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太监爱作妖(一)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1908 2019.11.05 23:59

  净身房。

  “常公公,前些日子刚从宫外进的那一批人,没有一个忍受得了阉割之刑的,您看剩下的这最后一人该当如何啊?”

  “阉之。”

  沈清浅缓缓醒来的时候,就听见了这两个字,还未等反应过来,一道刺眼的白刃就闪过眼前。

  “可惜了,虽然有点老,但活儿却是极上。”那人拨弄着她的身下之物啧啧惋惜道。

  “手利落点,过几日就要送到皇上跟前侍候了。”常公公蹙眉扫了一眼叮嘱道,人一动便走了出去。

  这阉刑,太伤人,总让他不禁忆起往昔,那蛋蛋的忧桑.........

  沈清浅待人出去之后,没有马上起身,而是静静地感受了一会儿那人的搓弄,奇怪的是她并没有任何旖旎的感觉。

  相反,还有些困顿。

  0696..........

  这宿主真够随遇而安的!

  “有趣。”行阉割之人突然声线一转,双手慢慢摸上了沈清浅的肩膀,继而向上。

  一道微微灼热的目光深深的钉在了女人的面容上。

  “该醒了,上官清歌。”那人说着突然甩了沈清浅一巴掌,五指印在脸上显得分明。

  沈清浅内心一怒,半晌强压火气的慢慢睁开了眼睛,昂首望着上方的男人疑惑出声,“你是?”

  “装什么?”那人眉头紧皱,有些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接着道,“记住上面的话,别轻易露了马脚,不然你身上的毒可就无解了。”

  “一个月我会给你一次解药。”

  那人说完,嫌恶的擦拭了几下手指,阔步走了出去。

  刚才摸的带劲的还不是你,男人呵!

  三日后。

  沈清浅低眉顺眼的跟在了年迈的常公公身后,眼前的人步子不快,但周身透露出的威压却非比常人,一看就是职场老司机。

  “到了皇上跟前侍候可要谨言慎行,稍不留意可是要掉脑袋的。”淡淡的声音意有所指的自前向后传来。

  沈清浅愣了一瞬,似乎没有料到这人会开口,半晌才回了一句,“谢常公公提点,奴才晓得了。”

  “嗯。”常公公说着甩了甩手里的拂尘,脚步略快几分。

  “哎呦。”正走着,一个不明物体突然滚到了沈清浅脚下,很小的一团,是个活物。

  “九皇子小心啊。”常公公待看清地上的小人时,惊呼一声连忙上前将人扶起,眼睛一扫沈清浅有些不悦。

  怎么是个木头。

  被人冷凝了一下,沈清浅迷茫的眨了眨眼睛,低头扫过九皇子后后知后觉的行了个礼。

  “无妨。”那个小人老气横秋的说道。

  “九皇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早课时间。”

  “额......”听到这个宫里老人的问话,九皇子心虚了几秒,继而昂首挺胸道,“早课的老师生病了,所以今天本皇子无事可做。”

  “倒是你身后这是何人,本皇子居然有些喜欢他身上的味道。”说着那个小人围着沈清浅转了几圈,突然一把揽上了女人的腰。

  沈清浅眼角抽搐的看着那个明显高估了自己身高的人儿,这姿势不像抱她反而有些像个她腰间的配饰。

  “九皇子可别折煞了这小奴才了,快快下来。”

  正说话间,一个长相清秀的宫女急急忙忙找了过来,挽好的头发都因匆忙凌乱了几分,一看见九皇子差点痛哭流涕。

  “九皇子,奴婢找你找的好苦。”沈清浅眼眸低垂的瞥了一眼宫女衣裙后那滩不易窥见的污渍,眉心微蹙。

  她现在的身份好像不适合提点什么,罢了。

  “将皇子带回去好生伺候着,可不许再出差池。”常公公手下不知使了什么巧劲,居然将人轻飘的弄了下来。

  待二人离开后,扫了一眼沈清浅,道“走吧,皇上该等急了。”

  凰轩宫。

  九曲长廊尽头的一处占地宏伟的宫殿,隶属皇上的地盘,还没迈进门,沈清浅迎面就感觉到了一股威压。

  “这个时间,皇上还在用膳,进去后别说话,静静地待着便可。”

  “嗯。”

  “皇上。”常公公进去后做了个揖便立于龙侧了,徒留沈清浅呆滞在原地。

  沈清浅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眼前不远处的人慢条斯理的品着菜,未发出一丝咀嚼的声响,空气静的可怕。

  半晌。

  那人轻轻放下了手里的银筷子,顿时沈清浅就感觉到身上多了一道审视的目光。

  “皇上,这就是从几千人中精心挑选出的往后侍候您的奴才。”常公公往前走了一步微俯身躯说道。

  “抬起头来。”那人终于发出了声音,意外的好听,很让人舒服的声线。

  沈清浅微微昂首,眼眸向上慢慢聚焦到了不远处的龙颜上,瞳孔有些细小的收缩,这个皇帝有点老。

  这不是她想要的剧本。

  “怎么?看到朕的样子你很失望。”皇帝姓轩辕,字长月,身下有九子,可以说是多产了。

  但是奇怪的是皇后之位一直是虚空着的。

  传言皇上心中之人乃是民间的一位青楼里的女子,那女子生就一副祸国殃民的样子,勾的皇上不惜为她跟皇太后翻脸,直至今日关系仍是水火不容。

  “还不跪下。”常公公见皇上龙颜甚是不悦,冲底下没有眼色的奴才吼了一句。

  不怕掉脑袋,还在那杵着。

  “扑通。”沈清浅身子比脑子快的直接给跪了,现代和古代的转换就是这么无缝链接。

  “咚”的一声,听的常公公那颗老心脏都缩了一下,暗自叹气摇头,这副样子也不知能在皇上身边呆几日。

  沈清浅低垂着头也直叹气,难啊。

  “六日为限,若是你没能让朕满意,你这颗脑袋可就要搬家了。”头顶上传来轩辕长月冷冷的声音。

  女人一愣,只觉得人瞬间来到了她跟前,看来是个有功夫的。

  “怎么不找点年轻的?”那人仔细打量了一下沈清浅的面貌,有些嫌弃的冲身边的常公公问道。

  “皇上,这是皇太后的意思,杂家也没有办法。”

  “哼,多管闲事。”那人一甩龙袍转过了身子,随着男人动作的龙袍啪啪打在了离男人很近的沈清浅面上,真是现实版的啪啪打脸。

  

举报

作者感言

来喝青稞酒

来喝青稞酒

作者君心已累,没有的章节评论里都有,以后不再复述了。

2019-11-05 23: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