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太监爱作妖(二十一)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153 2019.11.24 23:33

  “大皇子殿下,最近宫中变动频繁,您看我们要不要开始行动?”听风恭敬的立在轩辕风身侧提议道。

  男人闻言执笔的手微顿,又缓缓勾勒,淡淡的墨汁在宣纸上晕染开,渐渐画卷上女子的容貌开始显露。

  一颦一笑都与那上官清绾颇为神似,只不过眉间多了一颗灼灼其华的朱砂痣。

  “派进宫中的那人可有动作?”轩辕风轻轻吹干墨迹,起身将画卷悬挂在了墙壁上。

  听风随着主子的动作也跟了几步,目光追上才发现书房中竟挂满了此女子的画,略一愣神后方回道,“那公公跟皇上的关系很近,恐怕这颗棋子会有变数。”

  轩辕风视线久久未从那女子脸上移开,后负手而立道,“不用等了,开始吧。”

  “是。”

  暗夜之下,是血的屠杀。

  轩辕皇宫早已被层层黑衣人封锁在了股掌之间,猎人和囚徒逐渐掀开了残酷的较量。

  “主子吩咐了,去把冷宫里的女人接出去,活口。”

  “是。”

  听令过后,仿若虚影的几人直奔了上官清绾所在的地方。

  “什么人?”正在路上跟白狐白绾神仙打架的沈清浅无意间瞥到了鬼鬼祟祟的几个黑影。

  前方的黑衣人闻声陡然神色大变,眼眸中迸发出入骨的寒意,手一挥冷冷开口道,“灭口。”

  森森的白刃刺到跟前,沈清浅下意识的动作了起来,仿若被打通了任督二脉般,她竟撂倒几个男人。

  “会武功?”

  “错觉。”沈清浅说完拔腿就跑,甩开了手的闷头狂奔。

  “咚!”

  头部狠狠撞在了一堵“人墙”上,战战兢兢随手推开,女人正准备换个方向接着跑,突然耳侧响起了一道沉沉的男声,“做什么如此慌张?”

  抬眸看去,竟是二皇子轩辕桦正蹙眉不解的望着她。

  沈清浅张了张嘴,一时间脑子里有些混乱,突然矮身蹲了下去。

  好熟悉的场景。

  到底什么时候发生过?

  “说清楚。”轩辕桦黑眸冷冷的注视着女人的发旋,大手伸出将沈清浅提了起来。

  “扑通!”一声,女人昏迷了过去,你说头好巧不巧的就靠进人家怀里了。

  白狐白绾轻轻“走”了出来,水眸阴沉,没想到这人竟也是那府里的。

  上官侯府本是忠臣之家,却无故遭人污蔑,说其通敌pan guo,大臣们皆翻脸不认人,联合上书竟将其逼到了个满门抄斩的地步。

  行刑那天,乌云罩日,阵阵雷声轰轰作响,围观的百姓皆喊冤枉,但冷酷的刽子手还是把令牌扔到台下,大喝一声,“斩!”

  当时年仅五岁的上官清尘紧紧捂住了还很小只的上官清歌的嘴巴,只是在其耳边轻轻道了一句,“妹妹,你可要记住了这灭门之仇。”

  再看时,人群中的两个小身影早已消失不见。

  颠沛流离,东躲西藏。

  吃过馊馒头,啃过老树根。本来相依为命的二人却又突遭变数,妹妹竟被人偷走了。

  上官清尘那个时候只觉天都塌了下来,爹地娘亲拼了命送出去的他们竟也变成了他。

  白狐白绾脸色森森的盯了许久轩辕桦怀里的人,后莲步一转向着凰轩宫走去了。

  “不!”

  还没到跟前,漫天的火光已经映了出来,滚烫的火she正肆无忌惮的吞噬着庞大的宫殿,一抹狐泪突然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白绾纵身进去,竟看到了那傲然立于火海中的男人,他似乎也能看见她,薄唇扬起一抹笑轻叹道,“都是命数,朕这些年也愧疚了无数个日日夜夜。”

  上官侯府的冤案深深积压在了老皇帝的心头,他那一年也不知怎么就那么喜欢那个叫上官清绾的女子。

  听了她的耳边风,说她爹地娘亲是如何待她不好,又加上大臣们的上奏,未查明就下了死令。

  着实当了一回昏君。

  “不,是我嫉妒了,我嫉妒你对那上官清绾的喜欢,却又对我如此狠心。”白绾一步一步靠近男人,想伸手抚摸轩辕帝的脸庞却抓了个空。

  “绾儿她很纯良。”

  对,恶毒的是我。大颗大颗的眼泪从水眸中滚落,白绾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男人成了一抹浮尘。

  没了轩辕长月,她那些年的争风吃醋又算的了什么,毁了上官侯府她并没有得到想要的快g,反而深感罪孽深重。

  但是她也不甘心,凭什么这女人就能跟他恩爱如初,而她只能孤独的游荡在人世间。

  轩辕国的国师曾言过,轩辕帝战功赫赫,无所攻破,能攻其软肋的唯心上人,若是殒命,必定是该女子动了祸心。

  上官侯也曾遇过一仙人言说,切记将爱女送入宫,否则天变.家破.guo易主。

  “是我不该迷惑你,一切过错皆由我。”白绾狐眸中红光乍现,无助凄惨的嘶吼一声竟消散在了天地间。

  阴阳相隔,也许老皇帝会入那地府,但妖魂白绾却永远的消失了。

  此生不复相见,种种缘由皆难逃情之一字。

  “怎么回事?快灭火。”费劲扛着沈清浅过来的轩辕桦随手把女人又丢到了地上,一双黑眸凛然,飞身便入了那宫殿。

  四处搜寻,却未见父皇的人影。

  这几个皇子之中,若说对老皇帝有几分真心的便数这二皇子殿下。

  一夜之间,皇帝毙。

  江山易主。

  三皇子殿下成了呼声最高的人。

  轩辕雪剑眉紧蹙的负手立于庭院中,他也没料到大哥竟如此沉不住气,敢血洗皇宫,妄想称帝。

  民间动乱,若不及时立新帝,恐轩辕江山便要变天了。

  “主子,您?”

  “我不会坐那皇位,当初也是歌儿怜我心疼我,才情急之下以身试险。现人已不在,一切也没了意义。”

  “可是清嫔娘娘是想让您成为帝尊的。”

  “罢了。”

  清嫔娘娘也是可怜之人,怀着轩辕雪时也被嫉妒冲昏头脑的白绾下了毒,连带着男人刚出生就差点原道儿回去。

  只不过一切出面之人皆是老皇帝,那罪责也相应的落在了他身上。

  上官二兄妹恨他。

  轩辕雪亦恨着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