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同样是哥你怎么如此优秀(二十三)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090 2020.01.10 19:25

  放假了。

  屋里藏人一藏就是两天,可把沈清浅心虚坏了,走哪儿都觉得有人知道她干了些什么。

  这三皇子殿下自从发了两天烧后也像变了个人似的,总迷迷糊糊的还缠她,最后一点最头疼。

  “三皇子请放开奴才。”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环住腰间,沈清浅差点忍不住闭气把自己憋死。

  “丫头,别闹。”轩辕雪一双多情的桃花眼紧紧的盯着某公公,但嘴里说的话就不怎么让人爱听。

  “三皇子殿下,奴才是公的。”

  “丫头。”

  “............”她怎么就解释不清了,这人不会烧傻了吧?

  挣扎间,狐疑的目光上下扫着男人。

  却又被人一把揽进了炙热的怀里。

  轩辕雪削薄的下颌轻轻贴在了女人的发旋处,左手按头,右手箍腰。

  总之是被锁住了。

  罢了。

  她且听听。

  “丫头,我好想你。”男人有些深情的缓缓吐露心意,桃花眼出神的望着窗棱,神色悠远。

  “丫头,这里真的痛了。”男人说着把沈清浅的手拉向了他的心口处。

  某公公两颗不大不小的眼珠子转了几下,正待说话。

  突然三皇子寝宫外传来了几道宫女的声音。

  “三皇子殿下,您在里面吗?”

  听闻,沈清浅一把捂上了某男的薄唇,动作间却无意被其滚烫的呼吸啄了一下。

  想收回手,轩辕雪比她更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握住了她,惑人的桃花眼还调皮的冲她眨了眨。

  简直了。

  “三皇子殿下?”门外的宫女还未曾离去,听那脚步声还不止宫女甚至还有些别的什么人。

  “里面没人?”一道很清润干净的声音。

  宫女福了福身子,才答道,“是的,四皇子殿下。”

  四皇子?

  沈清浅暗道,这老皇帝怎么生的都是儿子,都不带差样儿的,迂腐迂腐。

  “看来三哥是不在这里,你们且退下。”

  “是。”

  见周围没什么人了,四皇子的心腹手下忍不住出声说道,“主子,这人已经消失两天了。”

  “可能是三哥又去哪里风流快活了,他不是在锦城有一家酒楼嘛?”

  “主子,还有一个春风楼。”

  “哦?这我倒忘了。”轩辕月说着玉一般的眸子轻轻眯了起来若有所思,道“三哥,这些年是越发的长进了,自从他的丫头死后。”

  “主子,那个丫头不是一条狼狗嘛?”心腹手下不解的反问。

  狗?!!!

  沈清浅闻言头顶就是一把火,搁这羞辱谁呢?

  想都没想,张嘴就开咬,凶神恶煞的样儿把本来缩在墙角看戏的渣渣狐都看得一愣一愣的,比它牙口都好。

  “别闹。”轩辕屋里藏人一藏就是两天,可把沈清浅心虚坏了,走哪儿都觉得有人知道她干了些什么。

  这三皇子殿下自从发了两天烧后也像变了个人似的,总迷迷糊糊的还缠她,最后一点最头疼。

  “三皇子请放开奴才。”被一双有力的大手环住腰间,沈清浅差点忍不住闭气把自己憋死。

  “丫头,别闹。”轩辕雪一双多情的桃花眼紧紧的盯着某公公,但嘴里说的话就不怎么让人爱听。

  “三皇子殿下,奴才是公的。”

  “丫头。”

  “............”她怎么就解释不清了,这人不会烧傻了吧?

  挣扎间,狐疑的目光上下扫着男人。

  却又被人一把揽进了炙热的怀里。

  轩辕雪削薄的下颌轻轻贴在了女人的发旋处,左手按头,右手箍腰。

  总之是被锁住了。

  罢了。

  她且听听。

  “丫头,我好想你。”男人有些深情的缓缓吐露心意,桃花眼出神的望着窗棱,神色悠远。

  “丫头,这里真的痛了。”男人说着把沈清浅的手拉向了他的心口处。

  某公公两颗不大不小的眼珠子转了几下,正待说话。

  突然三皇子寝宫外传来了几道宫女的声音。

  “三皇子殿下,您在里面吗?”

  听闻,沈清浅一把捂上了某男的薄唇,动作间却无意被其滚烫的呼吸啄了一下。

  想收回手,轩辕雪比她更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握住了她,惑人的桃花眼还调皮的冲她眨了眨。

  简直了。

  “三皇子殿下?”门外的宫女还未曾离去,听那脚步声还不止宫女甚至还有些别的什么人。

  “里面没人?”一道很清润干净的声音。

  宫女福了福身子,才答道,“是的,四皇子殿下。”

  四皇子?

  沈清浅暗道,这老皇帝怎么生的都是儿子,都不带差样儿的,迂腐迂腐。

  “看来三哥是不在这里,你们且退下。”

  “是。”

  见周围没什么人了,四皇子的心腹手下忍不住出声说道,“主子,这人已经消失两天了。”

  “可能是三哥又去哪里风流快活了,他不是在锦城有一家酒楼嘛?”

  “主子,还有一个春风楼。”

  “哦?这我倒忘了。”轩辕月说着玉一般的眸子轻轻眯了起来若有所思,道“三哥,这些年是越发的长进了,自从他的丫头死后。”

  “主子,那个丫头不是一条狼狗嘛?”心腹手下不解的反问。

  狗?!!!

  沈清浅闻言头顶就是一把火,搁这羞辱谁呢?

  想都没想,张嘴就开咬,凶神恶煞的样儿把本来缩在墙角看戏的渣渣狐都看得一愣一愣的,比它牙口都好。

  “别闹。”轩辕雪轻拍了几下女人的头后,突然把人压向了身后的大床。

  背脊狠狠地砸向床板,女人惊了,瞳孔震惊的放缩,感受着唇上一抹热。

  “喜欢嘛?”仿若情人般的呢喃,沈清浅却只觉哔~了dog了。

  这人疯了吧,怎么敢对着她这脸褶子下嘴?

  刚想把人怼开,眼前的人又不老实的把手放在了她的颊边,一点一点的摩挲着。

  “嘶啦!”一声。

  随之女人脸蛋一痛。

  一张人皮面具被用力扯了下来,轩辕雪夹在指尖微微冲女人晃了晃,那双桃花眼此刻像泼进了墨般漆黑。

  “这是什么?”男人抬头问她。

  她????

  女的?

  一把推开身上的男人,沈清浅几步到了铜镜前打量。

  模模糊糊的镜子反映人的样貌,面色白皙,眼神清澈,但也却是个男儿郎。

  正想着。

  身子又被人环住,那人下巴搁在她头顶与她一同出现在铜镜处。

  大手环住腰间,撂下一道惊雷,“你可怪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