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审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021 2019.10.10 23:24

  沈清浅黑着脸看着元旭丝毫不要脸擦在她衣服上的绿色冰淇淋汁,手指关节掰得“咔咔”作响。

  “你..........”

  到口的话突然噎住,一道高大帅气的身影突然出现在了她的身旁。

  男人一袭黑色风衣,在微凉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神秘,低调磁性的声音轻轻响起,“别动。”

  梨落狭长的眸子不错的落在沈清浅被弄脏的那一角衣服上,修长的大手一伸就握上了女人放在身侧的一只小手。

  “我给你擦。”

  说的同时,顺便还把赖在女人身侧看戏的男人一脚踹开。

  沈清浅杏眸微眯,莫名觉得这男人的动作有点小帅。

  0696..........

  “让你帮我保护的人,你就是这么给我看的?”富含深意的话语幽幽冲着元旭道。

  元旭随手把剩下的冰淇淋扔进垃圾桶,一双暗眸抬起对上梨落那双总是让人看不清的狭眸淡淡说,“喏,还你。”

  还?

  闻言,沈清浅不动声色的转了转眸子。

  “铃~”

  裤袋里的手机振动,沈清浅按通,里面就飘出了一道清冷的声音,“在哪里?”

  嗯..........

  话还没开口,灼热的视线就烫了过来,沈清浅移眸看向虎视眈眈紧盯着她的梨落,神情莫名。

  身上也微微开始燥热。

  这该死的恋人法则怎么这个时候发作了。

  “在路上。”嗲嗲的调调突然从口里逸出。

  梨落愣了。

  电话那端,手机外扩音的清冷男人也怔住了。

  抬头看着一圈子神情莫名,都在抖鸡皮疙瘩的部下,一张俊脸有些发黑。

  这个时候给他闹。

  “好好说话。”冷声教训着作妖的小妖精,一股热意突然自下fu传来。

  “没闹。”妖精还在继续撒娇,梨落跟着黑下来的脸差点挂不住了,伸手压下女人的头,一把抢过了电话。

  “喂。”刻意压低音量,梨落隐下自己不悦的情绪。

  听着有些耳熟的声线,沈让黑眸微遮,关掉外扩音起身走到了窗前。

  “你怎么也在?”夹杂着几分冰碴,男人并不是很满意有别的人在他的领地上撒野。

  “你把我戏的女主角都扣押了,身为搭档的我当然要来接人。”

  “我记得这部戏的女主角是国内知名的一位女演员吧,她还算不上。”沈让毫不留情的指出了女人十八线的身份,一张嘴开合就数落了起来。

  站在梨落身边正竖起耳朵偷听的人闻言顿时又拉长了脸子。

  “0696,我觉得这一天全世界都在与我为敌。”

  到处黑她。

  “但也是事实。”0696更加嘴不厚道的补充了几句。

  不过,这两个男人绵里藏针的争风吃醋的它倒是也有点无语。

  这女人有什么好的。

  不温柔,不体贴,大大咧咧,没心没肺,一无是处,就那张未来可期的脸还让它有点期待。

  不温柔?

  不体贴?

  ................

  突然可以听到0696内心os的沈清浅眉毛高挑,牙齿咬得咯吱咯吱的。

  “0696,我觉得这个世界太美好了,不走了,你也别跟我绑定了,再见。”伸手就要扯下小拇指上的银色尾戒。

  “别.......”一道毁天灭地的电流从头顶直下,字眼刚蹦出来,0696就被弄了个十万电伏的离子烫发型。

  该死的宿主.......

  “我听到了。”沈清浅再一次窃听到0696的吐槽,感慨这突如其来的金手指。

  “别闹了,可能是本系统有点bug了,你没有金手指。”

  “哦?”

  身体不自然的倾向梨落,沈清浅像只无骨炸鸡一样就要往男人怀里钻。

  正说话中的男人动作一顿,低头看向怀里的女人手臂自然收紧,量身定做般的怀抱,踏实,温暖。

  还有点热。

  元旭无语的看着突然恩爱起来的两人,接受不了的远离了一大大大步。

  要不是他能力在人类世界突然被削弱,加之又传承给了他那臭小子,他又怎么会输给这个来了人类世界几百年的老古董。

  “0696,我怎么看这个男人越来越顺眼了呢。”留恋的目光很实在的打在了上方梨落线条完美的容颜上,紧盯不放。

  害得跟沈让正你来我往的男人心神都有些不宁了,只想撂了电话把女人扛回家狠狠揍一顿。

  “你到底有什么事情。”梨落按了两下眉心,不再跟沈让兜圈的直问。

  “让她回来,人我找到了。”

  “............”

  闻言,元旭心中一惊,倒有些佩服这个人类世界的男人。

  一天的时间,对面还是个心里扭曲的强大对手。

  据他那臭小子传来了消息说,绑了他这个小可爱的是个头脑极其顶尖,内心非常变态的大变态。

  原生家庭的破裂,卑微的出身,与其极其不相匹配的高智商,让慕辞十岁就掐死了自己的母亲。

  一个出身卑微,身子都不干净的农村女人,空有一副美貌。

  他那个父亲矮胖油腻好se,不过是依仗着背后有个强大的家族罢了。

  几个人一起回到了医院。

  “来了?”

  沈让黑眸看向挤在门口的三个人语气平平的问道。

  正被友好问话的一个矮的身影同时也跟着颤了颤,一双小眼睛嘀嘀咕咕的望向了几个人。

  “这是?”元旭扫了一眼屋里的一帮人。

  三堂会审?

  “不是说欣儿是你未过门的妻子嘛?”极速扫过元旭嘴角旁那一点点绿色残渣,沈让吐出的字眼覆上了一层寒意。

  说完,沈让才察觉这个盯上欣儿的男人说话一股子古人气息。

  怪!

  “她很好。”闻言,元旭神情上没有一丝波动的回了一句。

  “沈总啊,您问的我都回答了,可以回去了吧。”椅子上坐着扭来扭去的矮胖男人不甘寂寞的cha了一嘴。

  二十分钟了,乌压压的人,几十双狼一样的眼睛,高压之下的神经紧绷的像是在细钢丝上走路。

  “院长?比对结果最后匹配到的人是你。”罗队从一侧递了一张纸到男人眼前。

  匹配指数99.999%。

  确认是这家医院的院长无疑。

  “可是除了那了假人是我的,其他的事情我可都没有做过啊。”

  椅子上的人崩溃的开始大喊,丝毫不顾平时佯装威严的形象。

  沈清浅杏眸微转,忍着痒意往里进了一步。

  C!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