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太监爱作妖(二十二)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114 2019.11.25 23:05

  新皇登基,普天同庆。

  大皇子殿下如愿登上了龙位。

  只不过大臣们都在议论纷纷,那同侧的女子怎会如此眼熟。

  同样的薄纱遮面,窈窕身段,多的唯有那眉间的一点朱砂痣。

  “别乱动。”轩辕风姿态高傲的握紧了上官清绾的纤腰,嗓音低沉。

  一双幽深的眸子正紧眯着看向了台下的文武百官,被视线扫到的大臣心底皆嘀咕不已。

  这新皇要卖什么关子?

  只有一旁同行的沈清浅瞧见,那轩辕风不老/实的大手正tan ru了女人的衣裙下fu mo。

  “嘶。”上官清绾柳眉微弯,似乎被触及到什么,柔柔弱弱嗔怪了一眼男人。

  看得某公公老心脏一顿,直犯嘀咕那妖魂没走干净?

  那天昏迷醒来后,沈清浅唾弃了半天自己没出息的行为,又听到老皇帝驾崩的消息,着实难过了一把。

  流了不少鳄鱼的眼泪。

  本以为新皇登基,宫中老人会大换血,没想到她居然被扣下了,钦点为了身边的贴身公公。

  想想以前在酒楼给新皇甩的脸子,在对比现在的处境,某公公真的肠子都悔青了。

  凡事留一步,万事好商量。

  明显沈清浅做到了不留余地的地步,叹。

  “朕要削减你们的俸禄可有意见?”轩辕风眼风一扫,把每位大臣的表情变化都尽收眼底,嘴角无声勾笑。

  话音落下,果不其然有些本就不满大皇子的大臣当场黑了脸色,脚下的步子踟蹰半天就是没有迈出那一步。

  新皇见无人反驳,满意的点了点头,道“看来爱卿们都很识大体,退朝吧。”

  这是在压他们的气焰?

  众大臣皆同时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看来有的动作更得隐蔽的来了。

  退朝后,沈清浅中规中矩的跟在了轩辕风后面,低垂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看着那只像焊死在女人腰间的修长大手半天没动地方。

  “还没看够?”

  淡淡的声音落下,女人才发现前方的一对“金童玉女”早已停下了步子正静静地看着她。

  “奴才该死。”

  头颅垂的低低的,某公公卑微至极的认着错,只不过没人看到的地方女人正无声的翻着白眼。

  “你去把蛮夷公主请过来,朕有事要说。”轩辕风好笑的瞧了几眼那个装模作样的小奴才,别以为他不知道她宫外是个什么德行。

  “嗻。”

  沈清浅长长吐了一口气,颠巴颠巴去了芮雪宫把人请了出来。

  期间无可避免的被达姒公主扯着唠了半天的嗑,说什么那个她物色到的面皮主人突然消失了。

  “你看中哪个了?”有些好奇的发问,哪个不长眼的小可怜儿被这公主瞧上了。

  达姒公主紧紧揽着沈清浅的右胳膊,闻言眼眸轻眯遗憾道,“就是那个冷宫里的美人儿啊,她面皮的质地和你的很相似,而且她的年龄也挺老的了,制作起来的松弛感肯定很好。”

  “嘶。”听到女人的话,沈清浅倒抽了一口气,乖乖,她可无福消受那张脸。

  “不过清歌你说,这人找我干什么?”

  哎呦,她啥时候成知心大姐姐了?某公公贱兮兮的美了一会儿,才一本正经道,“你呆的时间也不短了,估计新皇是要把你嫁出去了。”

  省得一天天的光进不出。

  “好了,就在这里,公主进去吧。”

  把人送到之后,某公公毫不留面的就拍拍pigu走人了。

  徒留一地某公主稀碎稀碎的小心心。

  清歌怎么到这儿变成这般无情的样子了。

  哼着不成曲的调调,沈清浅百无聊赖的正沿着一条曲里拐弯的路走,迈了几步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身后动作着。

  狐疑的扭了下头,无事发生。

  又跨了一步。

  身后嗖嗖的有东西窜过。

  再扭头,“出来。”

  这青天白日的,什么东西敢胡乱作祟?

  刷刷几声,沈清浅面前多了几个崽子。

  准确的来说是,离家出走多日的渣渣狐嘴里叼着一只狐崽子回来了。

  某公公瞧了几眼,甚是无情的撇了撇嘴,“你谁?”

  本来两眼放光的渣渣狐顿时眸底一暗,有些颓丧的放下了嘴里的崽子,鼻尖拱了拱自己的小孩儿,又冲沈清浅的方向望了几眼。

  摇着的尾巴也耷拉了下去。

  沈清浅无声奸笑,不治治它,它都不知道谁是主子了都。

  就这么瞧着,火狐狸出去一趟都清简了不少,毛色也没有呆在她身边时亮了。

  “做什么一副大狗的模样,我欺负你了?”

  某公公继续口吐芬芳。

  殊不知身后缓缓靠近的一人,直到那个巨大的身影将她笼罩。

  低沉撩人的嗓音贴在耳后,女人的腰肢随即也被狠狠地揽住了。

  “清歌,我带你回去。”

  开门见山的一句话,沈清浅却突然胸腔中止不住的逸出一股酸劲,那不是她的情绪。

  轩辕雪目光悠悠的望着远处,一双桃花眼此刻是不加掩饰的深情,里面浓重的情感差点把女人溺毙。

  “当初我毒发,你执意进宫要为我报仇,现在仇人已经死了,你跟我回去。”

  贴近的那一刻,男人身体里的母蛊和她身体里的子蛊产生了微妙的共鸣,一种心挨着心的感觉。

  怦怦怦怦!

  忍不住反身回抱住了男人,沈清浅把一张满是大褶子的脸深深埋了进去,喃喃道,“好。”

  我在说什么?

  沈清浅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嘴,明明想说相反的话,为什么说出口就变了。

  “走。”

  下一秒,女人被带回了轩辕雪的“豪华大住宅”。

  刚进门就忍不住黑脸,真香气逼人,和春风楼的规格有的一拼。

  正四处观光中,突然不远处冒出来一堆漂亮小姐姐。

  张牙舞爪的就扑了过来,“三皇子殿下,您可回来了,臣妾好想你。”

  嘤嘤嘤怪真吓人,沈清浅东躲西躲下还是被一女子的猪蹄蹭了一把,一身的香气。

  见女人不悦的脸色,轩辕雪眸底闪过几道暗光,游刃有余的安抚了几位夫人之后,又大手一伸牵起了她的手道,“还习惯吗?”

  你想死吗?

  眼刀一片一片飞在男人身上,沈清浅现在如同哔了dog的心情。

  她可不想成为这“佳丽三千”里的一个。

  原来这人那天跟达姒公主说的话不是吹牛,是tm真的莺莺燕燕数不胜数。

  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