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同样是哥你怎么如此优秀(十五)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213 2019.12.23 22:15

  推荐你们去看大佬的《伪装学渣》,很好看,我没更,我在膜拜。

  沈清浅骂骂咧咧又回去皇宫把一狐一崽强势绑票了回去。

  谁知那神医一捋胡须不住摇头说“不干净”,这火狐已成家破了jing/元无法提供纯粹的血引子。

  气的女人差点把他的山羊胡须薅下来。

  咬了咬牙都想直接再自己亲自披挂上阵得了,却被神医一把按住摇了摇头。

  皇宫那边倒是热闹,新帝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把老皇帝的女人封了皇后,百官瞠目纷纷上奏,但却被一一驳回。

  轩辕风作为老皇帝的第一个儿子,年少时曾被送去南曼国视察顺便锻炼自己,谁知遇了险,幸好被一眉间一抹朱砂痣的小女孩所救至此念念不忘。

  天天加班加点的蹲守在谷外只为见其一面,小清歌着实被男孩的厚脸皮感动了,二人成了朋友。

  一次无意间的交谈,女孩说漏了嘴,道出了自己恨轩辕帝的话,本以为会遭人厌弃,却万万没想到小男孩只笑着说没关系并且把她的话牢牢记在了心尖上。

  回到轩辕国后。

  轩辕帝让其交上一份南曼国的视察“报告”,打开宣纸后万万没想到他的好儿子给他造了封腻死人的情书。

  大发雷霆下让其抄写了无数遍的治国理政之书才放人出屋门。

  直到后来上官清绾的入宫。

  轩辕风从没有见过父皇如此迷恋一个女人,恨不得把最好的都给她,甚至为了她出宫亲自狩猎只为搏其欢心。

  夜夜恩宠。

  日日细养。

  狩猎回的白狐终于被残忍的剥掉了上等的皮毛做了寒冬的披风,当搭在女人肩上的那一刻天彻底变了。

  轩辕国接连下了三天的大雨,像是要洗刷掉什么一般,附近的小国甚至发生了洪水,死伤无数。

  宫里的女人也疯的疯,死的死,那冷宫不知成了多少被废黜的嫔妃的墓地,路过的宫女太监天天夜里都能听见女人哭泣的声音,腿软闷头就跑,胆小的甚至尿了裤子。

  其中里面就有轩辕风的生母,一个温顺贤淑的女子,父皇却给其安了个通/jian的罪名,无情送入了冷宫,他的母妃在里面呆的久了便也疯了,最后在夜里投井解脱了。

  小小的他,都没有为其申冤的能力,恨一点一点聚集在心里,那个宣/xie口便是手刃他的父皇。

  那场大火,他看见了那个战场骁勇善战的父皇带着一抹解脱的笑很是不解,男人却负手望着他半晌后丢给了他一瓶药,“若你还有心就把它给你的三弟,救命的。”

  轩辕帝遇到上官清绾前战功赫赫,百官臣服。

  遇到女人后,昏庸无能,世人唾弃。

  直到太后出面废了女人赶出宫外,理智才回到了体内,清醒过后惊觉已做了如此多的错事,无法补救。

  沈清浅骂骂咧咧又回去皇宫把一狐一崽强势绑票了回去。

  谁知那神医一捋胡须不住摇头说“不干净”,这火狐已成家破了jing/元无法提供纯粹的血引子。

  气的女人差点把他的山羊胡须薅下来。

  咬了咬牙都想直接再自己亲自披挂上阵得了,却被神医一把按住摇了摇头。

  皇宫那边倒是热闹,新帝也不知怎么想的居然把老皇帝的女人封了皇后,百官瞠目纷纷上奏,但却被一一驳回。

  轩辕风作为老皇帝的第一个儿子,年少时曾被送去南曼国视察顺便锻炼自己,谁知遇了险,幸好被一眉间一抹朱砂痣的小女孩所救至此念念不忘。

  天天加班加点的蹲守在谷外只为见其一面,小清歌着实被男孩的厚脸皮感动了,二人成了朋友。

  一次无意间的交谈,女孩说漏了嘴,道出了自己恨轩辕帝的话,本以为会遭人厌弃,却万万没想到小男孩只笑着说没关系并且把她的话牢牢记在了心尖上。

  回到轩辕国后。

  轩辕帝让其交上一份南曼国的视察“报告”,打开宣纸后万万没想到他的好儿子给他造了封腻死人的情书。

  大发雷霆下让其抄写了无数遍的治国理政之书才放人出屋门。

  直到后来上官清绾的入宫。

  轩辕风从没有见过父皇如此迷恋一个女人,恨不得把最好的都给她,甚至为了她出宫亲自狩猎只为搏其欢心。

  夜夜恩宠。

  日日细养。

  狩猎回的白狐终于被残忍的剥掉了上等的皮毛做了寒冬的披风,当搭在女人肩上的那一刻天彻底变了。

  轩辕国接连下了三天的大雨,像是要洗刷掉什么一般,附近的小国甚至发生了洪水,死伤无数。

  宫里的女人也疯的疯,死的死,那冷宫不知成了多少被废黜的嫔妃的墓地,路过的宫女太监天天夜里都能听见女人哭泣的声音,腿软闷头就跑,胆小的甚至尿了裤子。

  其中里面就有轩辕风的生母,一个温顺贤淑的女子,父皇却给其安了个通/jian的罪名,无情送入了冷宫,他的母妃在里面呆的久了便也疯了,最后在夜里投井解脱了。

  小小的他,都没有为其申冤的能力,恨一点一点聚集在心里,那个宣/xie口便是手刃他的父皇。

  那场大火,他看见了那个战场骁勇善战的父皇带着一抹解脱的笑很是不解,男人却负手望着他半晌后丢给了他一瓶药,“若你还有心就把它给你的三弟,救命的。”

  轩辕帝遇到上官清绾前战功赫赫,百官臣服。

  遇到女人后,昏庸无能,世人唾弃。

  直到太后出面废了女人赶出宫外,理智才回到了体内,清醒过后惊觉已做了如此多的错事,无法补救。

  但心中仍觉空缺,皇后之位一直像是在为谁留着。

  后来太后仙逝,他接回了委屈求全在春风楼里的女人,一时间百感交加,他也知自己昏了头了可就是控制不住,可能是被下了叫做上官清绾的jiang头,他认了。

  可他不知,他爱的女人是心善的,干净的,怂恿他做错事的都是那抹爱而不得的妖魂。

  上官清绾最终还是没逃过成为“替代品”的命运,天天轩辕风只看不动,最终寡淡一生老死了宫中,若说她爱不爱轩辕长月答案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同样,三皇子殿下也没逃过被指婚的命运,谁让那蛮夷公主没看上轩辕桦看上他了呢,轩辕新帝一见自家三弟这赖赖唧唧的样儿直蹙眉,这还没成婚就要死翘翘可不行,心一软把老皇帝给的瓶子送了过去。

  恢复健康的轩辕雪最后也没联成姻,大婚当下那公主又反了悔说什么受不了他的花心扭头就回国了,但跟轩辕国却达成了很好的协议,两国绝不会交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