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我真的不会炼丹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虚界

我真的不会炼丹 一饮一年华 2679 2020.06.30 13:53

  “这东西,莫非是虚界的钥匙?”房间里,白沉躺在床上,拿出那块徽章在手里翻来覆去的观察,心中隐隐有着一丝猜测。

  对于虚界白沉了解的也是不多,只知道这是丹殿,集中大量高阶魂修打造出来的一个地方。

  魂力激发,意识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再次睁开眼,仿佛出现在了另一片天地,这是一座悬浮在云端的城市,街道说不上多热闹,但也是人来人往。

  城门处矗立着一块几十丈高的石碑,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些字,白沉抬头往上看去。

  “寻一株紫极天藤,携此物至中域帝城药阁,可为其无偿炼丹一次,若有此物消息告知,亦有重谢”署名:木樱。

  “中域白虎城苏家,重金求购一只风雷葫,必须要刚采摘不超过三天的,有此物或有消息告知者,必有重谢”署名:苏哲。

  “近日,有一股血魔为患,诚邀天下正道修士共举除魔,血魔势强,不至七阶请勿涉险,西域断崖城恭候诸位”署名:萧屠。

  “东域帝城.....”

  “这虚碑就是一个全大陆通见的告示牌啊~而且还很高端的样子”又看见碑后刻着的两个大字,白沉摸着下巴,紫极天藤听都没听说过,风雷葫倒是有些印象,至于血魔那是属于高阶魔族了。

  进入城中,并没有通常城市之中的喧哗和叫卖,人们三五成堆仿佛在交谈着什么,时不时传出叫好或者反驳的声音,白沉找了个地方凑过去听了一下。

  “原来是在交流炼丹心得......”摇了摇头退出人群,对于这个,白沉完全没兴趣,又逛了一会儿,觉得的没趣,索性就退出了虚界,蒙头大睡起来。

  丹殿之中,丹室大门打开,白沉从里面走出来,脸上带着一些刚睡醒的朦胧感.....

  “喏~师伯这下您可以放心了吧?”从怀里掏出两个玉瓶,递给在门外守候的陈辉。

  “嗯?二阶七花?可是可以了,不过你小子好像越来越敷衍了啊”陈辉接过玉瓶看了看丹药,对于白沉只拿出这种品质的丹药,有些不太满意。

  “呃,嘿嘿~师伯,这个是专门孝敬您的......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啊”又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瓶塞进陈辉的手中,白沉转身一路小跑似的出了丹殿。

  要说起来,还真是有点儿不好意思,这二十天以来,白沉炼丹耗费了不知道多少药材,虽说每天都会给陈辉那么几瓶丹药,但绝对抵不上消耗的,而陈辉也一直都是装作没看见,第二天又会把药材重新补上。

  至于其他药材,有洪荒炉的存在自然是不可能炼废了的......

  “唉~大不了明天再给师伯送点儿过去”推开门,看着房间里堆了小半屋的瓶子,白沉始终有点过意不去。

  第二天一大早,白沉就提着两个包裹找到了青涯。

  “老师,我今天打算回去看看三叔他们,这两个包裹是我送给您和师伯的”轻轻的放下包裹,白沉对着青涯说道。

  “去吧,你是该回去看看了”青涯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白沉躬身行礼,之后离开来到街上买了一匹快马,带着小白,径直的朝着武家村奔去。

  “这......”青涯打开一个包裹,看见里面的丹药,嘴微张着,随后欣慰的笑道:“这孩子啊~”又看着另一个包裹嘴里喃喃:“不过.....”

  “哎~要是能飞就好了,不过,四阶还需要一些时日啊”从河阳城出来到现在,接连赶了两天路,白沉不禁怀念起能飞行日子,值得一提的是,在炼丹的二十来天,他也成功的晋升到了控魂期八品。

  “站住!打劫!”

  原本只有马蹄声回荡的林间小道,忽然传出来这么一嗓子,把白沉从神游中拉了回来。

  “打劫?就你俩?噗~”看着自己面前拦路的两个人,白沉实在是忍不住笑,太不协调了,一个瘦得像竹竿,一个壮得像头牛,这个组合相当怪异。

  壮汉:“哼!现在听好了,男的站左边,女的站右边,不男不女站中......”

