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危机(二)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139 2019.09.27 23:00

  沈让高大挺拔的身躯向后撤了一步,一双深沉的黑眸半阖,眉宇间尽是不耐之色。

  “吱扭~”紧闭的病房门突然开合。

  “不好意思,让一下。”穿戴整齐,梳着典型的护士发髻的人推着车走了出来。

  沈清浅闻声向旁边让了一步,一双杏眸探询的落在了捂得严实的护士脸上。

  人?什么时候进去的?

  “沈总?”

  小杨徒步登了十三楼,此刻有些气喘的来到了沈让跟前,身后不紧不慢跟着面色沉静的罗队。

  一双好看到过分的修长大手轻轻向前一探拎过少年的衣领。

  罗队成熟稳重的俊脸上挂满了无奈的笑意,嗓音沉沉道,“一边儿喘去。”

  “沈总。”

  神色恭敬的开口,罗队一双内敛精锐的眸子不动声色的看向地上鼻青脸肿的男人。

  “这人你们带走。”

  沈让大手抚向袖口,轻轻解开两粒,说话间手腕处露出的黑色腕表折射出一道森森的寒光。

  “我是这家医院的正经护士,你们想干什么?”地上的男人闻言,止不住的嗷嗷乱叫,见罗队的眼神落在他身上。

  居然身姿妖娆,风情无限的扯开了护士服上面的几颗扣子,若隐若现的大片麦色胸肌露出差点恍了一旁正不停抹汗的小杨的眼睛。

  话也不多说上前一步伸手往地上那个妖艳贱货男的后颈就一劈。

  “冒失。”

  动作刚停,小杨身后的罗队嗓音沉沉的低语一声,热气撩到少年耳后,掀起一片酥酥的汗毛。

  沈清浅,“..............”

  “0696,男主身边的人都好暴力哦。”

  0696默。

  “等会儿。”无意的眼神交错。

  总觉得不太对劲,沈清浅伸手拦下了正要推车走的人。

  护士闻言淡然顿步,一双寡淡的眸子轻轻看向女人,缓缓出声,“有什么事?”

  “我刚才有个东西不小心滚到你这车下了。”

  沈清浅说完,不等护士反应身子矮下就掀起了车底的幕帘。

  一个体型庞大的皮箱赫然映入眼帘。

  里面乒乒乓乓有些不易察觉的响动。

  视线向上,同样淡定道,“方便打开吗?”

  护士推车的手渐渐收紧,但看向沈清浅的那一眼里却毫无感情可言,神色不明继续淡然道,“随便。”

  “嘶拉~”皮箱被打开。

  “叽叽~”

  三只排列整齐的小蝙蝠神色恹恹的正窝在里面,面色灰土。

  沈清浅眉头紧蹙,毫不留情的把三只扒拉开,看向箱底。

  什么都没有?

  “找到了吗?”护士声线平平的询问。

  “可能掉别处了。”将三只抱到怀里,沈清浅拉好皮箱退到了一边。

  “蝙蝠?你的?”护士挑眉看着沈清浅状似解释道,“刚才在病房里抓到的。”

  说完,目不斜视推车离开了。

  一行人各有心思的看着沈清浅的一系列古怪举动。

  元旭来到女人身边,轻声询问,“怎么了?”

  “这个护士有点古怪。”沈清浅话罢,转头说,“你知道她什么时候进去的嘛?”

  听完女人的话,元旭一愣,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刚才有例行检查的医生进去,说现在产妇异常虚弱要静修,所以他们才被赶了出来,随后那名医生也出去了。

  “进去看看。”沈让推开还在说话的二人,眉头高拢进了病房。

  “没人。”

  空荡荡的病床上什么也没有,上面铺着的床单居然还被病态的熨得异常平整。

  “不好。”小杨暗道一声,身子一转追了出去。

  “冒失。”罗队神色陡然一凛,扯开上衣的几颗扣子也跟了上去。

  奈何那名护士早已逃之夭夭,遍寻无果了。

  “有个纸条。”沈清浅掀开被单,抽出压在底下的东西。

  打开,上面仅仅的三个大字:看窗外。

  伸手推开玻璃窗,视线向下探去,沈清浅瞳孔不禁放大。

  差不多十一层的位置,一个人形包裹的物体正被两根尼古绳不甚牢靠的绑住,一把很钝的小刀正在机械性的切割着绳端。

  一下一下拉扯着人的神经。

  “别动。”本来要把头撤回的沈清浅身子被一双大手按住了,沈让黑眸一瞬不瞬的看向女人头上。

  一把通着电源的电锯正悬在离沈清浅头五厘米的地方。

  手上的纸条翻过来还有三个血色的大字:别缩头。

  “上去一个人。”低声道了一句,沈让示意身边仅剩的一人上楼看一下。

  身子九十度弯曲,头部僵硬,沈清浅难受的声音从窗外传到了沈让耳朵里,“我们不应该趁电锯不注意赶紧缩头嘛?”

  0696...........

  “可能你缩的同时,也被切成两半了。”沈让泼冷水的扔了一句。

  “好吧,那你扶一下我的腰,酸。”

  0696,“............”

  都这个时候,能不能别撒娇。

  “麻烦。”男人冷哼,手却心口不一的缓缓揉了起来,感受着手下的肥肉颤抖。

  沈让大手一顿,多了几分疼惜。

  “底下好像有人。”杏眸低垂看着底下越聚越多的人,沈清浅声音向后传去,“是记者。”

  一帮男男女女举着相机,强烈的闪光灯噼噼啪啪的拍着。

  “完了。”

  突然女人低喃了一声。

  “0696,这姿势,还有那个人形物件的位置从下面往上拍像不像我是作怪的那个人?”

  “像极了。”0696试着看了一下,还别说它这宿主也不傻。

  “头可以撤了。”元旭从十四楼的位置切断电源,取下来绳悬一线的电锯。

  “得,真是时候,估计也拍完了。”沈清浅直起身子就往身后男人怀里扑。

  一边紧紧抓着沈让身上的薄衫,一边嘤嘤嘤,“我好怕哦~”

  0696,这大腿抱得真及时。

  “别闹。”沈让一双黑眸幽深,轻轻拍了拍沈清浅的头顶。

  这个时候还是救人要紧,回来再嘤。

  元旭从门口走了进来,边看向二人边道,“上面那间病房没有一丝作案线索。”

  有的只是一根无痕的细绳,周围的痕迹都被小心的清理掉了。

  “我觉得那个人形物件应该是假的。”元旭给出自己的想法,“从引导我们过来到发现,整个过程有大概二十分钟,那么紧的包裹不可能是真人在里面。”

  “那万一提前给弄死了呢。”沈清浅从旁边幽幽的说了一句。

  又补充了一句,“那可是你未来的老婆大人。”

  元旭...............

  他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那个东西上并没有方欣和他儿子的气息。

  更何况,他的儿子不是孬种,可以保护好他的母亲。

  

举报

作者感言

来喝青稞酒

来喝青稞酒

你们可以看懂嘛?   杜绝模仿,谢绝犯罪哦!

2019-09-27 23: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