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同样是哥你怎么如此优秀(二十一)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055 2019.12.29 22:32

  我觉得你们要打死我了。

  多少章了!!!!

  时冬腊月,她们这所城市迎来了第一场大雪。

  足足下了得有两天。

  这不,雪刚一停。

  沈清浅迫不及待的从自己的位置上狂奔了出来,在覆满厚厚白雪的雪地上印下了一个又一个小脚丫子印。

  此时,六楼。

  临近毕业,没有什么课,而且已经有了待上市小公司的贺天足足在屋子里闷了两天。

  手还很巧的用直男审美做了个女生都比较偏爱的白色挎包。

  两米的立体镜,放在身前不住打量。

  惹得上铺睡懒觉刚醒的蓝可“噗呲”一笑,道“好娘哦!”

  迎着他脑门的就是一块板砖招待,怕了怕了,嗖的缩回被窝。

  没什么比得上,下着雪,暖着窝。

  贺天利眸一扫,薄唇勾起抹坏笑来,刷的打开了阳台窗户,瞬间呼啸而来的冷风刮了进来。

  屋内跟着降了不止一个度。

  被窝里的蓝可应景的石化了。

  这tm是人干的事?

  打开窗的贺天倚着窗槛向下随意望了望。

  一眼。

  便瞅见了那像个憨憨似的傻女人。

  嘴里神神叨叨念着几句,左拐,不对再右拐。

  然后,漫天雪地。

  小阿姨用脚稳扎稳打的印出了一个繁体的“龍”。

  而他,恰巧属龙。

  嘴边的笑拉的更大了。

  突然。

  门被推开了,出去给某人拿外卖的凌源慢慢步了进来,一身的冷气。

  这屋直接可以上冻了。

  “这么冷?”凌源惊讶的开口,本来要脱下来的棉衣又裹了上去。

  一扫阳台,有些黑线。

  上前把泛傻的贺天拽了进来,窗户也“啪”的拍上了。

  被窝里传来句哀嚎,“苍了个天了,你可算回来了,这货快把我冻死了。”

  蓝可不自知的撒着娇,凌源听完却耳朵尖悄悄红了几分,朗声道,“我看你就是懒,快下来吃东西。”

  “我不。”头从被窝里钻出来,男孩泛着水光的眼眸眨了眨,道“你给我送上来。”

  “好的,爷。”无奈轻叹,凌源脱口而出一句。

  听见这句,蓝可瞬间想歪,鼻子轻皱,有些揶揄说了句贱话,“原来你喜欢这种?”

  男孩的嘴唇是偏厚的那种,又粉,很适合用来接wen。

  凌源不禁暗了眼眸,隐在暗处的喉咙上下轻轻滑动了几下。

  被冷气冻住后复化的水汽弄塌了发型,几缕贴在耳际昭然惑人。

  看着凌源一步一步登上来,蓝可眼神越来越亮。

  那是。

  对.......食物的ke/望!

  “谢谢啊。”还是老实道了句谢,两手相触的一秒他瞬间哆嗦了一下。

  好冰的手!

  下意识把身边男孩的手抓进手心,他上下cuo了cuo,摩擦生热,物理没学过?不许屏蔽我!

  凌源大手一暖,碎发遮眼,强按捺住了心底突然涌上来的一抹激动。

  嘴角勾笑埋汰道,“像个姑娘似的,快吃吧,我不冷。”

  蓝可掏出可乐杯喝了口,眉心微皱质问道,“怎么是热的,还味道怪怪的?”

  “姜丝可乐,我怕你又胃痛。”

  凌源收回手,掩饰掉了几分失落,才回了一句。

  “哦,老天,你才像个大姑娘!”

  这边打着嘴/pao,那边贺天已经下了楼到了离沈清浅不远的十米处。

  修长的大手握着自己怀胎十月,呸呸,整整绣了两天的包。

  小阿姨脸都冻僵了,还不肯回室内,真是倔强!

  “喂,刨雪的,给你。”

  沈清浅眼前一黑,一副棉手套呈抛物线丢了过来,平时没少灌篮啊,把她当篮球框砸呢。

  手往上一挥,准准的抓住了,得意的挑眉,却看见那人嘴角来不起收起的坏笑。

  心思一动,女人主动靠近了几分。

  冰冰凉凉的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埋进了男孩暖烘烘的围巾里。

  然后,手上的雪被温度融化了。

  雪水一滴一滴从女孩白嫩的指尖缓缓熨烫过了贺天的xiong/膛,还有向下的趋势。

  “谢谢你的手套哦。”

  看着男孩逐渐变绿的眼神,沈清浅及时摆上了笑脸。

  正所谓。

  伸手不打笑脸人是有根据的。

  贺天努力克制了自己的小暴脾气,无奈轻叹,靠近女人把围巾里的手拉出放在了自己的棉服口袋里。

  握住的手也没放开,一起放了进去。

  大手牵小手,小手泪汪汪。

  不少推窗看雪的同学在阳台发出了阵阵惊叹,“哇哦,快看快看”。

  “偶像剧啊,这个套路满分。”

  “话说是谁啊?”

  “下去看看,走,别让他们跑了。”

  吃瓜群众迫不及待的开始显示自己的威力,而有的人更绝,直接拍了照片发到校园通上。

  那阅览量和点赞不成比的增。

  “你还想当猴被参观多久?”

  沈清浅耳尖的听到了不少脚步纷至沓来,狠狠白了少年一眼。

  贺天没吭声,一副准备官宣的小表情,眉毛挑的要飞上天了。

  “信不信我让你这辈子都瞧不见我。”

  沈清浅算看出来了,这男孩哪是做好人关心别人,他是要pao.她。

  现在是追的架势。

  真猛烈啊。

  年轻真好,她也被迫年轻了一把。

  其实,女人哪有她自己说的那么老,她其实比陆轩溟还小一岁,奈何上学比较早,咳咳,不是一般的早。

  谁让她小时候皮呢,比男孩子还男人,弄哭了一个又一个小didi。

  李桃花女士一气之下,将人送至学校劳改去了。

  “走。”贺天不知想到了啥,拉着女人拔腿就跑。

  前面他们跑着,后面吃瓜群众不甘心的追着。

  学校的广播室开了句扩音道。

  “某某宿舍楼外的男生快回自己的宿舍,你提着个抢来的红色暖壶干什么,快还给后面的人!”

  红色暖壶?

  沈清浅低头瞅了眼自己的红色棉外套,这可是价值66.66的天价衣啊,啧,没眼力。

  “我去,我们是不是粉错人了,那俩明显是校队的。”吃瓜群众一号气喘吁吁道。

  2号已阵亡,话也不说,光在那吸气呼气了。

  剩下的都被寒风劝退回宿舍了。

  “奥利给!!!!”

  沈清浅高兴的像个孩子,拍了拍贺天的肩膀道,“我们赢了!”

  贺天闻言咬牙,费劲吐出了一口浊气,“憨憨!”

  “哎,这呢!”

  雪地里,女孩笑弯了眼睛。

  他怎么就栽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