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太监爱作妖(五)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1678 2019.11.09 23:55

  等回到那个破庙,沈清浅侧躺在草席上就在低头冥想。

  这个地方酒楼生意颇受欢迎,但胭脂水粉就略差了些,路上来回行走的女人都着装比较朴素,少了几分美感。

  计上心头,沈清浅突然一骨碌爬了起来,佯装潇洒的拍了拍裤腿上的尘土,女人吊儿郎当的叼了根狗尾草踱步了出去。

  “尘,那人又出去了。”一个乞丐对着其中一人低声说。

  那人闻言继续着手里的动作,未曾发表意见,只是微微低垂的黑眸中一闪而过一道冷光。

  “哎呦,你这恶婆娘。”女人刚走到街上,就碰见了一男一女在吵架。

  男的耳朵被无情的揪着,一张肥嘟嘟的脸皱成了苦瓜,嘴里不停地飚着骂街的话:恶婆娘,恶婆娘.....

  “我让你出去偷腥,老娘辛辛苦苦卖肉养家,是让你给我扣屎盆子的嘛?”卖肉家的袭夫人脸色乌黑的恶声质问。

  “我真的没偷腥,是那女的勾引我,你不是看见我把她踹下床了嘛?”王大状说着神情间似乎还隐隐带着些没吃到的可惜之意。

  “我不管,你必须给我断了。”

  沈清浅站在一处角落远远的驻足了片刻,转身上了山。

  山势并不高,但是地形很严峻。女人东走西走下就迷了路,也不知过了几个时辰,天色渐渐暗了下来。

  山上逐渐开始冒出了瘴气,这些瘴气一接触到皮肤就发出了嘶嘶的腐蚀声,换了旁人肯定会想赶紧摸黑下山。

  谁知道这人居然生生凭借着皮糙肉厚越过瘴气往更里面走了......

  “找到了。”

  女人充满喜悦的声音从空旷的山里响了起来。

  0696闻声看去只觉眼前一片红。

  “宿主找这些花干什么?”

  沈清浅蹲下身子轻轻摘下了一朵,放在鼻尖嗅了嗅,又用手翻看了一下成色,神情顿时多了几分激动。

  “这些花我可以用来做胭脂水粉。”女人说完,不知道从哪儿里掏出了一堆瓶瓶罐罐,红纱还有捣蒜的器具......

  然后相当随意的席地而坐了。

  临近天亮。

  女人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失败临近成功又失败了多少次,总之她的衣裙都被染红了。

  从外人眼里去看,简直就是一个嗜血魔头!

  “0696,我们可以赚钱了!虽然只成功了四瓶.....”

  “啊欠!”鼻子里应声飚出了一个巨大的鼻涕泡,女人吸溜了半天才后知后觉她又把自己作发烧了。

  有些逞强的站了起来,顿时眼前一黑身子往后倒了下去......

  “麻烦。”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了女人身后,双手一托止住了其要摔的趋势。

  来人正是那个未曾说话的“尘”。

  上官清尘黑眸随意地看了一眼地上女人放的几个瓶子,神色露出几分不解,但还是收进袖子一并带走了。

  “醒醒。”

  “喝药了。”

  几道声音叽叽喳喳的围着沈清浅。

  还没等反应,女人嘴边就抵上一个破了边角的大瓷碗,无声拒绝了半天,不大的眼睛还是轻轻睁开了,迷蒙的视线聚焦了好久才对上了立于不远处的男人身上。

  上官清尘一身露气,那层潮湿的衣服牢牢的贴在了肌肉上,沈清浅第一次觉得什么叫做“尽显'qu线'的美。”

  男人见人不喝药,眉头狠狠皱了起来,一双黑眸对上女人的视线片刻,大步走了过来。

  周身的气势逼人。

  沈清浅心头一紧,仰头无声的看了半天。

  上官清尘也同样呆站了半天,大手一伸露出了藏于掌心的蜜饯,声音有些僵硬的道了一句,“吃完再喝。”

  说完,又看了两眼接着道,“甜。”

  耳朵有些隐隐的发红。

  “0696这人好生奇怪,他对着一个太监脸红什么?”

  “额.....”闻言0696也有些奇怪,慢慢思索着道,“有可能看上你......的胭脂了?”

  “..........”

  “还给你的东西。”上官清尘见女人呆住了,从衣袖中拿出了四个白玉瓶子递了过去。

  低头间遮住了微恼的神色。

  “喏,送你一瓶。”也没多想,沈清浅随手把一个小瓶子又塞回了男人手里,微热的指腹轻轻划过其掌心,掀起了一片细小的涟漪。

  “我要这做什么?”男人这下直接把恼意挂上了眉梢,心中思绪万千。

  他知道这瓶子里装的什么,因为抱这女人下山之际,期间曾被闹腾的人打翻了一瓶,其实里面有一瓶是他后来又上山弄的.....

  “以表谢意啊。”女人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我不要,你自己留着吧。”男人说完一甩袖子走了出去。

  也不知生的哪门子气?

  不明所以的女人看了看身边的二人疑惑问道,“他怎么了?”

  “你说尘哥哥嘛?”一个小乞丐眼睛睁得大大的回道,“他可能不习惯与人太亲近。”

  “对啊,尘哥哥除了跟我们的帮主走的很近之外,其他时候都是一个人。”

  “帮主?”

  “对。”

  “丐帮?”沈清浅试探的说了一句。

  没想到那二人眼里的光差点亮瞎她,颇为激动的叫嚷,“你怎么知道。”

  “额。”

  狗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