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太监爱作妖(二十)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1695 2019.11.23 23:45

  感受着腰间一双大糙手的服侍,轩辕帝眯眸细细瞧着某公公高高zhong起的两颊,出声询问,“这是如何弄的?”

  “我去,你能不能把玉带扣上?”沈清浅无奈的直咆哮,这白绾疯球了。

  “你管我。”身体里的白狐同样黑脸,扣什么扣,反正一会儿还得弄开。

  “我告诉你不行,我是公的。你想都不要想。”

  “谁说你是公的。”

  “阿狸?”大大的问号骤然从脑后升起,沈清浅听这话手里的动作停了下来。

  “我平的还带把儿。”以一种非常平铺直叙的语气某公公开始陈述自己的证词。

  “哦?公的就公的,公的我也可以。”白狐白绾不知想到了什么,到嘴的话突然收了回去,居然附和起了她。

  “公的你就别想。”沈清浅骂骂咧咧,说什么她也会捍卫住自己的小菊菊。

  不让这该死的女人动它分毫。

  “你放心,我不会做下。”白狐白绾突然主动伸手帮着将玉带扣上,一副神神秘秘的冲她道了一句。

  搞事情哦!

  妖精就是妖精,一肚子坏水,下流胚子,tui。

  “朕跟你说话呢,没听到?”被无视颇久的轩辕帝冷冷出声,大手一伸将某公公拎了起来。

  “看你矮的,脚都着不了地。”白狐白绾感受着脚下的空荡吐槽。

  沈清浅黑脸。

  “说话。”男人又摇晃了几下,差点给女人摇吐了。

  “我有点恶心。”

  “我也是。”

  “呕!”说时迟那时快,轩辕长月还没等反应,就铁青着脸愣在了原地。

  看着在他衣衫上吐了个淋漓尽致的公公,脑阔上的青筋根根暴起,目光中迸发出的光差点把她千刀万剐了。

  “皇上,奴才该死。”挣扎着从男人手上下来,沈清浅“扑通”跪了。

  轩辕帝冷冷垂眸,冷漠出声道,“tian干净。”

  “?”

  “?”

  白狐白绾愣了,沈清浅脸绿了。

  “你是不是有喜了?”那几天可没少来,这俩人也是行家,五花八门的,看的她都哇塞哇塞的不少吃惊。

  “没有。”白狐白绾摇头,颇为肯定。

  “那你去tian,我不管。”瞅了眼那堆呕吐物,沈清浅无声遁了。

  “............”

  白狐白绾眼眸流转,居然真的微微俯下了身子,距离只剩下一分时,身子陡然被止住。

  轩辕帝有点烦躁的声音从头顶落下,“够了!”

  说完,丢下女人负手离开了。

  上官清绾清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黑了,伸手不见五指,女人鼻尖只盈盈着桃花香。

  摸索着到了屋门前推开,伊人轻轻叹了口气,还是到了这种地步。

  年少时,父亲见她长得愈发貌美,就千般叮咛万般嘱咐切记出府,每每游玩都要面带白纱,不然就不可出府。

  这一带就是十三年。

  但还是没有藏住,宫中差人传话,她被选为了秀女。

  本是高兴的事情,父亲却是愁容满面,止不住的喃喃道,“天意如此,这枚玉佩你且带着。”

  出府之前,母亲红了眼。

  她却是有些雀跃的,虽然是个清净性子,但总闷在府里,难免有些对外面世界的向往。

  入了宫,不争不抢的性子外加天人之姿让她备受皇帝喜爱,竟是直接封了贵妃,让一众秀女当场红了眼睛。

  夜夜恩宠,娇不承恩。

  但却是久久未有好消息,每每年轻的皇帝在枕前轻抚她小腹时,后背都是一身冷汗。

  她何曾不想,有个自己的孩子,只是那宫中眼红她的人给她下了不孕的药,每日膳食竟藏着毒。

  一点一点她的肚子再也不能生育。

  那日。

  外出打猎的皇帝带回来了一只白狐,云雨过后摸着她的头道等养肥了给她做件衣裳。

  她满心欢喜,没忍住去看了几眼那笼子里关着的白狐。

  这一眼便是几年。

  再睁眼时她已人在青楼。

  上官清绾收回思绪,轻轻躺在有些硌人的床上缓缓阖上了水眸。

  “看吧,你们不合适。”身体里的白狐沉默了良久,让沈清浅都不适应了起来,忍不住出口打破了安静。

  白绾不语。

  沈清浅..........

  “你困不困,我们回去睡觉吧。”

  “别傻蹲着了,腿麻了。”

  “喂!”

  死女人,身体里的沈清浅气的上蹿下跳,路过门口的公公都吓了一跳,这人怎么半边身子乱跳。

  “你能不能像个淑女一点。”白绾的深沉都没绷住,左手一伸急急握住了右边要摸那呕吐物的小手。

  搁这儿恶心谁呢。

  “皇上最近有翻谁的牌子嘛?”

  沈清浅闻言略一顿,很实诚的摇了摇头,您都把人家累亏了,这几天光补了。

  “很好。”满意的媚笑挂在脸上,右边的嘴角却是下拉的。

  “你别在我脸上用这种表情,不合适。”某公公右手一抬将左边的嘴脸扯了下来。

  顿时成了个苦瓜脸。

  囧!

  “走,睡觉去。”白狐白绾心情突然大好,豪气万丈的迈着左腿就要走。

  “动啊。”

  “痛。”白绾那一步着实迈的有点大,反应慢了半拍的沈清浅右腿还在原地呢。

  要给生活打个样儿,不如随机劈个叉。

  D.a.n.c.e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来喝青稞酒

来喝青稞酒

D.a.n.c.e了   档撕了!   错别字我故意的,防止屏蔽。

2019-11-23 23: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