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三章:同样是哥你怎么如此优秀(十三)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019 2019.12.21 23:17

  我前面翻新了一章。。。。

  沈清浅顶着一张大花脸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开始招摇逛市。

  那两个给她乞讨神药的人脸色泛黑,心中皆郁闷不已。

  那老医生明明说要喝那副药两日才可痊愈,这人怎么喝了一副就开始造作起来。

  “那个........”一个右眼微闭的小乞丐忍不住出声叫停了前面实在神奇至极的人。

  “怎么?”闻声,兴致高涨的沈公公脚下的步子终于停了下来微微侧身问道,“累了?”

  “额.....有些饿了。”

  “让开,快让开。”一个车夫急声大喊,手中的缰绳用力往回拉,但还是让身后的马车失控的冲撞向了两旁的摊位,引得众人愤懑又惊慌。

  沈清浅一顿,随后雨女无瓜地准备去这个地方最有名的“酒楼”用饭。

  谁料。

  失控的马车突然方向一转,毫无征兆的冲向了女人,那个车夫也是有些没料到,神色一晃低声对着里面的人道了一句,“主子,是那个公公。”

  “哦?”轿中之人语气淡淡的反问,“没看错?”

  “是。”

  “有意思。”说着轩辕风一双修长白皙的手缓缓揭开了帘子走了出来,身形竟稳得出奇,未曾因马车的颠簸而无法站立。

  足尖轻盈一点,便落于了某个公公的身前,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气就截停了已经挨得很近了的骏马。

  “你没事吧。”男人端的一副温文儒雅的样子,左手的折扇微微晃动。

  沈清浅看着那把折扇顶端的羽毛有些出神,总觉得这人娘娘的。

  见公公没有给自己反应,轩辕风脸色顿时拉了下来,负手背于身后便要离开。

  “多谢恩公。”那两个小乞丐伸手扯了一把沈清浅急急忙忙对着男人道了句谢。

  女人回过神也抱了抱拳,檀口微张兀自喃喃。

  “咕隆!”

  突然腹中传来超大一声响动,引得轩辕风主仆二人神色不明,又无可避免的多了一句嘴,“一起吧。”

  这个一起没有指明,但几人现在所在的位置正是锦城最有名的一家酒楼,其中之意昭然若揭。

  只是等真正坐上的时候,沈清浅也没想到这个华服公子竟要和他们AA。

  “哦,沈前辈为何不吃?”

  “实在难以下咽。”沈清浅并未动筷子就对着一桌子菜下了差评。

  话音刚落,碰巧端菜过来的小二忍不住说了句,“客官您还没尝呢,话可不能随口乱说。”

  说完,也是因为生气手下动作失了几分严谨,盘中的菜随之倒洒了出来。

  “该当如何啊?”女人没有回答小二之前的话,只是黑着一张脸看向那滚落在她眼前的一节茼蒿出声询问。

  “这个.......”

  “实在是抱歉了。”突然从小二身后走出了一个人,一袭花衣风流倜傥,腰间一龙形玉佩,正是轩辕老皇帝那不务正业的三儿子-轩辕雪。

  “这顿饭我请。”那人大手一挥,不差钱的样子实在欠扁至极。

  但伸手不打笑脸,沈清浅回了那人一抹灿烂至极的笑容,与其脸部漆黑形成了强烈对比,看得轩辕二人皆侧过了脸。

  只是相见不相认,两兄弟都默契的没有说破对方的身份,眼神皆落于那个装傻充愣的人儿身上。

  “这样吧,作为赔礼,几位用过餐后可以去楼上的雅间再休息几个时辰,您看怎么样?”说完,轩辕雪面向了沈清浅,语气中莫名的尊重让女人有点疑惑。

  她就是长得老点,也不用被人尊重成这样吧,况且她现在还是乞丐模样。

  浑身脏兮兮的连她自己都嫌弃。

  “这位公子客气了,只需这顿饭便可。”沈清浅出声拒绝了那人上楼的邀请,她现在需要的只是一顿饭。

  “好的,那不打扰了。”轩辕雪面色没有任何不悦,朗声说过后便退下了。

  邻桌的轩辕风还在摇着那把破折扇,神色竟有几分意犹未尽,给她这看唱戏呢!

  别以为他刻意变了声音,她就听不出来了。

  那天泼她冷水,踹她脸又下毒的人,她可记得一清二楚。

  越想越生气,女人一时间差点把手里的碗捏碎,身体一转彻底阻挡了对她审视不停的男人的视线。

  “主子,这个公公好像有点不对劲。”手下听风皱着眉头说道。

  按理来说,毒该发作了,但这人脸色又正常的不像话。

  “再看看。”轩辕风优雅的品着菜仿佛对其毫不在意。

  “咳咳!”

  伸手掩住檀口,沈清浅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饭噎死。

  “咳咳~”

  吸入肺部的那颗米粒怎么也咳不出来,女人有点慌了,而且这音量已经严重影响了其他人的进食,抱怨声四起。

  而轩辕风还在无关己事的品着菜,唔,三弟的酒楼菜色真不错。

  “主子。”听风都有点看不下去了,实在是声音太大,他的耳膜都隐隐作痛,有些怀疑这人是不是练过狮吼功。

  “去吧。”似乎欣赏够了,男人放下筷子松了口。

  这双有用的眼睛可不能这么窝囊的就死掉了........

  听风来到女人身后,对其背部几个穴位点了几下,顿时沈清浅咳得更大声了.......

  没用?点穴的人都怀疑的看了下自己的手指,不可能啊!

  大约过了十几秒,女人的声音小了下来,嗓子都咳嗦劈了,哑着声线道了句谢。

  “嗯。”听风点头后退到了轩辕风身边,又尽职尽责当起了面具人。

  “你可还有'别'的不适?”轩辕风高大的身影站了起来,一步一步走了过来,周身散发出的气势突然很吓人。

  “我该有什么症况嘛?”沈清浅眯着眼仰头问着男人。

  毒发是不可能了,0696丢下她时说过她的体质特殊,可驱使百毒。

  不过装还是要装的。

  “那若是没事,我们便告辞了。”男人说完转身就带着听风离开了,背影相当潇洒。

  来日方长。

  沈清浅的位置是靠近门的,刚才的两个小乞丐真是闷声干大事的料,风卷残云的就把桌上的菜品一扫而空了。

  就刚才她那呛住的速度愣是得了个第三名。

  真是汗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