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同样是哥你怎么如此优秀(十四)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160 2019.12.22 18:52

  千万别学我,一拖再拖,啊啊啊,怎么补不完这么多章。

  “放我出去。”嗓子喊得冒火,沈清浅瘫坐在地上脖颈歪着吐了个无形的烟圈儿。

  发丝凌乱,衣衫松散。

  门外老神在在愣是听完了女人各种“奇怪”语言的神医嘴角牵笑,一抹异样的神采绽放在眸光中。

  手指一挥,竟全盘变样。

  山羊胡须,白发墨眉,腰间几个奇奇怪怪的小袋子外露,端的一副仙人之姿。

  “我这小徒儿啊,师傅可来助你渡劫了。”

  撂下一句,神医老道盘腿而坐竟是迈进了虚空,打起了坐来。

  屋内。

  “留着力气,等会儿再/jiao。”

  闻言,地上的沈清浅来不及做反应,身子一轻就被男人拦腰抱了起来。

  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布满红血丝的桃花眼,半眯着的神态,明显就是毒上头了。

  “你什么意思?”紧紧抓住男人的前衫,某公公开始慌了。

  “可能会有点痛,你忍一忍?”

  我不能忍!

  “你想干什么?”

  被男人反身扣在床上,沈清浅双眸怒睁,太太太太惨无人/道了!

  眼瞅着床边的男人一件一件相当熟练的tuo/起了衣服,手抄起边上的被子女人一滚一团变成了一只胖蚕蛹。

  “歌儿还有如此癖好?”

  拉衣的动作一顿,轩辕雪好笑的瞥了几眼床上的不明物体。

  真是天真呢。

  毫不费力的扯下被子,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fu/了上去,薄唇吐气来到女人耳边呢喃道,“别怕,我就抱抱。”

  渣男!

  这和“拿开,我就ceng/ceng不进去”有什么区别?

  沈清浅手一伸就想给某个臭不要脸的男人来个大嘴巴子,却被按住拉到了玉枕边。

  “哇哇哇,你搞什么?”

  “到底会不会?”

  “笨蛋?”

  饶人清静的话彻底把门口的神医从虚空揪了出来,山羊胡须一翘,附耳攀上了门缝。

  一抹忧思萦绕在眉间,神医抬眼又望了望天。

  只见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乌云遮日,朵朵雷云集中聚集在了二人所在的空间上方。

  云彩厚重得仿佛要压下来般,里面隐隐的还有几束分外刺眼的闪电咆哮。

  “等会儿。”沈清浅伸手抵住了男人chuancu气的薄唇,眯眼向房梁瞅了半天。

  “怎么了?”轩辕雪不解反问,微微停下动作顺着女人的目光看了过去,什么也没有。

  还在跟他闹?

  “清歌,你跟了我,我定会好好待你的,你为我吃了忘情,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怪你,但是你不能拒绝我青睐你的心。”

  说什么pi话?

  沈清浅无语冲男人翻了个朝天的白眼,视线又不住的打量屋顶。

  “放我出去。”嗓子喊得冒火,沈清浅瘫坐在地上脖颈歪着吐了个无形的烟圈儿。

  发丝凌乱,衣衫松散。

  门外老神在在愣是听完了女人各种“奇怪”语言的神医嘴角牵笑,一抹异样的神采绽放在眸光中。

  手指一挥,竟全盘变样。

  山羊胡须,白发墨眉,腰间几个奇奇怪怪的小袋子外露,端的一副仙人之姿。

  “我这小徒儿啊,师傅可来助你渡劫了。”

  撂下一句,神医老道盘腿而坐竟是迈进了虚空,打起了坐来。

  屋内。

  “留着力气,等会儿再/jiao。”

  闻言,地上的沈清浅来不及做反应,身子一轻就被男人拦腰抱了起来。

  抬头就对上了一双布满红血丝的桃花眼,半眯着的神态,明显就是毒上头了。

  “你什么意思?”紧紧抓住男人的前衫,某公公开始慌了。

  “可能会有点痛,你忍一忍?”

  我不能忍!

  “你想干什么?”

  被男人反身扣在床上,沈清浅双眸怒睁,太太太太惨无人/道了!

  眼瞅着床边的男人一件一件相当熟练的tuo/起了衣服,手抄起边上的被子女人一滚一团变成了一只胖蚕蛹。

  “歌儿还有如此癖好?”

  拉衣的动作一顿,轩辕雪好笑的瞥了几眼床上的不明物体。

  真是天真呢。

  毫不费力的扯下被子,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fu/了上去,薄唇吐气来到女人耳边呢喃道,“别怕,我就抱抱。”

  渣男!

  这和“拿开,我就ceng/ceng不进去”有什么区别?

  沈清浅手一伸就想给某个臭不要脸的男人来个大嘴巴子,却被按住拉到了玉枕边。

  “哇哇哇,你搞什么?”

  “到底会不会?”

  “笨蛋?”

  饶人清静的话彻底把门口的神医从虚空揪了出来,山羊胡须一翘,附耳攀上了门缝。

  一抹忧思萦绕在眉间,神医抬眼又望了望天。

  只见本来晴空万里的天空突然阴沉了下来,乌云遮日,朵朵雷云集中聚集在了二人所在的空间上方。

  云彩厚重得仿佛要压下来般,里面隐隐的还有几束分外刺眼的闪电咆哮。

  “等会儿。”沈清浅伸手抵住了男人chuancu气的薄唇,眯眼向房梁瞅了半天。

  “怎么了?”轩辕雪不解反问,微微停下动作顺着女人的目光看了过去,什么也没有。

  还在跟他闹?

  “清歌,你跟了我,我定会好好待你的,你为我吃了忘情,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不怪你,但是你不能拒绝我青睐你的心。”

  说什么pi话?

  沈清浅无语冲男人翻了个朝天的白眼,视线又不住的打量屋顶。

  女人天生的直觉告诉她,有事要发生。

  “可以了。”男人见其太过矫情,忍不住陡然一chen。

  沈清浅顿时老脸一皱,这tmd太疼了!!!!

  反复的吸气吐气还是不怎么解气,女人正待反抗之际。

  “雷劫来了!”

  门口神医内心疾呼一声,赶紧摆起了阵来,几个小袋子的物件被一一取出抛上了屋顶。

  总之一顿操作猛如虎,气势是有的。

  但。

  “我kao!”

  雷电穿透房顶直接打在了女人头侧,贼大一黑窟窿可给沈清浅看懵了。

  她这是遭雷劈了?!

  “爷,你看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你这么wei/suo,咱还是收敛一点吧,先出去。”

  轩辕雪平时灵光圆滑的脑子也有些回不过来神,人顿住了良久才轻轻分开彼此,将人抱了下去。

  脸色黑的出奇。

  也是,刚一展xiong风才起头,这扫xing扫的也不知道以后还可不可以。

  奇怪的是,二人一分离,房顶破开口子露出的天空就乌云消散了不少。

  然后,天就放晴了。

  门口的神医嘴里念念叨叨又摇头晃脑,细听之下不过是对自己布阵不jing的哀怨。

  手一摆又恢复成了沈清浅先前看见时的样子。

  “徒儿啊,咳咳,不是,你没事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