  竹竿男:“大牛哥,他就一个人.....”

  壮汉有些恼火的道:“废话,我看不出来他是一个人?”

  白沉:“.....”

  “那两人,脑子还不好使.....唉”轻松的打发了那打劫二人组,白沉一回想起来仍是有些感到好笑,当然,这还没到让他下杀手的地步,只不过胖揍了他们一顿.....

  林间,两个人躺在路边上.....

  “大牛哥,我们还是回去吧”竹竿男捂着眼睛,哭丧着脸道。

  “村子里一个人都没了,我们回去干啥,你瞅你那样儿,不准哭,嘶~”

  壮汉朝竹竿男吼了一句,却不小心扯到了嘴角的淤青,疼的龇牙咧嘴。

  壮汉:“走,这地儿不行,咱们换个地方继续”说完之后,两人相互搀扶着钻进了林中。

  “终于到了~”赶了快三天的路,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武家村,白沉微微松了口气。

  “怎么这么安静?难道......”皱着眉头,嘴上念叨了两句,白沉马鞭一挥,直接骑着马踏进了村子。

  “还是没有人,大家都搬走了吗?三叔说知道他们在哪儿了,也没跟我说具体位置啊”骑着马逛遍了村子,发现村子里和上次来时,唯一的变化就是多了些杂草,和房间里的灰尘。

  “三叔!武战!你们在哪里~”白沉提起嗓子喊了两声,除了山谷中回荡的回声,没有依然一丝回应。

  “唉,好端端的搬什么家嘛,也不知道大家现在过得怎么样了”白沉叹了口气,骑着马离开了村子,既然武三他们已经不在这里了,那自己也就没有留下来的必要了。

  空间微微扭曲,两个人静静望着白沉离去的方向。

  “村长,这样不太好吧”武三眼眶有些发红,向着旁边的老人问道。

  “没有什么不好的,武三,你只需要牢牢记住我们这些部众的责任就好了,唉~回去吧”老人说完,叹了口气,空间又再次恢复了平静。

  “打.....呜.....”

  林间小道,两个人蹲在树下,看着朝这边跑来的马,一个壮汉刚准备出声,就立马被旁边的瘦子捂住了嘴。

  “大牛哥,这不就是上午刚过去那人么!”瘦子的语气中带着点儿急促和害怕。

  “啊,真是他,咱们快跑”或许是看见那只标志性的灵兽,壮汉也反应过来,连忙拉着瘦子准备跑路。

  只不过,早早就被感应到的二人,白沉哪儿让他们跑了。

  “给我,站住!咻!”破空声响起,两人面前的一颗树应声而断,截面整齐.....两人都缩着脖子,站在仅剩的树桩前。

  “噗通!”

  “大人,不要杀我们,我们再也不敢了!”

  等到白沉走近之后,两人瞬间跪下求饶起来,关键是这个求饶还不是那么的严肃......本来因为没见到武三心情有点不好的白沉,又被这两活宝逗乐了。

  “我什么时候说要杀你们,先起来吧,我有话问你们”强行收敛着表情,白沉装作很严肃的说道。

  两人对视了一眼,有些忐忑的站起身,壮汉有些畏畏缩缩的向白沉问道:“大,大人,您想问什么?”

  “你们俩叫什么名字,怎么会想着来打劫?”白沉现在,特想知道一下这两奇葩在想些,出来打劫凭的是什么......路人的施舍么?

  壮汉:“大人,我叫陈大牛,他叫李小竹,是王家村的人,我们这也是第一次出来打劫啊,求您饶了我们吧”

  面对白沉的问话,陈大牛这回倒像是竹筒倒豆子般,噼里啪啦两下就讲完了,思路异常清晰。

  白沉:“那你们不好好在你们村子里待着,跑出来打劫?”

  陈大牛:“我们村子里没人了.....就剩下我和小竹了”

  “那倒难怪,要是有人,也不能指望你们出来打劫过日子啊”白沉心里默默的想了一下,嘴上问道:“那你们村子里的人去哪儿了?”

  “不知道.....好像忽然之间大家全都搬走了......”陈大牛说完还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白沉,毕竟这事儿还是有点玄乎。

  白沉:“嗯?搬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