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二章:同样是哥你怎么如此优秀(二十二)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209 2019.12.30 23:43

  准备熬成熊猫眼。

  “废。”

  一道圣旨下来,被恩宠了几日的皇妃一夜之间入住了无人问津过的冷宫。

  此冷宫之所以成了荒地,是因闹过gui,被贬谪的妃子们宁愿做个宫女也不想来这。

  “绾妃,差不多了。”沈清浅拔了半天草才清理出一个入冷宫门的小道来,扭身看向那眉眼清淡的女子道。

  “有劳了。”上官清绾随意看了几眼,一点儿也没有消极姿态,反而神情间藏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兴奋”。

  高兴个啥劲?

  某公公不动声色的望了几眼那冷宫院内,荒凉极了,她清理的只是冰山一角,里面还有大片半人高的荒草。

  “公公,皇上有没有说过让你把我安排妥当。”

  闻言,沈清浅不解的转了转眸子,小心的道了一句,“有的。”

  眉头高挑,上官清绾莲步轻移到了院内,待感觉身后的人跟上来了之后轻轻说道,“劳烦公公了。”

  擦!

  于是某公公两眼发黑的拔了一夜的荒草,那绾妃也足足瞅着她劳作到了天亮。

  你不是人,我可是!

  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不许啊!

  沈清浅最后是爬着出冷宫的,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打shi了,小风一吹就病倒了。

  “清歌,你怎么赖赖唧唧的?”蛮夷公主坐在床头百无聊赖的直瞅着已经被揭掉面皮的“男子”道。

  男子两颊被熏得嫣红,看起来颇为可口。

  高热之间的某公公无法言语,只是在心中默默给达姒竖了个中指。

  瞧不起谁呢,你去拔拔看。

  “清歌,你的面皮人选我已经选好了,过几日我就为你做好。”女人说着摸了摸沈清浅光滑的脸蛋。

  屋内一静,只剩下某公公一人了。

  凉啊,凄凉啊,生病的时候人最为脆弱了。

  “真虚。”突然从窗棱外响起了一道声音,黑衣人身子灵巧的一翻就跳了进来。

  沈清浅已经睁开了眼睛,无声看了几下门的方向,这人是不是傻,门口又没守人!

  “傻。”想也没想,某公公大言不惭的冲着刚近身的黑衣人丢了一个字,砸得男人脚下踉跄了几步。

  “病秧子!”

  “傻。”

  “废物!”

  “傻。”

  “够了。”男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幼稚,大手按在女人的嘴上,直接给静音了。

  “唔唔。”狠狠扒拉开男人的手,沈清浅很认真的抬眸问道,“你是不是摸屎了?”

  这么臭!

  “.............”

  月凉如水,黑衣人眼眸中一闪而过一道显而易见的杀猪之意。

  看得沈清浅往被窝里又塞了塞,刚被蛮夷公主安上的面皮也有几丝微微的漏风。

  现在是透心凉了!

  “废。”

  一道圣旨下来,被恩宠了几日的皇妃一夜之间入住了无人问津过的冷宫。

  此冷宫之所以成了荒地,是因闹过gui,被贬谪的妃子们宁愿做个宫女也不想来这。

  “绾妃,差不多了。”沈清浅拔了半天草才清理出一个入冷宫门的小道来,扭身看向那眉眼清淡的女子道。

  “有劳了。”上官清绾随意看了几眼,一点儿也没有消极姿态,反而神情间藏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兴奋”。

  高兴个啥劲?

  某公公不动声色的望了几眼那冷宫院内,荒凉极了,她清理的只是冰山一角,里面还有大片半人高的荒草。

  “公公,皇上有没有说过让你把我安排妥当。”

  闻言,沈清浅不解的转了转眸子,小心的道了一句,“有的。”

  眉头高挑,上官清绾莲步轻移到了院内,待感觉身后的人跟上来了之后轻轻说道,“劳烦公公了。”

  擦!

  于是某公公两眼发黑的拔了一夜的荒草,那绾妃也足足瞅着她劳作到了天亮。

  你不是人,我可是!

  建国之后不许成精,不许啊!

  沈清浅最后是爬着出冷宫的,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打shi了,小风一吹就病倒了。

  “清歌,你怎么赖赖唧唧的?”蛮夷公主坐在床头百无聊赖的直瞅着已经被揭掉面皮的“男子”道。

  男子两颊被熏得嫣红,看起来颇为可口。

  高热之间的某公公无法言语,只是在心中默默给达姒竖了个中指。

  瞧不起谁呢,你去拔拔看。

  “清歌,你的面皮人选我已经选好了,过几日我就为你做好。”女人说着摸了摸沈清浅光滑的脸蛋。

  屋内一静,只剩下某公公一人了。

  凉啊,凄凉啊,生病的时候人最为脆弱了。

  “真虚。”突然从窗棱外响起了一道声音,黑衣人身子灵巧的一翻就跳了进来。

  沈清浅已经睁开了眼睛,无声看了几下门的方向,这人是不是傻,门口又没守人!

  “傻。”想也没想,某公公大言不惭的冲着刚近身的黑衣人丢了一个字,砸得男人脚下踉跄了几步。

  “病秧子!”

  “傻。”

  “废物!”

  “傻。”

  “够了。”男人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行为的幼稚,大手按在女人的嘴上,直接给静音了。

  “唔唔。”狠狠扒拉开男人的手,沈清浅很认真的抬眸问道,“你是不是摸屎了?”

  这么臭!

  “.............”

  月凉如水,黑衣人眼眸中一闪而过一道显而易见的杀猪之意。

  看得沈清浅往被窝里又塞了塞,刚被蛮夷公主安上的面皮也有几丝微微的漏风。

  现在是透心凉了!

  “大侠,难道又到了一月一度的解药环节了嘛?”哆哆嗦嗦开口,沈清浅准备先发制人。

  她怎么感觉刚见过这人呢。

  “不是。”黑衣人冷哼了一声,一双眼睛隔着被子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某公公,片刻把人翻了过去。

  大掌轻轻贴上,缓缓“传功”。

  顿时女人一身热汗被逼了出来,整个人轻松了几分。

  原来是给她排热的。

  滴,好人卡!

  “早点好,早点给主子效命。”

  那人把被子又往女人身上盖了盖,似觉得不甚牢靠,眉头紧锁,从不远处的衣柜里又掏出了一床被子。

  一层。

  两层。

  “够了!”沈清浅差点被压断气了,连忙急声阻止了男人还要加被的行为。

  你既不谋财也不害命,你是真滴缺心眼子啊。

  瞅着那人顿住的手脚和一双泛冷的眼眸,沈清浅道,“多了就适得其反了,咱适量适量。”

  无声的眼神杀了半天,黑衣人刷的又从窗户跃了出去。

  见此场景。

  0696替她开始说着刚才的话,凉啊,凄凉啊。

  “是不是没事儿做了?”听着某系统欠了吧唧的话,沈清浅从被子里露出一颗头问道。

  “忙着呢。”

  “那你忙里抽闲回答我几个问题呗。”

  “什么问题?”

  “那上官清绾到底是人是妖,我看你留的小纸条不是说她是未来的皇后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