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六章:乱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046 2019.09.16 03:14

  半个月后。

  别墅区。

  “女人,你真的不带我去吗?”方欣眸光闪烁的瞅着一件件整理衣服的人,手指伸出戳着沈清浅腰间的软肉。

  眉头蹙起,沈清浅挪开身子,打掉了方欣不安分的小手,淡淡道,“你也不看看自己的实际情况。”

  肚大如球,龟速移动。

  “你跟着我去剧组是准备生在那嘛?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想骗场地钱,还想坑她?

  0696听着宿主的内心os简直要给跪了.........

  说了赶紧给送回方家,结果白白给养胖几十斤也没见要送走的动静。

  “铛铛~”

  “去开门。”沈清浅整理衣服的手一顿,头都没抬的对着眼前碍手碍脚的女人吩咐了一句。

  “哦。”红唇撅得老高,方欣单手扶着浮肿的腰肢慢吞吞的挪到了门边,脚底的拖鞋生生被地面摩擦出了微小火花。

  “我说,你开个门用十分钟?”不耐烦的推着黑色眼镜框,青雨凤眸危险的眯起,待门打开的一瞬整个人却呆愣住了。

  方家失踪的人口怎么会在他家艺人家里?

  反了反了!

  “要进来嘛?”方欣出声打断了青雨的愣神,身子笨拙的微侧。

  “哦?谢谢。”语气古怪的道了一句,青雨大步迈进了门内。

  “我说........”目光极速的从女人的Ccup内衣上溜开,到嘴边的话又有些狼狈的吞了回去。

  尴尬的扭头对上方欣的秋眸,片刻又调转了开。

  视线来来回回转了几圈,待余光看见女人合上箱子,内心轻吐了口气。

  “不解释一下?”眉头高高隆起,青雨嗓音压的非常低沉。

  这肚子不会是他家艺人搞的吧?不明意味的视线突然扫向了沈清浅。

  “不是我干的,有这心无这力。”沈清浅顿了两秒继续,“我只是个铲屎官。”

  方欣,“...........”

  合着她来给女人当宠物来了?

  头疼的揉捏着太阳穴,青雨一双薄唇紧抿有些冷淡道,“方小姐该回去了。”

  方家都快找人找疯了,这祖宗怎么还心安理得的金屋藏娇呢。

  “不行。”几乎下意识的拒绝,沈清浅闻言突然感觉肉疼,她养肥的崽儿怎么能说拱手送人就送的。

  “怎么不行?”隐忍着怒气,青雨觉得他要炸了。

  “住宿费,用餐费,跑腿费,精神损失费..........”罗列了一堆,沈清浅双手一摊道,“就这么送回去,我不赔了?”

  “我给。”一道磁性冰冷的声音从三人身后响起。

  沈让一身黑色薄衫,气质清冷的站在了方欣身边,骨节分明的大手压上女人纤瘦的肩膀微微收紧。

  “沈哥哥?”神色转变仅在一瞬间,沈清浅不动声色看向已然本格回来的女人。

  “我不回去。”往前走了一大步,方欣闪躲出了男人的怀里。

  “别闹。”嗓音暗哑,沈让漆黑如墨的眸子里隐隐透出几分凉薄。

  “我闹什么了?”不可思议的盯着男人薄情的双眼,方欣压下嘴里的苦涩半晌道,“我出事了,你担心过吗?”

  “回去再说。”看着女人挺着的大肚子,沈让身子一动靠近了几步,“听话。”

  “沈哥哥,我再重申一次,我不回去。”沈让近一步,方欣就退后一步。

  “她说的话,你听不懂?”退到无路可退,女人娇小的身子碰到了一具温热的身体,微微转眸看向身后的男人。

  领口烦躁的被大力拉开,元旭大手一伸虚揽住了方欣,暗眸深沉不见底。

  额发遮住的眉间一张闪着微光的弓蠢蠢欲动。

  “0696,看见了没有,要记得随手关门。”不然引狼入室就不好了,还是两匹不露锋芒的狼。

  “元先生,我在跟我的未婚妻说话。”沈让扫了一眼男人客气道。

  俨然已经知道对面男人的身份。

  “沈先生,你现在是在跟我未过门的妻子说话。”元旭比面前的人语气更沉,暗眸里渐渐染上了一抹血色的红。

  “难受。”

  肚子里骤然传来一股难以忍受的刺痛,方欣身子一软整个人脱水般的靠进了男人宽厚的怀里,“宫缩了。”

  “救我。”

  女人只来得及说这一句,就昏迷了过去。

  “让开。”

  几个人慌慌忙忙开车将人送去了最近的医院。

  “羊水破了,胎位有些不正。”医生神色凝重的看着手下的仪器,片刻挥手交代了几句。

  护士急急忙忙走出急诊室问着门外的几个人,神色严肃,“保大还是保小?”

  “我都要。”元旭隐在暗处的身影一动冷声道。

  他呵护了半个月的女人,必须是他孩子的母亲。

  “保不住,我拆了你这家医院。”本来幽深的眼眸现在俨然血红一片,里面翻腾的红光让护士接下来的话吞了回去,只道了一句尽力又匆忙返回了急诊室。

  沈让高大的身子斜靠在墙边,黑眸低垂,叫人看不清眸底的情绪。

  一时间走廊里安静的让人窒息,仿佛急诊室里的一丝脚步声都叫人心底直打鼓。

  “那个?”

  “回去。”

  护士刚从门内探出的头被两道冷冷的声音吓的呆住了。

  她只是个实习生,为什么这么倒霉。

  “那个........”紧张的吞咽了下口水,护士一双眼睛在门边一左一右两大护法身上巡视了一遍道,“谁是孩子的父亲啊?是个男孩。”

  “生了?”一直默不作声的沈清浅上前一步问道,“怎么没听见哭?”

  “孩子比较小,有点偏瘦,没哭是因为.......”急诊室的灯此刻灭了下来,一张病床推了出来,上面温馨融洽的躺着一大一小两个身影。

  “孩子母亲没事吧?”

  “母子平安,就是母亲因为生产有些力竭。”护士小心翼翼的说着。

  沈让黑眸飞速的扫了一眼皱皱巴巴的小孩,片刻淡淡的收回了视线。

  一直紧绷的神经渐渐松了下来,不动声色的将僵硬的背脊挺直。

  “唔。”病床上的女人悠悠转醒了过来,神志不清含糊一句,“沈哥哥,我们的孩子........”

  闻言,一旁正美滋滋欣赏儿子睡颜的元旭脸色陡然一黑。

  这绿帽子.......

  恶狠狠咬着牙,他回来再跟女人算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