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时空穿梭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断片儿

快穿之炮灰有点难 来喝青稞酒 2522 2019.09.12 03:23

  “嘶~轻点。”抬头仰望着男人脸上一副隐忍的表情,简烟儿神色一深加快了手下的动作。

  “好了。”轻轻抚摸着桌下女人的头,慕辞声线清越的道了一句。

  大手一拉将女人扯了上来。

  女人给了甜头,他也不会吝啬付出点儿什么。

  “说吧,有什么事情求我?”简烟儿俯趴在男人怀里,听着耳边沉稳有力的心跳,一双美眸浸满了不甘。

  她不懂为什么男人的感情说变就会变,沈让如此,就连一直宠她包容她的竹马哥哥青雨也是这样。

  “我想让你帮我查一个人。”

  “谁?”

  “莫语儿。”

  说完,简烟儿下颌紧收,眼眸里一闪而过一道厉芒。

  手里紧握着的照片狠狠攥作了一团。

  “喂,你要记住你是个waiter。”方欣像只花蝴蝶般周旋在宾客间,眼一抬就瞧见沈清浅无比自在的吃着一块松露巧克力蛋糕。

  顿时心一塞,连忙挤到了女人身边,嘴巴大张。

  “你吃不了。”瞅了眼女人整齐白净的牙口,沈清浅将最后一角吞下,顺势在方欣的衣服上擦了把手,接着笃定道“会吐。”

  “..............”

  “一会儿,新郎新娘入场,你悠着点。”沈清浅斜靠在一边,轻声警告着方欣。

  “放心,我是个成年人。”

  ............

  ............

  “唔~”

  倦懒的从被窝里伸出双臂,方欣一双美眸轻轻眨了下,意识渐渐回笼。

  “醒了?”身后一道嘶哑低沉的声音幽幽响起,吓得女人浑身一个激灵。

  方欣仿佛老年碟机般慢动作转过了头,半晌一把拉过男人盖在身上的被子出声问道,“你哪位?”

  “他是我雇的搬运工。”床底下不声不响的飘来了一句。

  方欣裹紧白色薄被,脸色一变神情突然开始有些不自然。

  喉咙干涩的吞咽几下,语调微微古怪的问道。

  “你做梦呢?小姐,没人伺候你。”

  床下的人不甘寂寞的又插嘴了一句。

  “.............”

  “你就这么喜欢听墙角?”方欣大力拍了拍床下的鼓包,暴躁上头。

  后牙槽磨的狠狠的,给她这玩窃听风云呢?

  “你确定?”床下的人语气不详的又抛了句,“我出来,你不尴尬?”

  方欣满头问号,她有什么尴尬的........

  游移的视线在触及到旁边打赤膀的男人时突然定住了,随口道“能不能先把上衣穿上?”

  君子好色,取之有道,现在不是时候。

  唔,有点白。

  趁男人不慌不忙穿衬衫的间隙,方欣一双眸子又控制不住的。

  “你的眼睛瞪得挺大啊,昨晚怎么就跟瞎了似的乱抓人?”沈清浅别扭的俯趴在床下,透过床前的镜子。

  “穿好了就下来,把我弄出来。”要不是方小妮子昨晚突如其来的sao,她又怎么会闪了自己的老腰。

  “到底怎么了?”费力将人移出来,方欣目光灼灼的盯着。

  视线不偏不倚就是不肯再看旁边的男人一眼。

  元旭暗眸好笑的瞟了一眼自动屏蔽他的女人,手指轻轻抚着尾戒默不作声。

  “我们昨天去砸场子了。”

  “嗯,这我记得。”

  “然后新娘先出的场.....”

  “嗯,知道。”方欣纳闷的看着话说一半就已经闭上嘴巴的女人,“然后呢?”

  “你哭了。”沈清浅揉捏着酸痛的腰部,淡淡说道。

  “.............”

  “新娘子是方悦。”

  方欣闻言,静了声音,一双眸子又沉了下去。

  “没错,昨晚你看见新娘子就是这个表情。”

  沈清浅伸出两根手指捏住女人的下巴认可般的点了点头。

  “............”

