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同样是哥你怎么如此优秀(二十九)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253 2020.01.16 22:43

  上班了上班了。

  “未知剧情,请宿主自行探索。”0696面不改色的抛下这一句转身就遁了。

  沈清浅,“..........”

  “是莫姐姐嘛?”高台上的女人情绪稳定了一些后,终于完整的说了第一句话。

  闻言,沈清浅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错愕,“你知道我?”

  方欣没说话,头缓缓从膝盖处抬了起来,视线移向她的脸淡淡道,“沈哥哥的钱包里放了你的照片。”

  “不可能。”沈清浅想都没想就否认了一句,开玩笑,她都不知道自己算是男人的三儿还是四儿了。

  方欣苍白如透明纸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看着女人,沈清浅不知怎么眼皮开始不停地跳了起来,心里有些慌,悄悄挪步到了高台附近静观其变。

  方欣现在脸色平静的可怕,她只是蹲在高台上眺望着远处,眼神空洞的吓人。

  “你说,地球这么大,消失一两个人是不是也无足轻重。”冷不丁的几个字从上方砸了下来,沈清浅只觉得呼吸一窒,胸腔沉闷的难受。

  “你想他吗?”杏眸一转,沈清浅轻声问着女人,“我可以帮你联系他。”

  闻言,方欣漆黑的瞳孔一缩,偏头有些伤感道,“沈哥哥的电话号码我比谁都记得,只是自从简小姐回来以后我再也没有打过给他。”

  说完,本就单薄的身板突然僵硬住。

  替身,就是在正主回来之后将男人归还。

  本就是偷来的时光,再挽留不过自取其辱。

  “你打给他吧,我想了。”方欣视线低垂,突然喃喃了一句。

  沈清浅按照女人报出的数字一个一个输了进去,电话一直也没有接通。

  方欣目光一动,“他从来不会接陌生的电话,这我倒是忘记了,还是不要联系了。”

  “喂。”话音未落,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闻声,方欣的身子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头一垂又将自己蜷缩了起来。

  “你在哪儿?”沈清浅盯着手机屏幕低声问了句,目光有些复杂。

  “在家。”

  男人半晌回了一句,说话的气音有些重。

  透过手机里的声音,沈清浅敏感地嗅到了一些不寻常的气息。

  这青天白日的,喘的这么厉害,别跟她说是在健身!

  “怎么?终于肯向我低头认错了?”男人低笑一声,语气莫名肯定。

  方欣的身子依旧没动,静静地仿佛一座石雕。

  简烟儿一脸不悦的看着那只顾自己讲电话的男人一眼,伸手扶住拐棍一步一步迈向了洗手间。

  “啪的”一声,沈清浅恶狠狠的挂断了手里的电话,表情连带着都有些狰狞。

  吞咽了几下口水,沈清浅艰难的组织着语言,刚想开口“未知剧情,请宿主自行探索。”0696面不改色的抛下这一句转身就遁了。

  沈清浅,“..........”

  “是莫姐姐嘛?”高台上的女人情绪稳定了一些后,终于完整的说了第一句话。

  闻言,沈清浅脸上飞快的闪过一丝错愕,“你知道我?”

  方欣没说话,头缓缓从膝盖处抬了起来,视线移向她的脸淡淡道,“沈哥哥的钱包里放了你的照片。”

  “不可能。”沈清浅想都没想就否认了一句,开玩笑,她都不知道自己算是男人的三儿还是四儿了。

  方欣苍白如透明纸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古怪的笑容。

  看着女人,沈清浅不知怎么眼皮开始不停地跳了起来,心里有些慌,悄悄挪步到了高台附近静观其变。

  方欣现在脸色平静的可怕,她只是蹲在高台上眺望着远处,眼神空洞的吓人。

  “你说,地球这么大,消失一两个人是不是也无足轻重。”冷不丁的几个字从上方砸了下来,沈清浅只觉得呼吸一窒,胸腔沉闷的难受。

  “你想他吗?”杏眸一转,沈清浅轻声问着女人,“我可以帮你联系他。”

  闻言,方欣漆黑的瞳孔一缩,偏头有些伤感道,“沈哥哥的电话号码我比谁都记得,只是自从简小姐回来以后我再也没有打过给他。”

  说完,本就单薄的身板突然僵硬住。

  替身,就是在正主回来之后将男人归还。

  本就是偷来的时光,再挽留不过自取其辱。

  “你打给他吧,我想了。”方欣视线低垂,突然喃喃了一句。

  沈清浅按照女人报出的数字一个一个输了进去,电话一直也没有接通。

  方欣目光一动,“他从来不会接陌生的电话,这我倒是忘记了,还是不要联系了。”

  “喂。”话音未落,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

  闻声,方欣的身子剧烈的抖动了起来,头一垂又将自己蜷缩了起来。

  “你在哪儿?”沈清浅盯着手机屏幕低声问了句,目光有些复杂。

  “在家。”

  男人半晌回了一句,说话的气音有些重。

  透过手机里的声音,沈清浅敏感地嗅到了一些不寻常的气息。

  这青天白日的,喘的这么厉害,别跟她说是在健身!

  “怎么?终于肯向我低头认错了?”男人低笑一声,语气莫名肯定。

  方欣的身子依旧没动,静静地仿佛一座石雕。

  简烟儿一脸不悦的看着那只顾自己讲电话的男人一眼,伸手扶住拐棍一步一步迈向了洗手间。

  “啪的”一声,沈清浅恶狠狠的挂断了手里的电话,表情连带着都有些狰狞。

  吞咽了几下口水,沈清浅艰难的组织着语言,刚想开口,突然一股妖风袭来,迎面一张纸严丝合缝的镶嵌在了她的脸上。

  伸手扯下脸上的东西,沈清浅拿到眼前一看,上面赫然标着几个粗体大字,孕检报告。

  “我怀孕了。”风把女人虚弱的声音送了下来,沈清浅整个人都愣住了。

  半晌幽幽问道,“是沈让的?”

  方欣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低垂着视线无声喃喃,“我也想是沈哥哥的,可惜孩子的父亲是个畜生。”

  记忆的留白,让一切陡然变得无比滑稽可悲。

  说完,神情居然一松,好似解脱,又像是走投无路的绝望。

  摇摇晃晃的直起身子,方欣那双比秋水还要温润柔软几分的眸子定定望了几秒沈清浅,半晌嘴边勾起一抹艳丽夺目的笑,纵身一跃下了高台。

  电光火石间,沈清浅身子比脑子快的垫了上去,肉嘟嘟就是肉嘟嘟,方欣闭着眼睛俯趴在了女人身上,还颇有质感的往上弹了弹。

  “叽叽~”本来等待着骨折的沈清浅闻声一愣,她居然没事?

  梨落的小身板被两个女人的重量差点压成了纸片,忍不住开口提醒上方的女人他的存在。

  沈清浅低头撑起身子,神情古怪的看着被她压瘪的小蝙蝠,伸出一根手指拨弄了几下,“还好还好,没有全身粉末性骨折。”

  梨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