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同样是哥你怎么如此优秀(九)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030 2019.12.17 16:50

  站在门口的女孩是那么美好,唐斯年有那么一两秒的晃神。

  他的孩子长大了,转眼都这么高了。

  可惜,他却病了。

  嘴边牵起一抹笑,隐隐闪现的两颗小梨涡,很浅,不细看都捕捉不到。

  “自己能行嘛?”门口的少女双臂环胸,一边的眉毛高挑,神情隐着几分不悦。

  哪个病人像他,刚好点就造。

  看着男人倔强泛白撑在床边的大手,女孩几步奔了过去。

  双手环上男人瘦到极致的腰身,佯装冷漠道,“我扶你去。”

  “生气了?”唐斯年眼神温柔低声询问,呼出的气很轻,拂在脸上微痒。

  下意识摆头,却让男人眸底一深,有些落寞。

  孩子还是跟他生分了。

  “别想太多。”仿佛听到了那人心声,女孩丢了一句,咬了咬牙用上劲把人扶到了卫生间门口。

  “快上。”

  说这话,脸有些红。

  怪怪的。

  唐斯年进门前还扫了她一眼,然后把门扣的紧紧的,“卡擦”一声居然还上了锁。

  她............

  是个狠人。

  在门口足足生了好大一会儿闷气,但看见推门出来那人明显气色好了一些的脸又忍不住打心眼儿里开心。

  “过来。”霸道出声,女孩一把拉过男人又给扶了回去。

  盖好被子,又不放心的掖了掖被角,嘱咐道,“要听医生的话,好好吃饭,按时吃药,准点睡觉,懂?”

  絮絮叨叨一串,唐斯年的眉心都蹙了起来,仿佛下一秒就要跟女孩对峙起来。

  后一秒,却兀自笑了。

  不笑还能接着说,这一笑女孩陡然收了嘴,眸子上下打量他。

  “我很民主的,你有不满可以提的,反正也没有用。”

  唐斯年却止不住自己了,笑出了鹅叫。

  鹅鹅鹅,鹅鹅鹅鹅鹅......

  据知情人透露,那笑声散播极广,三楼最里间,也是离309最远的病房里的一个小孩都吓哭了。

  当时的白卦医生黑着脸哄了好久都不管用,病人家属还充满怀疑的直盯他手下动作,是不是给小孩儿扎疼了。

  “叔叔给吹吹。”黎非无奈极了,只得从裤兜里掏出了几颗糖果,“乖,不哭了,打完给糖吃。”

  然后,病人家属看他的眼神更奇怪了,还莫名多了几分肯定。

  肯定是这人扎疼的。

  ---

  309室。

  女孩有些气急败坏,男人却拧着眉,大手捂着泛疼的刀口没敢吭一句声。

  “笑,有这么好笑嘛,你可真有本事,都给笑裂了。”

  唐斯年头顶胡乱翘起的一根呆毛也被念蔫吧了。

  一大只像个大型犬似的有些委屈巴巴的窝在床上。

  黎非推门而入时,就看见这个场景。

  暗自好笑,却极给面子的克制了。

  清咳一声示意来人了。

  沈清浅回眸。

  凶神恶煞的面目还来不及收起就整个毫不保留的映入别人的眼眸中。

  一道暗光从黎非眼底一闪而过。

  “叔叔感觉怎样?”

  拿出一系列专业的仪器,男人上前检查了起来。

  翻翻眼皮,又扯衣服的。

  看得沈清浅眉心拧了好大一个疙瘩。

  没想到自家老父亲居然那么白。

  黎非动作间不小心露出了唐斯年腰间的一小截软肉,常年不见光的肌肤透着一股病态的苍白。

  修长的手指上下翻看着自己亲自操刀缝合的伤口又微微开裂了些,一丝不满泄露挂上了眉眼。

  垂眸冷视着病床上的男人,道“你是我的病人,懂?”

  唐斯年闻言有些不解,歪头看向上方的人,还是老实巴交回了一句,“yes sir。”

  沈清浅.........

  怎么这么傻福福的?

  正想着,黎非扭头突然看向了她。

  神情颇为严肃。

  隐隐的。

  她仿佛看见了从男人背后伸展出的天使翅膀,还自带灯光效果。

  “你以后少惹他笑。”

  “至少伤口愈合前。”

  黎非秉持着一个医生的专业素养,是绝不会容许自己的病人因为笑裂了而二次推进手术室的。

  “你先出去。”落下几个字。

  女孩“啪”的就被关在了门外。

  沉默良久,还是没忍住好奇把眼睛放在了门上的窗户处。

  里面。

  人高马大的黎医师居然脱了鞋,上了病床?

  双腿用力的压制在了唐斯年的下fu.上,整张精致的脸透露出几分隐忍。

  “别叫了。”不悦的按住病床上的男人。

  黎非手下动作让人眼花缭乱,伤口处的裂缝被医用针线精致的打了个蝴蝶结。

  唐斯年却黑了脸,昂头,“你什么意思?”

  “我的病人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就要美化它,如果这个伤口再开裂,我就给你缝一只真正的蝴蝶。”

  好变tai.哦!

  唐斯年人生了病,力气也因为没怎么吃东西而使不上来。

  软绵绵的任人压制。

  心头却是蹿上了几股邪火。

  “下去。”

  然后。

  某个医师整个被掀了下去。

  一个眼刀扫向窗口。

  沈清浅“嗖”的矮下了身子。

  她突然有一堆虎狼之词又想拿出来说一说。

  这年头的医生对自己的病人执念也这么深了?

  摸了摸鼻头,在黎非出来前,女孩光速闪人了。

  “饭你现在还不能吃,我有些流食可以给你。”

  黎非单手握在门把上说着一些“贴心”的话。

  迎头。

  一个巨大的枕头飞来。

  男人火速闪身出去了。

  枕头打在门上,又落在了地上。

  唐斯年却按了按眉心,有些无奈。

  病房里只剩了他一人。

  目光悠远的望向窗外,兀自出神。

  那个女人,结婚了。

  嘴角无意识牵起一抹自嘲。

  唐斯年蒙头盖上了被子。

  一室冷清。

  门外。

  黎非伸手抚平了白卦上的褶皱,浅瞳中带着星星点点笑意。

  人生嘛。

  就要学会自己给自己找乐子。

  “黎医师?”

  一道女儿家的娇喊,某人速度收敛。

  来人是这家医院院长的女儿,当初生了点“小病”,恰巧接待的是他。

  结果。

  麻烦惹上了身。

  仿佛踏的是红毯,走的是花路。

  迎面而来的人,身上阵阵香风,所过之处片甲不留。

  “美女?”精神科一小伙步了出来,两眼放光。

  下一秒。

  门里伸出一双手,又将人拽了进去。

  “看美女能治脑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