  “嗯,很好,你这个黑的跟锅底似的脸就是我昨天的样子。”简直是复制黏贴。

  如果不是杀人犯法的话,她都想弄死昨晚的方欣了。

  她无数次问0696为什么,如果能重来,她绝对不跟着来。

  沈家和方家的婚礼本来就是两个豪门的联姻,不说合体带来的经济效应,就单单人脉就已经无人能敌了。

  沈家不只有一个儿子,沈让还有一个刚从国外回来的弟弟。

  外表也是丰神俊朗的,奈何身子骨比较弱。

  本来和沈让订婚的方家大小姐,突然无故失踪,方家一气之下将怒气强加给到了沈家。

  如果再找不到人,亲事作废,连入资给沈家的钱也悉数收回,更别提两家的关系了。

  昨天的婚礼不过是一个局。

  “所以呢?”眨了下眼睛,方欣回神托过一杯水一边舔着一边瞅。

  “这还不明白,你以为你最爱的妹妹抢了你的男人,然后像个憨憨似的去买醉了。”

  “你没拉着我?”

  “我倒想,我至生都难以忘记一个孕妇可以力拔垂杨柳的。”醉酒之人真是不可估量,那棵树也是倒了八辈子霉被方欣盯上。

  沈清浅说完口干舌燥,一把夺过了方欣手里的杯子咕咚咕咚灌了几口。

  “我破坏祖国的幼苗了?”良心不安的女人装模作样的轻拍了下自己的头。

  “别打。”元旭大手一伸轻轻握上了女人的手腕,淡声解释,“别听她忽悠,你没有。”

  沈清浅,“...........”

  “最后呢?”

  “回家再说,累了。”沈清浅死活也没再开口,一双杏眸满满的困倦。

  “他跟着?”看着懒洋洋随着小电驴速度的男人,方欣伸手环住女人的腰小声问道。

  “想跟就跟呗,你看我让他进门嘛。”

  想白白捡个爹当,她可不是好说话的主。

  “嘭!”

  眼前的门被大力的拍上,元旭摸着鼻头倒退了一步,有些哑然失笑。

  怎么用完就扔呢。

  身子往后一倚,暗眸出神望向远处,低声呢喃道“应该很快了。”

  “我说,你这肚子吹皮球呢怎么这么大了。”沈清浅窝在沙发里奇怪的瞟着女人的大肚子。

  话说,她刚收留女人的时候,都没有显怀。就是到那天婚礼,也仅仅是有些凸起。

  怎么一个晚上过去,就跟五六个月似的了。

  这样,两年抱三根本不是梦。

  “我难受。”方欣手撑着腰挪到了沈清浅旁边,“想吃酸梅。”

  “我从超市买的五大袋都让你干进去了。”

  “没有了。”沈清浅眯着眸子摊了摊手,做无辜状。

  “我有。”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

  “他有。”方欣头靠向沈清浅说道。

  “不知道有句老话嘛,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外人的食物藏着毒。”

  “你这是被害妄想症。”男人轻飘的又说了句。

  “谢谢啊。”甜甜一笑。

  “嘭!”

  看着干脆利落抢过男人手里的酸梅就拍上门的女人,沈清浅无比觉得元旭追妻之路漫漫。

  一小杯果酒就撂倒的人,但那个醉相真是让人触目惊心,醉后的力气也大到恐怖。

  “0696,这人我控制住了,男女主应该没差了吧。”

  0696.........

  感情这是强买强卖,直接绑票了。

  “这人你要是不给送回去,方家顺藤摸瓜应该会查出一些对女主不利的事情。”0696斟酌的说着。

  它没说的是,就是送回去,情况也不会很乐观。

  男女主的感情本来就已经在走钢丝绳了,如今方欣这么一搅和,更是雪上加霜。

  “当初两个人好好的,为什么简烟儿会出国呢?”沈清浅搞不懂,相爱的两个人为什么总要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的。

  “这个..........”0696语气有些躲闪,它接收到了最新剧情,这个出国还跟沈清浅有一定的关系。

  “什么?”沈清浅听着耳边模棱两可的话继续追问。

  “随机任务,解开出国谜团,积分加1000。”

  “..............”

  得,这是把话题又抛回来了。

  

举报

作者感言

来喝青稞酒

来喝青稞酒

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   跟大家说一下每个世界只有二十四章!!!!!

2019-09-12 03:2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