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太监爱作妖(九)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1593 2019.11.13 22:23

  凤舞九天,水袖曼曼。

  待琴师指尖落下最后一枚音符,春风楼最顶级的头牌绾儿随之也停下了脚下的舞步,盈盈一拜衬得是花草失色,日月无光。

  “绾儿献丑了。”声如其名,宛若黄鹂鸣叫般悦耳清脆

  沈清浅远远的瞅了几眼那皇帝老儿享受的表情,眉头一动撤回往前的脚步向西阁后院走去了。

  “大胖,借我根烧火棍。”女人矮身蹲在一个胖胖的男人身边低声问道,视线又往灶台里望了望。

  胖丁两只不大的眼睛轻扫了下某公公,无奈撑额叹回,“你晚来一步,喏,都成灰儿了。”

  “灰儿更好。”

  话音刚落,胖丁只觉眼前一花,仿佛有只大黑耗子窜进了某个还留有余热的地方。

  接着就是一阵接二连三的叫骂声。

  “胖丁,我****。”

  “哎呦~”

  “哇哇,后摆着了着了,噗噗噗tui!”

  沈清浅爬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冲着胖丁怒目相对,被炭灰染黑的双拳带风的扫向了男人。

  仅0.01秒的秒差,要不是胖丁反应得快,他那本来就塌塌的鼻子差点被夷为平地,休想再东山再起........

  “香啊。”双拳被一双粗糙满是大茧子的手握住,胖丁上下翻看了一下女人的蹄子,啧啧赞道。

  突然眼前一亮,厨神之魂迸发,一个大胆创新的想法浮于脑中。

  女人不知道的是,她的这一举动无意间促就了一个人的成就。

  要问那炭烧鸡第一人,便数这春风楼胖丁是也了。

  此为后话。

  “像个黑鬼。”胖丁隐下自己跃跃欲试的心思,瞥了几眼脸上黑了一道又一道的人,上前一步脑子发热的居然用袖摆为某公公擦起了污渍。

  只是等沈清浅在那水缸里一照时差点跳起来又想跟胖丁打一架。

  这哪儿是给她擦脸,根本就是抹的更匀了........

  一呲牙,亮得可以和太阳一较高下了。

  “你别这样看着我,我还想问你脑子抽什么风,往那灶台里冲呢?”

  “坏了。”男人这么一问,某公公才想起来自己抹黑的正事了。

  火烧屁股的跑到刚才伊人起舞的地方,脚步一顿,沈清浅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太黑了!

  “月公子,您看这?”老鸨碧池小心翼翼的询问着身前端坐着的男人,精致的额头上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

  神情有几分踌躇,银牙暗咬,刚夸的人转眼就给他跑了.....

  目光无意的一扫正巧撞见远方一黢黑黢黑的人,要不是那人呲着的牙他还真看不着。

  一身黑衣,从头到脚,黑透了!

  “还不过来。”老鸨碧池冷冷的下着命令。

  沈清浅一愣,往二人身边走了几步,这一近身,她才发现老皇帝的脸色隐隐发黑,龙颜甚是不悦。

  就仿佛是什么好事被打断一般。

  莫非她来之前发生过什么了?

  努力的压低姿态,某公公嗓子像咯痰了一样半天吞吐出两个字,“月公....”

  轩辕长月眸子微眯看向那低头哈腰的某人,神情若有所思,半晌冷声道,“抬起头来。”

  哦,这该死的台词。

  这不是电视里流氓皇帝惯用的词藻嘛?!

  “小的不敢。”

  “让你抬就抬。”老皇帝说着直接上手擒住了女人娇俏的下颚,还别说,虽然沈清浅所在的这副身体是个老男人,但那下巴给人的触感却微微有丝异样。

  忍不住又捏了几下。

  待二人反应过来,皆想呕吐之。

  老男人对着老男人就是容易堵心。

  “........”老鸨这下直接给看懵了,月公子的癖好真是让人摸不透。

  “这人我带走了。”

  落下一句,待抬头时那二人已经不见了。

  老鸨碧池摇着羽扇暗自摇头,余光扫向二楼那抹倩影时沉了眸子。

  一纸信鸽悄无声息的从春风楼里飞了出去。

  不知又要掀起多少腥风血雨!

  “皇上,奴才这不是被人打劫了嘛?!”被一眼认出的女人索性也不装了,只求从轻发落。

  老皇帝轻轻屏退了手下,垂眸深深的望着女人,那深邃的眸光看得人心底直发慌。

  大约一刻钟。

  一道颇有威严的话语落了下来,“你回宫之后,进一品公公。”

  说完,老皇帝拂袖离去了。

  滞留在原地的女人傻了,她这遭一圈罪居然升官了!

  一品啊那可是公公里最高的了。

  “哎,皇上你等等奴才啊。”

  人满为患的大街上女人亢奋的声音久久未散........

  不过。

  回宫之后的女人才发现,这tm是人干的事儿嘛?

  她一直在等老皇帝再次宣告她一品公公的口谕,等了许久未见动静。

  那日。

  她按捺不住进了书房问了一嘴,那老皇帝居然跟她说金口玉言只说一次........

  所以是你知我知剩下无知了!

  沈清浅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