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同样是哥你怎么如此优秀(五)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164 2019.12.13 23:13

  竟是--

  突然胖成球的陆!轩!溟!

  仿佛连某个维度都大了不少,尤其是上围?

  推开门的瞬间。

  男孩一眼就看到了那乖巧窝在陆老头身边的小萝卜头子,白白的小脸,蓬蓬的栗色发型。

  让他忍不住多看的是。

  女孩一笑,嘴角若隐若现出来讨巧的小梨涡。

  放在两侧口袋的手指不禁微蜷,有些蠢蠢欲动。

  “爸,小阿姨。”

  小阿姨?

  听到这熟悉的呼唤,沈清浅下意识浑身打了个激灵。

  她被认出来了?

  目光对上,却发现男孩只是很淡的扫了她一眼,便转向了包间内。

  小阿姨居然唤的是她那个无良老妈!

  自家母亲贤良温淑一笑,忙不迭的答应了下来,那上赶着的架势活像男孩是块价值连城的香饽饽。

  沈清浅酸了,然后她脑抽的突然拉了拉身边男人的大手。

  陆昂手心一暖,整个人惊诧不已,大手下意识扣住了伸进来的小手。

  垂眸放平声线询问,“怎么了?”

  额?

  女人也没懂自己突然的动作所谓何意,只能顺其自然道,“这大哥哥就是您的儿子嘛?”

  手心里的小手有些冰凉,还微微带着些冷汗,陆昂心情微沉,脸色不虞。

  左右而言他的嘱咐了一句,“下次要来给我打电话,别傻傻的走过来。”

  还眼风极淡的扫了一眼和自家儿子相谈甚欢的李桃花女士。

  他还在这儿呢!

  视线调转又锁定了年轻俊朗的陆轩溟,眉心往中间一皱,冷声道,“人既然都带来了,给大家看看吧。”

  人?

  闻言,李桃花女士住了嘴,目光下移放在了男孩一进门就异常庞大的衣服上。

  里面很轻的挪动了下,一只比女孩子要大一些的白皙中号手伸向了大男孩的脖颈处的......拉链头。

  缓缓,一点一点下拉。

  露出了一张。

  女孩子的脸????

  沈清浅纳闷不已,鹿系少年什么时候把男孩弄丢给别人了?

  再定睛一看。

  这不是???

  女装苏澈。

  瞧瞧那拖地的披肩长发,扑闪扑闪的浓密眼睫毛,一看就是个新手。

  噗呲一声,窝在陆昂身边的小萝卜头子乐开了,惹得头顶的男人落下一道询问的目光。

  下一秒,也跟着微微勾了下唇角。

  原来。

  这就是有个贴心小棉袄的感觉啊。

  傻憨傻憨的。

  “叔叔好。”苏澈尴尬的红了脸,嘴里嗫诺出几个像蚊子般的字眼。

  他都说过了,下了车那几步道一点儿也不冷,这厮非霸道的一把拽过他,扯进怀里把他拢进大衣。

  他在里面都能感受到门里门外人奇怪的打量眼神。

  大男孩却不管不顾,依旧我行我素。

  “嗯。”陆昂眸子随意扫了眼,便移开了视线。

  “爸,这是我喜欢的人。”一直没说话的陆轩溟突然开了口。

  单刀直入道。

  说完,又伸手梳了梳苏澈头顶乱乱的头发,认真的样子异常好看。

  陆昂闻言却冷了脸。

  真当他眼瞎看不出来那是个男生?

  离男人近的母女皆感受到了其强大的气场,噤若寒蝉。

  上位者的威压瞬间不加掩饰的放了出来。

  “爸爸,我饿了。”

  一向无拘无束惯了,沈清浅在男人手心里的手动了下,小声转移话题道。

  左边的小梨涡还讨好地冲男人展了展。

  瞬间。

  屋内冰雪消融。

  陆昂眉梢的寒冰融化,大手放开已经温暖的小手,朝呆在门口等待召唤的服务生招了招手。

  “点餐。”

  一顿饭吃的不冷不热的,快到结束的时候陆昂被一通电话叫走了。

  沈清浅眼尖的瞧到了李桃花女士一瞬间紧握的双手。

  叫走男人的。

  好像是个女人?

  撞上她的视线,一愣,又苦涩的笑了笑。

  李桃花女士找了个借口去了厕所。

  巧的是,为了掩饰尴尬不停喝水而尿急的苏澈小同志也走了。

  一室安静。

  落针可闻。

  沈清浅垂着视线,像是要把眼前的菜色看出朵花来,鼻息也放轻不少。

  陆轩溟眸光漆黑,后背慵懒的靠在檀木椅背上,大长腿随意交叠。

  就那么动也不动的......看着她吃。

  一桌子的菜,加吧加吧也得上千了。

  动筷子间,对面的男孩突然笑了,牵起的嘴角略带几分嘲讽,一字一顿道,“小....阿姨?”

  这女人一定不知道自己有个紧张时惯用的小动作。

  就是左手的大拇指会下意识轻抠食指指腹。

  倒也不是他多在意这个人,他只是会习惯性记忆一些人的特点。

  譬如,苏澈。

  娇时会像个狼崽咬他锁骨的行为。

  至今。

  他左侧的锁骨上还残留浅浅的粉色牙印。

  其中还有一颗虎牙的,最疼。

  “哈喽啊,上课上到包间了?”

  也不知怎么,筷子一放,沈清浅脾气上来了。

  她就见不得浪费粮食的人,不禁见不得她还想打包!

  “怼我?”淡淡反问,陆轩溟突然站了起来,从圆桌那边绕了过来。

  手指卷起女孩的一缕头发缠了缠,顷刻间抛下一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以后就多多指教了。”

  说完,快速放手。

  门口传来了李桃花女士的大嗓门和一道不停说嗯的男声。

  苏澈见到里面有些嚣张跋扈的气焰愣了几秒,刚到门内却被大步走来的陆轩溟拉了出去。

  他只来得及冲最近的李女士道了一句再见便消失了。

  “妈,你真的这么喜欢陆昂嘛,我觉得你不是真的快乐。”

  李桃花女士闻言沉了眼眸,然后瞬间变脸,喜上眉梢道,“两天后你来当托裙摆的。”

  托裙摆?

  这次,换沈清浅黑了脸。

  “对了,还有妈妈我已经搬到陆家了,过几天放年假你也住进来吧。”

  隔了半晌,女人的超长反射弧才纳过闷来。

  捂脸哀嚎一句。

  掏出手机按了下去。

  本塘:本海王要入住深海鱼塘了,小的们速速支援。

  糖糖死粉(苏大喵):猜到了,你们两家都要结为亲家了,肯定会住到一起。

  糖糖僵尸粉1号:当初塘主为何不跟着父亲?

  ...........

  打字的沈清浅沉默了。

  当初她选的第一人便是父亲。

  但是是父亲主动让出的她,他说自己老了还生着病照顾不好她。

  所以。

  有的时候,放手何尝不是另做打算的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