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同样是哥你怎么如此优秀(七)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097 2019.12.15 23:31

  一通简讯,沈清浅最终还是没有去成那个无良花心老妈的婚礼。

  伸手按掉李桃花女士的第n个来电,女孩深呼了口气擦掉眼泪进了病房。

  “爸爸。”

  白色床单,儒雅男人。

  脸色却是惊人的苍白,已经干涩开裂的嘴角透着被病魔折磨的无助。

  对于女孩的呼唤,男人无法做出回应。

  只是。

  身子旁边安静放着的手指仿若幻觉般的动了下。

  当初笑着赶她走的人,原来早已不堪一击。

  居然怕打扰到母亲的再婚,让医生把讯息发给了她。

  “病人不能再拖了,需要尽快动手术。”一旁默默等待的白卦医生微侧身子,一束温暖的阳光打了进来。

  很温柔,也怕惊扰了病床上的男人。

  沈清浅垂头,轻轻将手放在了父亲无法做出回应的宽厚手掌里。

  眸中忍了半天的泪水一大颗一大颗滚了下来,重重地砸进了白色床单里。

  然后消失。

  白卦医生似乎也有些动容,这种情况其实他们都见惯了,早已处变不惊。

  但是,女孩隐忍小幅度抖动的肩膀还是让他追加了一句,“手术成功的概率是对半的。”

  一半是人间,另一半则是烈狱。

  “我想呆在他身边可以嘛,手术的时候。”

  我不想让他一个人,孤孤单单。

  白卦医生闻言眉头一皱,手里的病例单被翻了几下,才道,“这是一定要的,你到时候负责供血。”

  这次的手术,他们医院的这种血型的备血不够,男人也是命苦,偏偏还是一种稀有的血型。

  “你一会儿去跟我们验血,符合才行。”

  白卦医生说完合上病例单走了出去。

  屋里瞬间极度安静,仿佛连呼吸都是错的。

  沈清浅这么一呆就是一上午。

  手机也被关机了,她却不知电话那端贺天找她快找疯了。

  601寝室作为陆轩溟的大魔王统治根据地很荣幸全体受邀去了婚礼。

  一个个都是帅气的精神小伙。

  期间。

  数不尽的女人上前勾搭。

  特地穿了件不是他风格正装的贺天,烦躁地伸手扯松了喉结处的领带。

  一双眸子满场寻找。

  那该死的小阿姨去哪儿了?

  从托盘上接过一杯香槟,男孩“咕咚咕咚”当水喝了。

  距离婚礼开始还有十分钟。

  宾客已经如数到场,主持人台词都不知道默念了多少遍了。

  整个婚礼现场喜庆,带金,热闹。

  而--

  沈清浅拿着笔的手有些颤抖,扭头又看了眼病床上的父亲,舌尖几丝腥甜。

  她竟然紧张的咬破了舌尖。

  跟命运的赌 bo,她要看看是人定胜天,还是信天由命。

  重重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

  从未有一刻,她如此觉得那三个字这般丑陋。

  “嘭!”

  门被关上了,那手术中的几个大字应声亮起。

  说实话,穿上无菌护服随着推车进去的时候,她脑子都是空白的。

  像个木头人,那边医生一句指令她一个动作。

  空洞的眼神,让主操刀医生想把她扔出去。

  眉头往中间一拧,冷冷抛下几个字,“若你再这么失魂落魄的,请你出去。”

  信心是相互给的,磁场有共鸣。

  沈清浅瞬间大脑恢复运行,严阵以待。

  手术刀碰上父亲身体的那一刻,女孩浑身还是抖了一下。

  那么冷的机械,却是可以救人的。

  与此同时,婚礼开始了.......

  热烈的掌声,带笑的一对新人,漫天的粉色气球。

  长长的白色拖地婚纱,跟白色病床单很像很像。

  新人在交换对戒,父亲被割下了一刀。

  她们笑了,沈清浅却在心底流干了眼泪。

  “输血。”

  医生冷冷一句,女孩手背轻轻刺痛,一滴一滴从她到他,是生命的传递。

  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不在,人生只剩归途。

  若父亲可以醒来,她定要像个小孩子般诉尽委屈,伸手下意识想擦干眼泪,却扯到了针头。

  惹得医生又不耐的看了她一眼,复位。

  沈清浅回神后,视线落到了医生身上,她总觉得这人年龄好像不大。

  只一秒她便移开了。

  黎非却是叹了口气,这孩子真会让人分心。

  身子一动彻底隔绝了女孩的视线。

  不想让这双清澈的眸子蒙上灰尘。

  尽管他觉得其像水洗过一般透亮。

  手下的动作不停,额头的汗也像小春笋般争先恐后冒了出来。

  长达几十个小时的手术,让男人一下手术台便双腿发颤单膝跪倒了下去。

  一旁的护士疾呼一声,“黎医师!”手下也是做出了搀扶状。

  却被男人一抬手制止了。

  脱下口罩,黎非笑了。

  成功了,他赢了。

  十年前,他没有能力救回自己的父亲。十年后,他拯救了别人的父亲。

  眸子扫向那晕血过去的女孩,黎非嘴角的笑越扩越大,活着真好。

  希望世人皆惜命,一点挫折没事的,因为后面还会有更大的。

  跨过了便是晴天。

  捶了捶小腿肚子,男人站了起来,步至女孩身边弯腰将人抱了起来。

  “黎医师,有人会送的。”年轻的小护士惊呼,哇,那可是她们院里最年轻帅气的人啊。

  才三十出头的年纪,数不尽的荣誉加身。

  有些孤僻清傲的人怎么会主动将女孩抱起来了?

  “嘘,她累了。”黎非伸出一根手指抵住了薄唇,勾笑一下便大步走了出去。

  门被扣上,视线隔绝。

  男人低头扫向女孩面容,目光温柔有些怀念,这个乖乖竟与他的母亲有几分相似。

  胆小的很,怕是男人对沈清浅最大的误解。

  因为,以后他非常痛恨当日的心软。

  向阳的栀子花缓缓开了,就像那光影中缓缓而来的暖意。

  沈清浅睡梦中的眼皮动了动,一直聚拢的眉心被黎非的两根手指拨弄开了。

  “小丫头,还怪能睡的。”

  落下几个字眼。

  男人又埋头进了医书里。

  意大利文的十本普通书厚的医书,黎非看得是如鱼得水。

  无意识低声念了出来。

  好听的声音,绵长的句子,催眠的女孩睡得更沉了。

  --

  婚礼结束了。

  陆昂转身进了休息室,成熟稳重的脸上笑意尽散,疲惫挂上眉间。

  那女孩,终究还是没来。

  是不喜欢他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