行业竞争不是挺激烈的嘛,怎么?

  “是你啊,姑娘?”

  显然,司机大哥也认出了她。

  大白牙一呲,不尽热情。

  待听见她报出的地点时,眉头皱死,从车头镜子多看了她两眼,又摇了摇头。

  脚下油门踩死,一路彪了过去。

  路越走越窄,还过了几个巷子口,最后在一个什么牛鬼蛇神的地方停了车。

  付了钱,店不远处几个流里流气,脑门带疤的壮汉冲她吹了几句口哨,模样十分嚣张和贱。

  也不知怎么想的,她脑子又抽了。

  居然回了那几人一个更响亮的,直接把带头的那人眼神吹绿了。

  嘴里骂骂咧咧道,“cao,臭娘们,带劲!”

  看那架势,还要过来弄她。

  店门突然开了。

  里面伸出了一双指甲抹红的手。

  她被拉了进去。

  差点左脚拌了右脚摔向门口。

  一抬眼。

  这竟然是家低调不已的酒吧,很有格调,蓝调,灯光偏暗,只够挨得近的人互相看清对方。

  而面对她的,是一个很有女人味儿的人,一袭贴身旗袍勾勒出良好的身段,前凸后翘的,还黑色大波浪,一直垂到腰际。

  尾梢一弹一弹的,极具风情。

  “你是唐晚宁?”那女人竟然还是性感的烟嗓。

  目光仿佛把她扒光般上下扫视着,后红唇娇笑,喃喃道,“还不错。”

  什么不错?

  她人品确实可以。

  打架,也纯靠超常发挥。

  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下意识紧握,指骨发白,整个神经绷得很紧。

  宛姨什么人,一眼就看出了这小丫头打的什么算盘。

  当她隐在暗处的保镖是摆设嘛!

  “找你来不是干架,有个人你方便领回去嘛?”

  谁?

  她好像没认识几个人吧。

  那女人把她带到了一个包间,外面的灯光已经很暗了,里面却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像个瞎子似的摸进去,门却“嘭”的一声扣上了。

  小心脏抖了三抖,嘴里念叨好几句“我是社会主义下的五好青年,爱好也是和平,鬼神莫扰”。

  “呵”地呲笑。

  白炽的光大亮,一晃一晃地在头顶灼烧着。

  待适应了眼前的光线时,沈清浅抬眸看了过去。

  桌上,地上,沙发上,目光所到之处皆狼狈破烂不堪。

  扎堆儿的绿色酒瓶子,还有各种牌子的烟混杂在一起。

  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直冲脑门传来。

  那是,谁吐了?

  黑色的沙发上,正安静窝着一个男人。

  黑色皮裤下鼓鼓囊囊的,像是有什么东西。

  那人的眼神很凶,像狼。

  一道疤,从额头的璇儿处蜿蜒向下,横贯过高挺的鼻梁骨,直逼薄唇。

  确定过眼神,是我惹不起的人。

  刚想打退堂鼓儿,那人动了一下,有个挺重的物件从男人腿上轱辘了下来,一路滚到了她的脚边。

  那是。

  熟睡中的........苏澈!

  男孩白皙的脸蛋泛红,微宽的衣领露出了几道遮也遮不住的掐痕儿,那青紫的程度足以证明行凶之人对其用的手劲有多大。

  因为吃痛,睡梦中的两道细眉还柔柔弱弱的轻皱了下。

  眼窝深陷,近身后的某种味道也大的吓人。

  “他怎么会在这里?”

  听见女人的话,沙发上的人还饶有趣味的扬了扬眉梢。

  居然不怕他?

  这女孩成年了嘛,看着小小的一只,背脊倒挺得挺直的。

  “我顺手救的。”

  男人开口就是一句,说完还有几分期待的看着她。

  我可不敢夸你,我怕你膨胀得打我。

  沈清浅矮下身子,将人扶了起来,半拖半拽的又扔到了离男人最远的一侧沙发上。

  这可是陆轩溟的宝贝儿啊。

  “我带回去?”

  小心翼翼的问。

  “不然呢?”那男人似乎是腿酸了,漫不经心的向女孩的方向挪动了几下。

  伸手勾到一个半开的烟盒,里面被造的只剩最后的一根了,沈清浅视线微偏,看见了泡在昂贵威士忌的其余几支。

  沉沉浮浮,散尽烟衣。

  打火机里的可燃液体所剩无几,打了几次都没着,男人恼火的把它拍在了桌面上。

  只吊儿郎当的叼了支烟。

  女孩动了,费劲又把上了沉睡中男孩的腰,一步一步拖向了门口。

  那道狼一般的视线也一直抓在她身后,直到门扣上。

  无意识吐了口气,抬脸却看见过路的几个服务生古古怪怪地瞧她。

  眼神说不上的埋汰。

  其中一名还小声冲一人嘟囔道,“呦,没瞧出来啊,还是双cha.头的。”

  女孩眉心一皱,语气有点冷,“会说话啊,会你多说点。”

  拉紧了苏澈,心头几把无名火火烧的她难受,无数的问题想不通。

  比如。

  为什么不打给陆轩溟,反而给了她?

  为什么出现在这种地方,又搞得这么狼狈?

  烦躁地踹了一脚旁边无辜躺尸的又一名醉鬼,沈清浅冷漠道,“好狗不挡路,让一让。”

  推开几人,二人身影消失了。

  身后几个服务生一句接一句的脏话说着,然后突然相视一笑,神情颇为猥琐。

  出了门,又是一道坎儿。

  那蹲地儿的几人原来还未离开,一个个肌肉发达,眼神暗黑的,活像多久没见过女人似的。

  确实。

  他们这条巷子很久没有这么白嫩的娘们出现过了。

  来往过路的都是男人。

  不然,他们前面的这家酒吧也不会生意这么好。

  绑在腰上的刀露了几丝锋芒,正好让女孩瞥见了,脚步退了几分。

  身上又多了个大活人,想跑路都难。

  那几人放肆笑着,步步紧逼。

  这cao/蛋的人生,真是天天都是狗血连续剧。

  “姑娘,上车。”

  耳边一声鸣笛。

  赚了她不少钱的司机,呲着大白牙从巷子口冲她大吼了一声。

  巷子又窄,那边还有墙,回声震得耳膜痛。

  但沈清浅管不了这么多了。

  假装害怕一步步后退。

  眼瞧着到了有光亮的地儿,随手抓起一把正装修用的沙子洋灰甩到那几人眼睛里。

  拔腿就跑,上了车。

  “阿拉搜,欧尼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